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2017
Last update日, 10 十二 2017 11pm

 

德国社会

经济权衡与民族情绪:加泰罗尼亚公投脱离西班牙

10月1日,西班牙东南角的加泰罗尼亚举行全民公投,投票率42,3%,90%支持该地区独立出西班牙。之前的9月6日,加泰罗尼亚议会投票表决这次公投是否有效,72票赞同,11票弃权,52位议员愤而离开议会大厅拒绝投票。为此,该法律在州议会没有达到必须有的2/3多数。公投前夕,西班牙宪法法院判决该公投无效,投票之日西班牙中央政府又派4000位警察前来阻止,产生部分冲突,893位市民受伤。

投票结束后,西班牙中央政府明确表示不承认这次公投,而且拒绝对话。西班牙国王也指责这样的公投行为是在制造地区不稳定。根据西班牙宪法155款,如果某自治区违法(这次投票被宪法法院判为违法),西班牙中央政府可以收回自治权,免除现有政府,所有部门全部由中央政府接管。公投之后,西班牙中央政府还是保持非常的强硬,认定这次公投非法,从而无效。而且表示,中央政府会采取所有法律手段,来维护西班牙的统一。

加泰罗尼亚政府之前表示,在公投结果宣布后的48小时内,议会将举行会议并表决通过,然后正式宣布加泰罗尼亚独立。投票后看到问题并不这么简单,于是推迟一周到10月9日举行议会表决。很快受到西班牙宪法法院传令,禁止议会举行有关独立的讨论。所以,加泰罗尼亚政府只能再推迟一天举行议会讨论,但不直接说讨论独立,而是讨论公投结果。10月10日所举行的加泰罗尼亚议会上,加泰罗尼亚州长一方面表示,加泰罗尼亚人民通过公投确认他们独立出西班牙的意愿,独立出西班牙是加泰罗尼亚人民的权利;另一方面又表示,暂时不宣布加泰罗尼亚独立,要与西班牙中央政府进一步谈判,以期获得圆满解决。显然,既要照顾发起独立公投人的面子,同时从政治、经济、法律和民心等多方考虑,也不铤而走险,

欧美大多数国家以不干涉内政为由拒绝表态,只希望双方通过对话来和平化解矛盾。也有独立倾向的苏格兰、北爱尔兰等表示理解民众要求独立的愿望。只有欧盟与德国表示,任何公民投票都要遵守宪法,言下之意不满这样的投票。

加泰罗尼亚要求独立由来已久,既是现实经济原因,更是历史文化原因。

在经济上,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经济水平确实高于西班牙的平均水平。2016年人均产值3万欧元(欧元国平均3,2万,德国3,8万),而西班牙平均仅2,4万欧元。该地区占西班牙人口16%,却创造了19%的国民产值。尤其该地区的出口量占了西班牙1/4,其中2/3的出口目的地是欧盟国家。西班牙全年7500万旅游者中,去该地区的就占24%。该地区还拥有欧洲最大的化工园地Tarragona,巴塞罗那是欧洲20大港口之一。为此,加泰罗尼亚上缴给西班牙的税收989亿欧元(2014),超过西班牙政府给该地区的行政拨款和投资100亿欧元。加泰罗尼亚要求独立的很重要经济口号就是:西班牙在剥削加泰罗尼亚人民。

其实,这个经济账还不能这么简单计算,而要分析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经济结构。如果该地区是内向型经济,主要产品只供给本地市场,那就可以这么算。而如果是外向型经济,产品主要倾销到西班牙和欧盟国家,情况就完全不一样。

加泰罗尼亚脱离西班牙,自然脱离欧盟和欧元国,脱离神根条约。能否再加入,不仅手续繁复,而且必须获得所有欧盟国家“一致通过”,这里包含获得西班牙同意。加泰罗尼亚就要委身去求西班牙高抬贵手,西班牙会同意吗?只要一票否决,该地区就永世进不了欧盟。

投资者在这里生产的产品主要倾销西班牙和欧盟,所以人们在这里投资设厂。如果加泰罗尼亚不属于欧盟,销售到那里的产品必须加海关税,盈利大幅缩水,那就失去了投资意义。那地区的制药业也很强,现在药品倾销到欧盟国家不用另外检验。如果脱离欧盟,就相当于从欧盟之外的国家进口药物,特殊检验的难度要大几倍。

目前,两家西班牙大银行威胁说,将把银行总部搬离加泰罗尼亚,这就引起了该地区民众的恐慌。德国现有1600家企业在西班牙。大众、奥迪、BASF等都有工厂开设在加泰罗尼亚,还有大型连锁商店Lidl、手机公司O2等也设有分公司在该地区,但业务面向整个西班牙。仅仅大众在那里就提供了1,3万个工作位置,年销售额高达90亿欧元。这些企业都在观望,如果加泰罗尼亚脱离西班牙,就可能迁走。在不稳定阶段,那些企业都暂停投资,仅仅这样对该地区就损失惨重。

据西班牙政府声称,如果加泰罗尼亚脱离西班牙,该地区的国民产值将下降25%。何况,加泰罗尼亚现在还有债务770亿欧元,其中欠中央政府520亿欧元。欧盟现在也表示,如果分家,加泰罗尼亚还得归还他们欠欧盟的贷款。

当然,媒体都在讨论加泰罗尼亚脱离西班牙的经济问题,其实更深层的是历史心理问题。

加泰罗尼亚处于西班牙东南角的法国边境,其中北加泰罗尼亚被划入法国。中世纪时这里是(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的西部边陲,设有巴塞罗那伯爵国。期间被伊斯兰教徒占领,直到1153年才重新夺回,依旧归属于巴塞罗那伯爵国。到15世纪,该国王子与邻国、西班牙主要地区Kastilien的公主联姻,相当于两国合并,首都马德里,但两国内部,加泰罗尼亚依旧独立,但到下一代就几乎完全合并了。合并后的加泰罗尼亚总感觉低Kastilien一等,受气。1635年西班牙与法国开战,西班牙各个诸侯国都想乘机独立,但只有葡萄牙独立成功,加泰罗尼亚没有成功,而且还被分裂,其北部划归法国。1640年加泰罗尼亚出现了反抗马德里的农民起义,出现一首歌“Els Segadors”(收割者),后来成为加泰罗尼亚民族的“国歌”。1700-1713年的西班牙遗产战中,奥地利与法国开战,加泰罗尼亚民众支持奥地利(西班牙原属奥地利皇家),没想到奥地利败北。法国因此记恨于加泰罗尼亚,1714年9月11日占领西班牙的法国波旁家族取缔了加泰罗尼亚拥有的自治权。这一天,后来就成为加泰罗尼亚世代不忘的民族日,年年举行纪念活动。这次公投,本来就想安排在这一天。

法国统治下的西班牙,加泰罗尼亚更不舒服,一直谋求独立。为了阻止加泰罗尼亚的民族情绪,禁止加泰罗尼亚书籍,禁止说加泰罗尼亚方言。这样,加泰罗尼亚民众更感觉受到外族欺压,与西班牙更加离心离德。直到19世纪加泰罗尼亚才摆脱异族统治。复兴中的加泰罗尼亚首先想到的是断代几世纪的民族语言,加泰罗尼亚地区中世纪的传统赛诗会成为时髦,作家们用加泰罗尼亚语创作反映加泰罗尼亚民间生活的文学作品,许多外国名著被译成加泰罗尼亚语。到1900年,那里几乎都说加泰罗尼亚语……谋求独立,成为他们世世代代的梦。

因为这样的历史原因,1931年加泰罗尼亚尽管留在西班牙,但被容许自治。1939-1975年弗朗哥独裁统治期间,加泰罗尼亚又失去自治。直到1978年又获自治权,2006年获得更多的自治权,金融和政治地位更高——西班牙是中央集权制,所谓自治,就相当于联邦制德国的每个州的自治程度。但2010年经过西班牙宪法法院判决,加泰罗尼亚又失去不少自治项目,为此他们忿忿不满,怨气发泄到索性要脱离西班牙独立建国。

经济权衡是理性的,民族情绪是非理性的,就看这次事件中,应当理性还是非理性。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