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2017
Last update日, 10 十二 2017 11pm

 

德国社会

漫谈犹太人遭歧视

偶读到一篇《犹太人后裔谈种族歧视》的文章,主要指融入了欧美社会的犹太人,道出了犹太人所面临的现实和困惑。在金融大鳄索罗斯的自传里也提到类似犹太后裔的遭遇:在他大约五、六岁时,他老爸就教导他不要在外人面前承认自己是犹太人,还说当年由于更改了自家的犹太姓氏,从而躲过了纳粹的屠杀。索罗斯说,他老爸的这一举动对他的一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犹太人在欧美许多国家所受到的种族歧视,与亚洲人和黑人不一样。比如在德语国家,土耳其人和黑人受到的种族歧视来自于日耳曼人的种族优越感,而大多数西方国家,犹太人受到的歧视则源自于历史和宗教。耶稣是被犹太人出卖并处死的。Mel Gibson的电影《The Passion》就是站在基督徒的立场上描写这个故事,但激起了德国各地犹太社团的抗议。

很多人知道犹大是耶稣的十二门徒之一,作为犹太人出卖了耶稣才是犹太人心中两千年里挥之不去的痛,导致两千年后整个民族还在为他的卑劣行为买单,虽然这只是歧视犹太人的借口。

前些年读到德国媒体的一篇新闻,说犹太考古学家在耶路撒冷的一个古老教堂的地下室里找到了一份耶稣写给犹大的亲笔密信原件,内容大意是,耶稣对自己所从事的事业日益感到困惑,找不到突破口而想到了杀身成仁。于是命自己最信赖的门徒犹大向罗马人告密,以殉道来成就自己和自己的事业。如果这封信是真的,那就意味着犹大是耶稣最忠诚的门徒,一个真正的悲情英雄,他的后代两千年里作为一个民族所遭受的苦难:放逐,流浪,屠杀,歧视和唾骂,都是他为成就一个圣人所付出的代价。只是这代价太巨大,太血腥,太不公平。当读到这篇消息时,我真的好希望它是真的。如果不是,也说明犹太人始终不懈地努力在历史的长河中,寻找哪怕任何一点点对自己有利的证据,来洗脱祖先带给自己的耻辱,希望这个世界公平地接受自己。

有人认为,莎士比亚的名著《威尼斯商人》为歧视犹太人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他自己誉满全球的同时,也使得犹太奸商臭名昭著。但随着对西方文明史更深入的了解,才知道莎士比亚不过是根据犹太商人的一些特点,逼真地塑造了一个犹太人的艺术形象而已。但对西方宗教和历史所知不多的华人读者来说,夏洛克确实就是犹太人的形象大使。

千百年来,很多犹太人融入了当地社会,改变了他们的姓氏,着装和生活习惯和一般欧美人无异。如果他们不自称是犹太人,局外人很难分辨。还有很多一眼就能识别出来的犹太人,可能都来自于传统的、保守的犹太家庭。男子头上戴一个直径三寸左右的黑色小圆帽,身着整洁的白衬衣,黑裤子,黑布鞋,而且裤子一定是穿在衬衣的上面。短头发,但脸颊旁、耳朵前又有两绺长发从头上打着卷儿垂下来。女人们则是长发,中年女性发不过肩,小女孩发辫为多,素色或格子衬衣,黑色或深蓝,深灰的针织羊毛外套,长及脚踝或小腿中间的素色窄裙或牛仔裙。裙子一定是穿在外套下。黑色布便鞋,平底。纯血统的犹太人是黑发,比一般人的黑发还黑。肤色特别白,像日照不足的那种苍白。非常简朴和整洁。

犹太人的吝啬我领教过。那种计算到分厘的锲而不舍的精算师精神令人肃然起敬。联想到经历过贫穷和饥饿的人所表现出的小气(这里毫无贬义),他们作为一个民族所表现出来的吝啬也是可以理解。千年的居无定所,受排挤,孤立,无助,无援,那种无时不刻生活在恐惧中的焦虑,一定是深入他们的血液和遗传基因里的。可能正是他们的自律使得他们勤于思考,而使他们立于各民族之林。相比之下,另一个没有国家的种族吉普赛却由于更重于放任自由而被边缘化。

对犹太人的歧视我也遇到过。有个德国同事来我家做客,指着书桌上爱因斯坦的画像有些不解地问我:“你为什么喜欢挂他的像呢?他是个犹太人。”还有一次去苏黎世出差,偶尔遇到一个犹太家庭从远处缓缓走过,几个坐在我身边的瑞士妇女一脸大惊小怪的样子,用瑞士德语说:“瞧,瞧,那身打扮就是犹太人。”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们要那样,后来猜想,她们可能是无意做做样子吧。我感觉在无意间歧视犹太人或土耳其人的态度上,部分德国人或瑞士人更愿意把其他种族拉入他们一边。这是不是说,如果歧视分等级的话,土耳其人或犹太人受的歧视是差不多?

犹太作为一个种族,有着其他种族没有的深重苦难。但在影响人类历史的进程上,作用又如此巨大。近百年来不正是犹太人把整个世界玩得团团转吗?假如没有马克思,中国的社会结构和制度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吗?虽然马克思的理论和学说对中国来说仅仅是一个旗号,但如果没有他也许就不会有苏共;而没有苏共,可能也就不会有中共。如果没有爱因斯坦,人类可能也就很难进入宇宙太空;没有弗洛伊德,也许没有今天人类对人自身这么深刻的认识。再看看那些金融界兴风作浪的犹太炒家,更不用提作为犹太人的耶稣基督以及他给人类所带来的无人能及的影响。

前一段时间,有不少国内外媒体把中国沿海某省的商人与犹太商人相比,找到了若干的相同之处。舆论认为,中国商人的吝啬有如犹太商人,只知埋头赚钱摆阔而不知回报当地社会。在我看来,如果说犹太人的吝啬是出于严酷的生存压力,那么中国人在中华大地上生息繁衍了几千年,至于吝啬,也可能是不停的战乱和改朝换代的动荡所造成。如果真要拿中国人和犹太人对比,我认为,千百年来从中原地区躲避战乱、逃离家园、又陆续流落到南方和南洋,再辗转迁徙到世界各地的中国客家人,才像飘零的犹太人。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