1123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欧华时事

英雄末年说科尔

科尔的晚年不算凄凉,但够冷清。1998年是他人生的灾难之年:执政16年后惨然落选,退出基民盟党主席,但还授予他荣誉主席;次年揭爆捐款丑闻,他被党内同仁“划清界限”,取消荣誉主席,他还以他的私人房产作抵押。此后他退出政坛,退出公众视线,回到老家,人们似乎逐渐地把他遗忘。两德统一20周年之际,作为最大的功臣,他本应再现于公众媒体享受一番他当年的英明和辉煌,但他已经垂垂老矣,根本无法再面对媒体说一句话。还是《图片报》想出了一招,乘天黑无人注意之际,将坐在轮椅上的科尔推到柏林的勃朗登门前,迎着路灯,逆光拍摄了一张他的背影照,以整版篇幅刊登在《图片报》上,堪称“此时无声胜有声”,但也看到英雄末年的凄凉。几个月前他又被媒体又炒作了一番,他的传记作家将科尔与他的一段谈话内容——过后科尔明确表示这段内容不得对外——发表了出来,可谓虎落平阳被狗欺,引来科尔震怒,要起诉这位作家,据说要他赔偿100万欧元……

2017年6月16日,突然传来科尔去世的消息。似乎在意料之中,德国民众并没有感觉非常突兀。但很快,德国社会醒悟过来:他们失去了一位在德国历史的关键时刻,在两德统一时刻,曾经举足轻重的政治家。而欧洲政界更感觉失落 ——恰恰在欧元国发生财政危机、欧盟发生难民危机、英国脱欧之际——失去了一位毕生致力于欧洲统一的挚友同道。7月2日,在法国斯特拉斯堡的欧洲议会举行了科尔追悼会,欧盟各国首脑、前美国总统克林顿、俄国总理梅杰夫等专程前来参加,这还是欧洲议会的第一次。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这不是科尔的功劳,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倒塌当天他还刚去波兰访问,闻讯后立即中断访问,返回德国,直奔柏林,在柏林墙下发表演说。这对东德民众当然是一个安慰,但任何人担任德国总理,都会这么去做。而科尔的最大贡献,是两德统一,这里涉及到外交与内政两个领域。如果有任何差错,都可能铸成历史遗憾。

在外交上,德国分裂成东、西德,是二次大战的后果。更狭隘地说,是美苏两国势力在战后世界格局的力量平衡——如果没有苏联,德国不会分裂,将建立起民主和人权政体,就如战后的意大利和日本;如果没有美国,西德将被英法瓜分,剩下部分与东德统一成为苏联的属国。所以,两德统一,首先要获得苏联的首肯。科尔的外交风格一直是追求平稳,避免冲突,与各国建立诚信。80年代戈巴乔夫当政,冷战气氛骤减,德国在经济上支持戈巴乔夫改革,希望能将苏联纳入欧洲伙伴圈。科尔与戈巴乔夫个人也建立了友善和信任,以致柏林墙倒塌的次日,戈巴乔夫担心东德民众冲击驻东德的苏联军营和机构。但他没有打电话给东德共产党主席,而是打电话给科尔询问,对科尔的信任超过了对他自己的东德“同志”。在对法国关系上,科尔致力于与法国进一步和解,建立伙伴关系。1984年9月22日,科尔与法国总统密特朗在Verdun的墓地共祭两国阵亡的官兵。两位首脑手挽着手的照片传遍欧洲。之后德法两国又建立共同的欧洲军队,设立共同的电视台Arte,共同推动欧洲统一,科尔与密特朗个人之间也建立了友谊和互信……

在1990年两德统一的四加二会议上,美、苏、法都能接受两德统一,英国也就无法阻拦。两德统一,又涉及到德国被波兰割去的两个多州的国土,西德从来没有承认过。但这历史遗留的问题必须解决,1990年11月统一的德国又与波兰签署边界条约,次年签署德国与波兰邻居条约。

在内政上,科尔一直通过种种途径和机会接近东德,缓解两德之间的敌视。80年代初东德发生严重的财政危机,西德立即资助几十亿欧元,唯一的条件是,东德取消边境上对越境者的自动射击装置,放宽东德公民前来西德的限制。1987年9月,西德邀请东德首脑昂耐克访问西德。次年,科尔没有任何随同保护、以私人名义携妻子和儿子赴东德三天……

柏林墙倒塌后,科尔竭尽全力、不顾任何代价地致力于两德统一。尽管西德中央银行行长Karl Otto Pöhl的反对,1990年5月西德与东德签署经济条约,在工资、退休金、房租等领域,西德与东德马克兑换率1:1(当时实际兑换率1:6)。当时社会民主党从经济角度出发,不主张两德立即统一,但科尔从政治考虑,坚持立即统一。统一后确实对德国经济造成冲击,失业人口从260万(1991)发展到360万(1994),甚至达到最高峰的440万(1997)——那段时期科尔压力非常大,不仅遭到西德社会指责,还遭到东德民众指责,又一次他去东德视察,遭到东德抗议者扔臭鸡蛋——后来苏联发生政变,戈巴乔夫被囚。科尔在电视台上说:你们看,多悬哪。言下之意,如果两德到现在才想统一,恐怕就不可能了。

科尔的另一个重大事业是促进欧洲统一,这也是为什么会将他的葬礼安排在欧洲议会,而且,这也是他的生前遗愿。

科尔坚决反对欧盟仅仅成为自由贸易区,他全力促进欧洲的真正统一,即政治、经济、社会的全方位统一。欧洲统一的最大阻力是英国,尽管欧洲统一的设想还是丘吉尔提出。但丘吉尔希望的是欧洲大陆统一,英国不属于其中(by them, not of them)。有一次撒切尔夫人访德,科尔陪她参观科尔故乡的Speyer大教堂(科尔也将葬于此教堂),那是建于11世纪的莱茵河畔三大教堂之一。科尔充满感情地对撒切尔夫人说:你也是欧洲人,你应当促进欧洲统一。撒切尔夫人连声说是。她到机场时叹说:科尔真是典型的德国人。

就在柏林墙倒塌后的11月28日,科尔没有征求联合执政的其它党意见,也没有征求兄弟国家的意见,就单方面宣布了“德国统一与欧洲统一的十点建议”,提出他对走向统一的基本设想,轰动国际社会。而且,此后欧盟的发展,基本就是按照这个思路进行。所以,科尔是欧盟的设计师,也是坚强的实施者。

例如欧洲统一货币引入欧元,科尔没有与德国中央银行行长商量就答应了。1998年5月2日欧盟各国首脑在布鲁塞尔举行会议决定引入欧元,科尔明明知道引入欧元至少短期内对德国不利,大部分德国人不会愿意,他还是决定了。他过后说,他只能这样“独裁”一次,而且知道会影响他在下次大选的选票,但他必须这么做。事实上,就在那年9月的大选中,科尔所在的基民盟一下跌落6,3%而败选。取消国家边境的申根条约也是类似情况。取消边境给旅行者感觉就像在一个国家,但另一方面就涉及到控制难民问题。尤其是欧盟扩展到东欧,当欧盟作出决定时,科尔激动得流下了眼泪。

欧洲议会主席Antonio Tajani说,科尔是一位勇敢者,是自由与民主的捍卫者,欧洲统一的先驱者,他将载入欧洲历史。克林顿表示,科尔希望看到一个没有谁可以凌驾于谁的社会。俄国总理梅杰夫都说,在科尔眼里,俄国是欧洲的一个部分,之间不应当设立带刺的篱笆。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