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2017
Last update三, 11 十 2017 7pm

 

德国社会

警察,暴力受害者

自古以来,人们看到警察都比较胆颤。19世纪时警察Polizei只是指政府机构,政府的各个局(如劳工局,登记局、社会局、教育局)都称为Polizei。史称德国19世纪是Polizeistaat(警察国),这不是今日意义的“警察”,而是表示通过行政管理来维持的国家。负责维持社会秩序的局,社会秩序不易维持,执行者经常需要使用暴力,于是逐步在人们的心目中,Polizei成了国家暴力的象征,以致许多其它局过后只能改名为Amt,唯有维持社会秩序的局依旧沿用原来名字Polizei,而且,那时就给警察设定了专门警服。

警察的威严是在上世纪的六八学运中被打破的。学生们造反有理,冲击议会,冲击法庭,还敢与警察对打。当时最著名的是德国前外长费舍尔在大街上与全副武装的警察对打,警察居然被他打翻在地,他骑在警察身上,整个情景被记者全程录下。


而在今日德国,警察对受管制者使用暴力,但警察执行任务时,自己也经常受到他人的暴力袭击,经常还是没有原因的袭击,如遇上醉汉或神经失常者。警察受袭击的现象越来越严重。据德国警方统计,德国警察被人袭击的全年情况为:

2013年59044人次,2014年62770人次,
2015年64371人次,2016年71000人次。

这样的递增速度不得不引起警察工会和德国政界的重视——保护人者也需要受到保护。

引起这场讨论的是2017年4月27日刚结案的“看热闹官司”(Gaffer-Prozess)。起因是2015年7月5日在汉堡附近的疗养城Bremervörde发生了一起严重车祸,一位61岁妇女开车撞入沿街的一家冰淇淋商店,车全部进入商店,导致两位店员死难和多人受伤。警方和救火队立即赶到现场救援。一位27岁的路人(自称是店主的熟人)出于掠奇,掏出手机在那里拍摄录像,可能想放入他的社交媒体炫耀。消防队员要他立即离开现场,以便救援。没想到被他拒绝。警方立即使用暴力将他拖出现场,不从,引起厮打。其他警察前去增援,他的20岁和36岁的两位兄弟又去助战。在这场厮打中,两位警察和一位消防队员被打伤,他们三人被制服而押送到警察局拘留逮捕。

但在德国现有刑法中,打伤警察并没有罪加一等,几乎与打伤普通民众同罪。经过两年的法庭折腾,这次判案结果是:主犯判刑4个月,不可保外,并罚款500欧元;两位从犯不判刑,仅仅罚款100欧元和150欧元。三位还不服,说要再诉到中级法院。这次事件引起政界两方面思考:

一、发生事故后,看热闹的人(Gadder)越来越多,很多是为了拍录像,以致严重干扰警方的救援工作。下萨克森州政府认为,事故中首要大事要尽快救出伤者,而这些人居然为了自己的好奇而阻碍救援,所以对这些人必须给予刑事惩罚。州政府拟定了“看热闹法”递交给联邦参议院,得到首肯。转交给联邦议会正式讨论并立法,并于2017年4月27日三读通过(德国议会法律号18/12153),5月30日正式生效。

二、对警察和消防队员们必须多一层保护,修改刑法,对胆敢袭击或恶言侮辱警察或消防队员的人给予严惩。此法经过联邦议会的一年多讨论,也于2017年4月27日三读通过(法律号18/12153)。这既是对警察、救护员和消防员的保护,也是肯定他们的工作,将他们看作国家的代表——对警察或执法人员的袭击,就是对国家的袭击。根据民意调查,德国民众对警察、消防人员、救护人员还是有很大的好感和信任感。

在新修改的刑法中,不仅对直接袭击警察的行为,而且将所有干扰警方或其他执法人员工作的行为都列入犯罪,如警察要求检查车辆或驾照,调查事故,路人不得进入事故地点,法庭人员封房或拍卖财产等(§114 StGB)。对他们将判处三个月到五年的刑期——按照原来的§113 StGB,只判刑零到3年。对特别严重的袭警行为要判处六个月到五年刑期。这里的“特别严重”指携带凶器的犯罪行为,而无论对方在厮打中是否真正使用了该凶器。

除了法律上要加强对警察等的保护外,还要通过实际措施来保护他们。如对同一个案,如果前去的警察多,警察受袭的机会就小。所以政府计划给联邦警察局增加1万名警察,配备更为先进执法器材。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