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2017
Last update三, 11 十 2017 7pm

 

德国社会

奶牛也要保持自然节奏——德国夏令时的故事

三月底的最后一个礼拜日到了,夏令时开始。这是生活在德国25年来周而复始的仪式。搬一张高凳子来,把墙上的时钟拨快一个小时。我常常会在就寝之前完成这一项一年两度的额外工作。偶尔,会忘记调整时间,结果礼拜日去教堂就晚了一个小时。

记得在中国,也曾进行过这样的时间变更,是从1986年到1991年。那时,中国夏令时是从四月的第二个星期日早上2点开始,将时间调到3点。5个月后,在九月的第二个星期日早上,再将时间调回冬令时。至于为什么在神州大地只实施了六年,其原因人们不得而知。

发明家的奇想

夏令时究竟是谁最先提出来的?据说是来自美国独立战争领袖、科学发明家富兰克林的灵感。1784年富兰克林在巴黎出任美国驻法国大使时,看到浪漫的法国人夜夜笙歌,睡得很晚,起得很迟。太阳高挂在香榭丽舍大街上空,人们才懒洋洋地起床。哎,这不是对阳光的浪费吗?于是,富兰克林就给巴黎的一家报纸写信,建议法国人应该早睡早起,并说如果这样,每年可以为国家节约六千四百万磅蜡烛。据说,富兰克林的这个建议虽然没有引起法兰西人的重视,不过对这个美国人对法国的好意,还是投桃报李。后来,法国人对美国独立采取了支持行动,并给美国人送去了一座至今还在纽约海湾上空高举着火炬的自由女神像。

然而,真正提出具有今日的夏令时概念的,是英国建筑师魏莱特(W.Willett),1907年他向英国议会提出夏令时构思:Daylight Saving Time 简称DST,直译就是“节约日光的时制”。认为这样可以节约能源。不过,他的建议在当时无人理解,甚至被人嘲笑,在他的国家议会提出了十年都没有得到通过。

真正将夏令时付诸现实的是精明的德国人。1916年4月30日,德意志帝国实施了夏季时间调整。同年,在奥匈帝国与英国也相继实施了夏令时。从那时起,德国断断续续地实施着夏令时,不过从1950年到1979年,由于两德分裂的局面,没有能够实行这个措施。

1973年的石油危机给世界带来反思。1975年,欧盟的大多数成员国通过了实行夏令时的决定,而真正实施是从1977年开始。而作为欧盟成员的联邦德国,则是从1980年才与民主德国达成共识,在柏林墙两边同时运转夏令时。

35年来,德国的夏令时调整的准则未变。不过,电子钟已经不需要人工调整了。位于布伦瑞克的德国联邦物理技术研究所(Physikalisch-Technische Bundesanstalt)研发出电子控制钟。适时,通过黑森州东南的小镇美因福林根(Mainflingen)的一座长波段发射机,将夏令时的调整讯号传播到千百万无线电时钟,使它们自动地调至夏令时间。

今天,全世界大约有110个国家实施着夏令时。

夏令时之功过

夏令时究竟会给人们带来什么好处?究竟是否如发明人之设想,可以节约能源呢?对此,目前还没有统一的说法。但是,对于想在周日多睡一会儿的人来说,三月的最后一个礼拜日确实是一场灾难。因为这一天早上,时间被有形地割去了60分钟。而10月25日又是礼拜日,那天,这个被割去的时间才又被偿还。

在35年前联邦德国与民主德国同步开始实行夏令时,其初衷与别的国家一样,都是为了节约能源。因为在理论上,可以让清晨多一个小时的阳光。然而,德国联邦环保部相关部门研究数据表明,这个目的其实没有达到。虽然在夏天,人们在夜晚可以少开一个小时灯。然而在春秋季节的早上,人们提前起床,却需要更多的暖气。因为在夏令时,太阳要迟到一个小时。这样节约了电,却多用了天然气,能源消耗额就几乎扯平。

能够从时间调整中得利的是德国联邦铁路,至少在夏令时调整的这一天的礼拜日,可以在人们毫不觉察的情况下,于各个城市少发出一个小时的市内铁路班车。

虽然夏令时是几十年来的例行事务,可是,由它引发的问题至今都是引起人们争论不休的话题。多年来,不少人都不愿意将自己的时钟在夏令时开始之际拧动。许多人认为,夏令时扰乱了生物钟,使其在工作和学习时注意力不能集中,甚至影响了自己的健康。

多半德国人拒绝夏令时

德国中央电视台的政治民意调查显示,有百分之五十六的德国人认为夏令时不好,只有百分之十九的人认为夏令时是个好东西,四分之一的德国人表示无所谓。百分之二十六的人抱怨夏令时带来的不能忍受的害处。尤其是一些职业成为夏令时的重灾区,比如雇主们,因为在夏令时,其职员还得在晚上工作,实际上只工作了七个小时,资方却要付八个小时的工资。

工会组织也对夏令时不满,因为他们害怕员工在长久的白昼光照射下,不及时休息,就可能发生睡眠问题,使工作质量变差。德国的农民们也对夏令时发表抗议,说:“我们农民必须早起工作,在牛圈里或者田野里,这都很不舒服。”德国农民协会负责人对《汉堡晚报》的记者说。他们还担心奶牛因为要提前一个小时挤奶会产生不适应,说“奶牛也要保持自然节奏”。

德国巴伐利亚州阿尔高地区的乌塔女士,公开承认自己是夏令时的铁杆反对者。她年届花甲,二十年来就拒绝使用夏令时。在九十年初,乌塔女士甚至为此收到法庭的传讯,因为她总是要迟到一个小时才把自己的孩子送去学校,校方将她以法是问。乌塔认为,夏令时的最大危害是扰乱了人类与动物的睡眠节奏,身体器官是与太阳同步的,“如果冬天结束了,身体组织就会欢欣鼓舞,因为终于天亮得早了。我们却要因为夏令时,人为地绷紧生物机体组织。我可不愿这样。因此,我要保持自己的节奏。”

不仅仅普通百姓,夏令时对一些著名的人物,比如巴伐利亚州总理泽霍费尔(Seehofer)也是问题。去年,他与联邦总理默克尔约好通电话,由于是夏令时开始的那天,他忘记了调整时间,睡过头了,没有如约打电话。对于德国人,这可是一个重大错误!

夏令时让两个德国实现了“统一”

不过,夏令时对东西德统一做出了贡献,这是德国人对夏令时表示好感的原因之一。

在东西德分隔时期,冷战前沿,铁幕深深。终于在1980年,联邦德国与民主德国达成了同步使用夏令时的约定。

不过,东德政府事先却没有知照对方,而是让自己的报刊突然发出消息。比如,东德的妇女杂志《给你》(Fuer Dich)上,称即将实施的夏令时是一个“诱人的前景”,因为作为劳动人民的社会主义国家,就可以让同志们“在下班之后更好地利用时间”。虽然,这个好处也是有代价的:东德的执政党统一社会党要抢走同志们的一个小时的睡眠,这指夏令时开始的那一个周日。

不过,这个国家妇女杂志详细地分析了其中的好处,通过夏令时,祖国每年可以节约上亿千瓦小时的电力,有二十四万劳动者通过提前一个小时的工作利用白昼的光线,自然一切是为了生产,不是为了用来养尊处优。

这是东德高层提前指示新闻记者宣传的统一口径,在东德人民兴高采烈地迎接夏令时的到来时,激发人民的情绪。那时,民主德国的物资部长劳赫福斯(Rauchfuss)宣称,夏令时“有益无害”。通过实行夏令时,作为重要的过境国家体现了自己的责任。这是指东德特殊的地理位置,正好处于东西方阵营的前沿。

时间的入境费

位于两德边境西面的联邦德国,对于东德政府突然宣布实行夏令时感到不快。因为,联邦德国政府几年前就开始与民主德国政府讨论实行夏令时问题,却总是被虚与委蛇而没有结果。欧共体的许多国家在1973年石油危机时期,就开始使用夏令时,以节约能源。自然,联邦德国也希望能加入这个行列。然而在被分隔的德国,一个正确的时间确实是一个“非常政治化的问题”,正如政府发言人博林(Boelling)在那个时期所说的。东西德之间已经垒起了一道柏林墙,如果再加上时间的分裂,无论是整个柏林还是整个德国,都将彻底被分隔开来。而波恩政府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于是,夏令时的实行就一直无限期地往后推迟。

突然在1979年末的一日,东德却宣告,从1980年四月开始,这个工农国家将把时间调整提前一个小时。于是,联邦德国也匆匆行动起来,对于一些企业而言,时间非常紧迫,比如联邦德国铁路,就必须重新印刷上万份列车时刻表。并且要保证全国火车站的八万多座时钟按规定的期限调整时间。法兰克福的一家通信公司Tenovis执行了东西德乃至与整个欧盟成员国的时间对接,“一个星期的时间沙拉,手忙脚乱”,其员工这样形容当时的紧张工作。为此,联邦政府还必须从德国统一财政预算中拿出5000万马克加以支付。于是,1980年4月6日,柏林墙两边的时钟都往前调整了一个钟头,整个德国统一了,至少在时间上。

好事多磨,1980年的夏天过去了,东德执政党突然宣称,“由于科学的评估,以及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在1980年的经验,决定明年将不再继续实行夏令时。夏令时没有在能源经济和别的人民经济领域带来效益,甚至引发了一些部门的额外花销,”云云。这是民主德国执政党1980年10月28日在宣传喉舌《新德国日报》上发表的一条简短消息。

对于东德执政党这种不合作行为,波恩政府感到愤慨。同一时间,东德政府还单方面提高了西德公民入境东德的“入境费”,为每日25马克。什么是“入境费”呢?原来,从1964年开始,东德政府就开始规定,每个西德居民进入东德,每日必须要以1比1的汇率用5个西德马克兑换5个东德马克。到了1973年,这个强行兑换额增加到13马克。1980年国际汇率市场价,西德马克对东德马克几乎是1比3。这意味着,对于西德人,每去东德一日,就得损失相当数额的经济利益。而东德政府正是利用这项强制性金融措施,二十多年间为自己聚敛了45亿西德马克的外汇。

由于西德政府坚持继续采用夏令时,并向对方施以压力,东德还是在1980年12月答应了第二年也实行夏令时。因为他们也不愿意让东西柏林因为不同的时间而造成交通等方面的混乱。再说,当时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其它国家以及老大苏联,也在实行夏令时。

这样,夏令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让两个德国国家最终在时间上达成了统一。

今天,统一了的德国自然也在继续实行夏令时。事实上,精明的德国人清楚地知道,夏令时不能给国家财政或能源带来什么益处。但是整个欧盟成员国都在实施夏令时,德国也必须要步调一致,否则,各种机制运转都有可能发生紊乱。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