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社会

德国救助难民不惜代价

在叙利亚危机中,德国接受了大批战争难民,现在正全国动员和统筹,全力以赴地安置他们的在德生活。

不能让难民子女成为“失落的一代”

10月2日,德国议会文化委员会的讨论中,即对德国外交部递交的“德国外交部文化与教育政策报告”咨询会上,执政党和反对党出乎寻常地为安顿叙利亚难民和处理叙利亚危机达成了四项共识:

一、德国政府迫在眉睫的工作,是要全力挽救难民的孩子,给他们提供学习德语的条件,以便让他们尽快进入德国学校,进入正常学业。有能力进入德国大学的叙利亚难民子女,国家提供给他们全额奖学金——总之,决不能让一个难民的孩子失学,让他们成为“失落的一代”,他们享有与德国孩子同等的就学权利。

二、许多叙利亚难民现在正流落在叙利亚周边国家的难民营里,德国外交部委托在那里的歌德语言学院,要把语言学院开到难民营去,以便那些难民如果以后来德,就可以很快地融入到德国社会,至少能生活自理。而他们的孩子,就可以立即像德国孩子那样,进入德国学校就学。叙利亚难民的最大接受国是黎巴嫩,在德国的全力资助下,60%的难民子女已经进入了当地学校。

三、叙利亚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文化的古国,因为战争而使许多文物遭到破坏,或被盗窃和非法卖往国外。德国外交部立即专款设立一个特殊项目“叙利亚古迹档案”,委托德国考古学家和在叙利亚的歌德语言学院,立即收集和整理叙利亚境内的文物与古迹清单和资料——这是叙利亚人自己都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如果战争结束,德国愿意无偿提供资料、资金和专家,来为叙利亚人民重建家园,重新修复那里的文化古迹,协助到世界各地去追查那些文物的去处——从19世纪迄今,德国考古学堪称世界第一,考古学国际通用语就是德语(以前科学界的国际通用语也是德语,二次大战后被英语替代)。

四、德国外交的支柱领域,要从传统的政治与经济领域,扩展到第三大领域:致力于世界和平。要到那些战乱的国家去,调停战争双方回到谈判桌上,以非暴力的政治途径来解决争端。这里包含海外歌德语言学院的工作,就如绿党发言人C.Roth所言,歌德语言学院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奶油点缀,它是与人对话的入门钥匙,要到那些外交途径无法涉入的地区和领域去发挥贡献,以填平民族与民族之间的鸿沟,打消人与人之间的敌对,要消除产生难民潮的根源。

在过去两年中,德国政府对外交部文化项目共投资了16亿欧元,包括建立海外歌德语言学院,建立德国考古学院,建立海外德国学校,资助文化项目、学生交流项目和奖学金。目前,全世界有1540万人将德语作为外语学习,主要分布在波兰、俄国和法国。仅仅在全世界71个国家的140所歌德语言学院中,目前就有7,9万学员。

国家形象指数评估

一个国家就相当于一个企业,其“国家形象”就相当于一个商标或名牌。英国学者S.Anholt教授据此引入“国家形象指数(Nation Brands Index)”,在世界上不同地区的20个国家、对2万多人进行民意调查,以对全世界50个国家,就其市民素质、政府管理、经济和出口商品、投资与外国人融入、旅游吸引力、文化与体育等六个方面进行综合评定。该评定指数获得了全世界的公认。

德国的国际形象一直很好,2009年曾被评为全世界第一名,此后被美国取代。直到2014年的评定结果,最佳前十名都没有变化,唯有2013年第二名德国替代了第一名的美国。其中,“文化体育”第一名(因为世足赛获冠军),“产品”和“雇员”各第二名,“国民”第三名,“政府”指数也相当高。

2014年全世界50个受评国家中,“国家形象”最佳十名是:

1、德国,2、美国,3、英国,4、法国,5、加拿大,
6、日本,7、意大利,8、瑞士,9、澳大利亚,10、瑞典。

2014年“国家形象”最差十名是:(暂缺)

救助难民不是做生意,而是“救人一命”

有人笑话德国接受这么多难民得不偿失,似乎德国政界和学界连这点最基本的生意头脑都没有。要知道,德国是产生一大批世界级哲学家(如康德、黑格尔、韦伯)和科学家(如高斯、黎曼、伦琴、普朗特和爱因斯坦)的国度,也是产生一大批世界级银行家(如全额资助美国南北战争的欧洲银行之皇Rotschild)和企业家(如西门子、奔驰、宝石杰)的摇篮,当然,德国也产生了欲横扫欧洲的希特勒和曾风靡半个世界的政治经济学家马克思等。所以,德国人还没有苯到这些人想象的程度。但这些人往往忽略了一个要点:接受战争难民不是在做一笔生意,要考虑国民经济的亏盈和对德国社会的利弊。接受难民是挽救无数难民的生命,关键时刻救人一命,即使再大的经济损失也在所不辞,这不是世界各种文化都推崇的做人的道德底线?德国财政部长Schaeubler在电视台上明确表示:任何通过各种渠道合法或非法来到德国的难民,出于基本人道和基本人权,德国都有义务无偿提供给他们人道帮助,这是德国宪法赋予德国议会和政府不可推卸的职责,政府为此已经拨出10亿欧元。

有人认为,德国不应当接受这么多不同宗教的难民,引起德国社会后患无穷。其实,这对德国来说不是新的话题,不同文化之间的融合与冲突,在德国政界、学界和整个社会已经讨论了整整三十多年。德国非常清楚接受不同宗教对德国社会的冲击,但在“救人一命”问题上,这些都可以忽略不计。也有人起哄说这些难民中混杂着恐怖分子,那是一定的。几十万难民,能保证难民的每一个人都是廉洁的?但不能因为这1%的恐怖分子,而放弃救助99%的真正难民。而且,任何在德国生活的人——无论其来源、种族、宗教、信仰有多少差别——都与原籍德国人平等对待。德国宪法上写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是写在纸面让人当作口号的,而是必须落实在德国整个的政治和法制生活、经济和文化生活中。因为宪法上所说的“人人”,不是指“德国公民”,而是指所有生活在德国土地上的“人”,当然包括所有临时或长期生活在德国的外籍人。明知接受难民要付出如此昂贵的经济代价和社会代价,尽管如此还是接受,这就闪耀着德国社会的人性、爱心、人权观念与法制生活,这也是德国经济能够崛起、并影响国际政治的社会底气。2014年(而不是大批接受战争难民的2015年),“国家形象”的世界排名中,德国替代美国而跃升为世界第一位,就是一个明证——当然,德国从政界、学界和社会,从来没有人追求德国要成为“大国崛起”。国无所谓大小,但这个国家和社会一定要有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