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德国社会

金钱与政治:德国党派资助一览

民主政治,是要花费纳税人钱的。德国议会、德国各党派都能获得国家资助,这些资助都必须公开透明,秉持公平公正原则,所有预算和分配必须在德国议会通过。纵观德国联邦层的民主政治花费(不包含政府花费),主要有三大领域。
议员工资年年高
第一届全德民选议会、即法兰克福议会创立于1848年的欧洲革命时期。当时规定,每5万居民产生1名议员,首届议会805位议员。好在,人民的代表为人民,都是义务工作,不拿人民一分钱。1871年德国统一,德意志帝国居然宪法规定(32条):所有议员全都义务。但政治家中毕竟还有穷人,1874年放松一点:所有议员去柏林开会,可以免费坐火车。所以当年做政治家,都必须有点家底,或其他方面有足够收入。这样做,工人代表(主要是社会民主党议员)就很困难,许多杰出的工人政治家就无法去议会担任议员。当时的进步党(自由民主党的前身)还设立了一个基金会,资助该党的议员。1906年取消了议员不得拿工资的禁令。1919年成立魏玛共和国时,议员才开始拿工资,待遇是一位部长的1/4工资。

1949年联邦德国成立时,议员成了中等工资的职业。最初两年是每月600马克基本工资,另加450马克出席议会费。然后每年有所增加,到1977年达到每月3850马克。1975年德国宪法法院作出判决,议会可以自己确定议员工资。于是借口议员要与普通职业相平衡,1977年议员工资翻倍到7500马克。2008年时工资已经涨到每月7339欧元,当时是基民盟与社民党联合执政,想大幅提高议员工资,达到德国联邦法院普通法官的工资级别(8159欧元),遭到议会反对党和社会的强烈抗议,只能作罢。目前(2016),德国议员工资每月9541,74欧元,是全德职员平均工资4578欧元的加倍。就如普通企业职员,议员工资也要纳税,要缴纳50%医疗保险(另50%由议会支付),只是免缴失业保险和养老保险。

议员通常要在自己的选区设立一个面对选民的办公室,在议会所在地柏林有一个简单住宿,还有许多办公费用和车旅费等(坐境内飞机、火车等公交车免费),为此,他们还能获得额外补助,从1949年的900马克,到目前每月4318欧元。因为这不算他们的收入,所以免税。

议员可以在议会工作之外另兼其它职业,这点社会正义颇大,因为担心那些企业以咨询等名义变相地贿赂议员。法律规定,议员的所有额外收入都必须报给议会主席。如果年收入在7000欧元以上,就必须详细递交收入证明,以便议会知道是否会有贿赂嫌疑。

如果议员下届没有选上,相当于失业,他们又没有缴失业保险,于是可获得一定的失业补助(需要纳税):每担任一年议员可获一个月工资,最长18个月。如果有其它收入,则他们的补助还要相应减少。议员期间又没有缴养老保险,则到了退休年龄,每月可获得养老补助,每担任一年议员获得2,5%的议员工资(需要纳税)。相似情况也对下任的部长:下任三个月工资照发,然后给予至少6个月、最长18个月的一半工资。

议会党团的资助和支出

德国大选大都以党派名义参选。如果该党超过5%选票,就可以进入议会,能进入议会的议员数就根据选票比例。进入议会后,同一个党派的议员组成一个议会党团,并获得资助。

每个议会党团将获得一笔基本费用,例如这次基民盟获得全年493万欧元。同时,每个议会党团成员可以获得每年10.3万欧元。本届基民盟有246位议员,两笔收入的全年总收入是3029万欧元——与上届相比,基民盟少了63为议员,全年损失54,1万欧元。

执政党相对比较容易获得各种资料,而反对党因为没有人在政府中,所以支出费用相对执政党高。为此,议会反对党可以多获得15%的资助。例如社民党上届是执政党,193名议员,获得全年2484万欧元。而本届议员只有153名,但本届是反对党,却能获得2378万欧元。

本届其它党派获得的全年资助分别是:选择党1658万欧元,自民党1318万欧元,左翼党1385万欧元,绿党1184万欧元。——新一届议会的总支出是10952万欧元。

议会党团获得的这些资助中,最大的支出是用于人员费用。上届德国议会中,聘用的工作人员和专家共821位(2014),其中基民盟328名,社民党225名,左翼党129名,绿党139名。所占各党团支出的75%(左翼党)-80%(社民党)。支出第二位是用于宣传工作。

每个党团都必须递交年终财务报告接受审核,因为按照法律规定,这些费用必须用于议会工作,不得用于自己的党派工作。但这里是一个灰色地带,许多议员的工作人员或宣传资料,也同时为该议员的党派工作,尤其在大选期间。审计局经常埋怨,《明镜周刊》多次揭露,联邦宪法法院也指责德国议会,对这样的灰色地带,涉及到21262万欧元资金,本决定要建立监督机构的项目,却迄今没有实施。

党派资助和捐助

民主政治也是党派政治,所以党派是民主制度的基础,国家必须道义上、经济上支持不同政治倾向的党派。为此,德国议会留下一部分款项,专门资助进入议会、或因为没有超过5%而没能进入议会的党派。新一届德国议会确定的资助总费用是16180万欧元。

德国有四次大选:欧洲议会、德国议会、州议会和城市议会。党派资助,要同时考虑参加以往几年中欧洲议会、德国议会、州议会竞选的党派。能获得资助的参选党派必须在欧洲议会和德国议会大选中获得0,5%以上选票、州议会大选中获得1%以上选票。

资助额度是参照大选时所获得的选票情况来定:一个党派获得的选票,最前的400万选票,每选票1欧元;然后每选票0,83欧元(2015年之前分别是0,83和0,70欧元)。根据本届大选情况,基民盟可以获得1101万欧元,社民党860万欧元,自民党483万欧元,左翼党421万欧元,绿党413万欧元,基社盟287万欧元。选择党首次进入联邦议会,获得556万欧元。没有进入议会、但选票超过0,5%的党派,自由选民46,3万欧元,动物保护党37,3万欧元,“党”党45,3万欧元。民族民主党NPD和海盗党没有只获得0,4%左右,从而没有获得国家资助。

国家也鼓励民众捐款给各个党派。如果一个人捐助或缴纳党费在3300欧元以下,则每捐助或缴纳党费1欧元,国家再追加0,45欧元。这里,获得最高追加的是社民党5078万欧元,基民盟4950万欧元,绿党1585万欧元,左翼党1152万欧元,基社盟1210万欧元,自民党921万欧元,选择党613万欧元,自由选民党162万欧元,民族民主党NPD114万欧元,德国议会共给出16052万欧元。

许多党派获得企业的高额资助,一次性超过5万欧元捐助的党派必须公布该捐助来源。2016年度捐助额最高的分别是:互联网企业Ralph Dommermuth捐助基民盟50万欧元,德国工业联盟BDI前主席H.J.Langmann捐助基民盟30万欧元,FKH BeteiligungsSE捐助自民党30万欧元,财产咨询家J.Wermuth捐助绿党20万欧元,奔驰汽车公司捐助社民党10万欧元。只有左翼党没有获得高额捐助,还是德国马克思列宁主义党MLPD分别获得10万和7万欧元捐款。

党派还可以通过做生意来积累资金,如选择党买卖黄金、“党”党买卖纸币。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