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42018
Last update四, 14 六 2018 8pm

 

德国社会

重回红黑大组阁

10月24日德国大选结果出炉,德国议会中多了一个党派AfD,各个党派自然要少一点选票。德国传统的全民党CDU和SPD的席位达到“历史最低”,是在预料之中。CDU并没有感觉大惊小怪,而SPD却埋怨是因为上届SPD与CDU组阁所造成。于是,一口咬定在下一届将不与CDU联合执政,宁坐议会反对党的冷板凳。于是留下的唯一选择就是CDU/CSU与自民党和绿党联合执政。

所谓联合执政,不是议会席位的数学组合,而是各党派不同政策的组合,12个领域,几百个问题。而这四个党派的政治颜色各异,可能组合成功吗?尤其绿党与自民党和基社盟CSU的政治观点南辕北辙,幸好有基民盟现任党魁默克尔也偏左,所以或许能凑合,整个社会这么想、这么期望。据谈判前民意调查,83%民众认为可行。

谈判,就是要各方理性,必要时互有谦让。本来人们最担心绿党,许多政策太理想,脱离现实,绿党也因此获得许多理想主义者、尤其年轻人的选票。但这次绿党表现不错,作出了许多让步,就如其党主席Özdemir在媒体说的:绿党只获得8%的选票,不应追求100%实现我们的诉求。

但还是事与愿违。经过一个多月谈判,11月19日晚自民党主席Lindner宣布谈判破裂:150多问题分歧,自民党不愿作出无原则妥协,所以退出政府组合谈判。其实,主要导致谈判破裂的是环保政策和难民问题。当时刚好在波恩举行国际气象大会,几万名代表和热衷于环保的民众涌向波恩,媒体天天报道热炒。国际盛会给绿党制造了有利的外界气氛,希望德国尽快结束破坏环境的火力发电。但这之前日本核发电事故后默克尔已经决定结束核发电,现在不能双管齐下。至于难民问题,大选前各党派都以为将成为影响选票的大题目,没想到德国民众其实不太关心:只要默克尔能把德国经济搞好,就业不受影响,又不增税,她想做点善事、收几个难民,也就吧了。

自民党退出政府组阁,最痛心的是中小型企业,该联合会主席M.Ohoven表示,再怎么样谈判结果,自民党进入政府总比坐反对党冷板凳好,这不是逼着社民党当政?给德国中小企业的经济发展雪上加霜。德国企业家协会主席I.Kramer也如此说。自民党退出政府组阁,导致绿党也无法执政,支持绿党的民众也不满,可谓左右两头都得罪,自民盟的民意急剧下降。

三党联合执政谈判破裂,只留下三条路:

一、基民盟与绿党联合执政。因为没有达到议会多数,执政过程中处处要与议会反对党谈判妥协。不仅执政效率差,结果什么事都做不成。

二、延续上届与社民党联合执政。

三、重新大选。不仅劳民伤财,也无法解决问题。大选结果自民党一定掉票,基民盟和绿党票数会上升,但也不至于上升到超过50%。所以总体政治格局还是保留现在,再来一次谈判?

于是,唯一较佳选择还是基民盟延续与社民党联合执政。政府组阁就是政治婚姻,最好通过自由恋爱,三党组阁谈判就是恋爱过程。现在自民党不愿成婚,默克尔嫁不出去,就只能采取逼婚了。彩球抛到社民党手里,接还是不接?之前社民党作出高姿态要做反对党,现在改口说还是要进入政府组阁,似乎脸面无处放。但拒绝联合执政,受到的社会压力更大,这不是有意找民众的麻烦,逼着再次大选?再次大选社民党的选票一定大跌,就如自民党。何况根据德国宪法,任何参加大选的党派都有义务参加政府组阁,而且要以全民的利益为首要考虑,而不是仅仅只考虑执政与否对自己党派的选票利益——自民党退出组阁谈判后,德国总统F.-W.Steinmeier邀请各党派去总统府座谈时就如此强调。

11月7日社民党在柏林举行代表大会,讨论是否要与基民盟进入政府组阁谈判,社民党青年组织JUSO公开宣称反对社民党执政。社民党议会党团主席、现任劳工部长A.Nahles坦言,整个会场充满了“害怕执政”的气氛。但她认为不能回避与基民盟组阁谈判,“谈判无非是在墙上钻一个洞,看看房间里怎么样,再决定下一步。”现任主席M.Schulz刚下任欧洲议会主席回德国时充满自信,在德国社民党主席选举中获得代表大会的100%选票。经过这次大选,选票大跌,他被折腾得精疲力尽,这次确认党主席的选举中他只获得81,9%的选票。所以,他只能听任党代会决议,牵头与基民盟组阁谈判。因为事发突然,社民党还没想过与基民盟谈判什么内容。Schulz想到发挥他的专长,改革欧盟和欧元区的权力结构,各国财政、至少许多投资项目要缴给欧盟统一管理。但这在近期内不可能实现,荷兰等许多国家都不愿干。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