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2017
Last update三, 11 十 2017 7pm

 

德国社会

德国:恐怖中的圣诞与新年

伊斯兰恐怖袭击蔓延到了德国。2016年中发生了威茨堡和Ansbach两起,伤亡还算小。没想到12月23日晚8点,一名来自突尼斯的37岁难民驾着劫持的大卡车冲向西柏林中心的圣诞市场,造成12人死亡,45人受伤,其中30人重伤。幸好该卡车已经比较技术现代化,遇上撞击阻力后车辆自动刹车,使恐怖分子无法继续作案,从而避免了2016年7月14日在法国尼斯发生的同类恐怖案,那次死亡84人,150多人受伤。这次秉事者居然能安然地离开卡车,通过比利时和法国进入意大利。不意在米兰近郊的小火车站撞上巡逻警察,要求他出示证件,他居然拔枪就打,结果被当场击毙——意大利警方救了德国警方,否则德国警方想逮到秉事者谈何容易,整个德国社会又都盯着内政部长和德国警长,政治家的日子也不好过。

去年来,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一直受到德国右翼的非议,所以圣诞恐怖事件后估计反对默克尔的声音会借机发挥而变得更大。但出乎意料,德国社会对这次事件保持了特有的冷静和理性,谁也不愿看到政客们利用12位罹难者的生命来为自己争取选票。在这样的社会气氛下,右翼党派也没有在此问题上作更多的文章。各州政府赶紧加强圣诞市场的安全,尤其是纽伦堡、慕尼黑、法兰克福、汉堡等著名的圣诞市场,各个主要路口都放上大石块,加强警力,以防同样形式的卡车恐怖案再度发生。恐怖事件发生的第二天,柏林圣诞市场全部停业,出于对罹难者的悼念,举行由德国总统、总理和各党派政治家参加的悼念活动;第三天圣诞市场就重新正常营业,是为了给恐怖份子看到,并不会因为他们的恐怖活动而改变德国社会——这正是恐怖分子的目的。

24日圣诞夜,就在这样的气氛下,德国总统高克发表年度一次的圣诞献辞:恐怖袭击给我们带来了愤怒、恐惧和无助感。然而,当我们仔细观察这些天来的德国社会,可以看到更多:我们感觉到恐惧,但恐惧并没有笼罩我们;我们感觉到无助,但无助并没有钳制我们;我们感觉到愤怒,但愤怒并没有让我们失去理性。相反,我们更加紧密地团结成一个捍卫人性的社团。素不相识的人们相互寻找和协助,给予温暖和亲近。例如当时恐袭的目击者奋不顾身地冲过去救援死者和受伤者……恰恰在这个时候,我们更应当思考圣诞的真正含义。

高克在献辞中提到,不能因为这次恐怖袭击而加深我们社会不同族群之间的鸿沟,不应对某个族群带有偏见,更不应当将这样的事件归咎于某个政治家——据BKA统计,2015年德国共发生1031起袭击难民事件,2016年也发生了921起——远远超过难民袭击或IS恐怖案。

去年除夕夜科隆发生了震惊全德的群体性侵案,尽管噩梦尚在记忆中,许多秉事者因为缺乏证据而还在逍遥法外,但今年科隆除夕夜照样有许多市民涌向大教堂前的广场。记者问她们,你们不担心再发生这样的事件?她们却说,我们要亲自来向世人宣称:广场属于我们,任何恐怖分子和犯罪分子都休想用他们的犯罪行为来阻赫我们回到我们的广场。当然,因为德国有史以来没有遇上过这样的事件,警方和民众都没有想到会突发这样的事件,所以去年科隆除夕夜只有150名警察值勤。今年警力达到1500名——翻了十倍,关键路口都安置了高分辨率摄像机,以确保民众绝对安全,事实也没有发生任何突发事件。

柏林的除夕联欢盛况空前,来自全德甚至世界各地的游客达100万人,从胜利纪念碑到勃朗登堡的两公里人山人海。参加演出的来自世界各国20多个乐团,新年零点时放的大型焰火就达到6000支。为了保障联欢晚会不受恐怖袭击或罪犯活动,做到安全第一,从除夕下晚18点到次日凌晨6点共出动了1700名警察,另有700名协警……

默克尔在新年献辞中表示:通过继续我们的生活和事业,我们要告诉恐怖分子:你们是充满仇恨的杀人犯,但你们无权决定我们的生活和我们愿意怎样的生活。(德意志民族)与充满仇恨的恐怖主义世界截然相反,他们比恐怖主义者更强大,他们的国家更强大,国家尽一切努力保障他公民的安全和自由。

风起云涌的2016年过去,迎来未知、未定、迷离的2017年:乌克兰、叙利亚矛盾依旧,频添美国新总统上任,英国脱欧分晓,德国大选……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