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德国社会

德国医生的腐败

医生,以救死扶伤为己任。除了其职业技能外,其道德也应成为职业的一个部分。但在今日世界,天下唯利是图,医生当然也难例外。医生如何腐败?主要利用职业之便拿回扣,大致有两个途径:一、将病人转到某特定医院,医院就暗地给他回扣。二、给病人开特定药厂生产的药,药厂按事先约定给回扣,通常是拿药价的5%。在警方调查的一个案件中,该医生每月就获得药厂1万欧元报酬。据哈勒大学到医生处民意调查,只有3/4的医生说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无论医院还是药厂,住院费和药费都是保险公司支付,病人不可能有感觉,保险公司照帐付单,所以通常很难让人觉察。几年前因为偶然原因而被警方觉察,查出某医生接受德国药厂Ratio-pharm贿赂。警方立即锁定药厂彻底调查,该药厂居然先后给医生回扣3000多人次。于是认定他们在行贿,属于犯罪,向药厂和医生个人提出公诉。没想到,官司一路打到最高法院,2012年3月判决,检察院居然败诉。最高法院认为,一、刑法上没有明确写医生的这种做法是犯罪;二、医生没有受雇或受国家或医疗保险公司的委托来治病,所以不能援用雇员受贿的条款来定罪。但明眼人一看这就是犯罪行为。是的,法官确认,这是德国刑法的一个法律漏洞,被医生钻了。

按照法院判决,德国成为欧洲唯一对医生受贿作为无罪的国度。这些年来,只能按照医生协会的《医生守则》来惩罚受贿医生,过去五年中确实对500多名医生发了罚款单,有40多例取消医生的行医资格,但他们都不算触犯刑法。

为了堵住这一法律漏洞,德国议会一定要立法,将医生受贿写入刑法。于是兴师动众,请来各方专家咨询。这又遇到麻烦。医生协会说,有些药厂试用某种新药的效果,约请医生开这个新产品药,医生或许还会过后告知药厂该药的临床效果。于是药厂另外支付医生辛苦费,这不算犯罪性的“行贿”(Korruption),而是科学性的“合作”(Kooperation)。“行贿”与“合作”的界限何在?谁来界定?议员们一头雾水。

经过两年折腾,2015年11月13日德国议会通过了“反卫生界贿赂法”(18/5926),接受贿赂的医生最高可判刑三年或罚款,情节严重的可以判处到五年。而对上述“合作”情况却作了无罪的宽松。反对党对此非常不满,认为新法制定得不够严厉。那些所谓的“合作”,如果超过100欧元的,医生必须事先申请,获得有关部门同意才行,至少也得申报,而不能暗地拿钱。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