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22018
Last update四, 13 九 2018 7pm

 

德国社会

开姆尼茨骚乱

位于东德地区的开姆尼茨市,近两个星期来引发了一系列反外国人的社会骚乱,并因此引发德国政界的纠纷和德国社会的讨论。
8月24-26日(周五至周日),开姆尼茨举行一年一度的“开姆尼茨城市节”,节日上有十多场音乐会、讨论会和几百个市场摊位,这应当是全民共乐的日子。但开姆尼茨城却经常遇上突如其来的不幸,城市节因此中断。2017年的城市节中,还在刚开始的周五晚上,演出场地就发生了上百人的群殴事件,甚至都有人动刀,导致13人受伤。为了防止再发生骚乱,组织者于次日就早早结束了演出,当时演出场地的观众还有4000多人,许多外国人。这次更为不幸。周日凌晨3点在市中心,不知出于什么纠纷,又发生了群殴事件。群殴一方拿出刀具,导致对方三人受伤,其中一人到医院后伤重而死亡。人命关天,城市节组织者立即宣布今年的城市节提前结束。

本来,这事也就如去年的情况到此结束,剩下是警方和检察院的任务了,事实上警方也立即开始了调查,很快确认并获得法庭许可将逮捕秉事者。但这次事件不同的是,持刀行凶的一方是来德寻求庇护的外国难民:23岁的叙利亚人Alaa S.,是2015年9月通过简单过程就被批准庇护;还有22岁的伊拉克人Yousif A.和Farhad A.。

这里麻烦的是Yousif,2015年来德,2016年5月就应当将他遣送回他进入欧盟的第一站保加利亚,却没有成功送回,因此滞留在德。过后确认,他的所有证件都是伪造的。而且在他短短的在德期间,就已经犯罪六次,最晚的是今年7月被判处8个月徒刑(保外)。另一方面,移民局通过法庭已经决定将他驱逐出境。


被害的是35岁的Daniel H.,一位德籍古巴人,即外表看起来完全是外国人。他们之间互不相识,所以这场冲突应当是“外国人”之间的一场偶发事件(警方确认杀害Daniel不是出于自我防卫),与德国人没有直接关系。但极右组织找到这个机会是不会放过的:犯罪者是在德国社会最敏感、有犯罪前科的难民;被害者不会说他是德籍古巴人,而直说是德国人。于是,就可以在德国社会煽动“难民杀死德国人”的奇闻,就可以发起游行示威。而且,这次传统的极右组织与反伊斯兰教组织联手。

上述三位秉事者的身份和逮捕令是对外保密的,但在8月29日,他们的名字等资料都出现在公开的社交媒体上,如脸书、Threema和Telegram。最早发布的是较右和极右组织Pegida、AfD和Pro Chemnitz,这些组织在德国各地的分组织以及其它极右组织如NPD、DVU、Bürger in Wut和Republikan再接着传播。而且还添油加醋,说是节日市场上的外国人进行性侵犯,从而导致暴力冲突(警方否认)。将非公开的国家公文传播出去本身就是犯罪,全德检察院发起对几十位涉案的政治家和极右组织调查和提出公诉。最后警方查出,是一位德累斯顿监狱的工作人员最初将这份逮捕证拍照并流传出去,他被立即开除公职。

事发当天,极右组织就在开姆尼茨市中心举行800多人游行,伴随着暴力,甚至行希特勒式敬礼等。警方前往阻止,双方引起肢体冲突,近20位受伤,43人受到警方的刑法指控。次日,右翼的Pro Chemnitz组织和左翼党分别举行示威抗议,警方估计两方会有各1500名参与,于是开姆尼茨出动了600名警察。没想到后来真正前来的右翼示威者达到6000多人,显然警力严重不足,又引起一阵混乱和肢体冲突,过后有80多人受到警方的刑法指控。

此后几天都有左右双方的游行活动,开姆尼茨获得了全德的警力支持。而且在德国其它城市也发生了类似的游行抗议,德国混乱了一阵,但没有出事。原定9月1日在德累斯顿举行的德国甲级足球赛也被取消,因为警力都去支援开姆尼茨了。

在极右组织的游行中,不仅有行希特勒敬礼的非法行为,而且还追打路上的外国人,甚至8月27日一家犹太人餐馆被骚扰,这是变相的纳粹行为,所以受到除AfD之外的几乎所有民主党派和社会团体的指责,甚至西德的许多AfD政治家都反对。德国总统Steinmeier特地举行记者会,要求加强民主教育——民主社会的公民必须包容多元文化。他谴责一些人的威胁行为,“原因仅仅因为他们帮助无家可归者或难民,或仅仅因为他们敢于站出来讲话。”他强调,我们的社会必须明确抵制这种威胁。

无独有偶,就在执政党内部声音也不完全一致。首先是萨克森州州长M.Kretschmer(CDU),他一方面表示那些极右组织非常可恶,要严厉惩罚犯罪者。但另一方面却否认在开姆尼茨发生了极右组织的排外事件。副州长M.Dulig(SPD)却认为,没有必要这样否认,这都是大家看到的事实。联邦内政部长Seehofer一向反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这次总算也找到机会,在媒体上公开认为,“难民问题是德国问题之母。”“看到开姆尼茨外国难民的杀人事件,我作为公民,我也会上街抗议,当然不会与极右组织一起。”默克尔立即反驳,以致人们担心这姐妹党又要开仗了。

引起媒体轰动的是联邦宪法保卫部总裁Maaßen。他也否认在开姆尼茨发生反外国人事件。当时网上流传着一段录像,一群德国极右组织的人追打两位外国人。Maaßen认为这段录像是假的,不足为信。这下引起媒体和政治家的不满,要求Maaßen递交怀疑该录像真实性的依据。如果交不出,就没有权力轻易宣布该录像是伪造的。社民党、左翼党、绿党等要求他下台,唯有联邦内政部长Seehofer表示信得过Maaßen。直到9月12日Maaßen还是公开认错。

千年古城开姆尼茨,是19世纪德国工业起飞的重镇,二战后被东德政府改名为“卡尔·马克思城”,两德统一后又改回原名。马克思城里没有一点马克思“解放全人类”的精神。战后几十年来,西德学校一直对学生进行反纳粹教育,而东德学校却从来不做。如此两德分离40多年,双方学生获得的是不同的教育。以致两德统一后,两德民众对反纳粹的观念上明显不同,所以新纳粹现象更多出现在东德,东德中又以萨克森州的问题最为严重。

无论政治上、经济上或社会上、文化上,今日德国的新纳粹与70年前的纳粹无法类比。但人们还是担心,德国接受了整个欧盟难民的53%就是导火线。而且,作为德国内政的最高领导者Seehofer,作为负责德国人民安全的宪法保卫局局长Maaßen,居然都会在这个问题说出另一套话,给人们的心理带来了阴影。尤其通过社交媒体,极右组织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联系上几千人前往同一个地方,也是很恐怖的。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