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22018
Last update四, 13 九 2018 7pm

 

德国社会

欧盟走出经济困境?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2015年初刚刚上任时,还像个充满朝气的青年。经过这三年半折腾,一下成熟了许多。估计到他下任时,就如奥巴马那样,一定鬓角半白——管理一个经济和金融双重灾难的国家,真不是这么容易。

自从2008年9月15日美国的雷曼兄弟银行倒闭,引起一场世界性的金融危机,仅仅德国就损失了700亿欧元,而那些本来财政就很不健康的国家,就引发了国家财政危机,希腊首当其冲,国家欠债从之前相当于国民总产值的126%,升到187%,而且还在继续年年赤字,例如2009年高达15,4%。于是,希腊政府只能到处借债,但危机时代哪个银行会贷款给希腊?最后伸出援手的主要还是欧盟国家。第一笔是1073亿欧元(2011)低息贷款。不够,又追加1538亿欧元。还是不够,借来的新款已经抵销归还的欠款,于是再追加619亿欧元。直到今年八月中旬第三笔贷款支付,希腊总算初步走出困境,不仅没有年赤字,而且现有0,8%盈余,可以自食其力了。当然,钱还欠着,出于兄弟情谊(不是商业伙伴),欧盟只要求希腊到2032年开始还款,最快也要到2066年还清。

当然,欧盟贷款给希腊是有条件的,要求希腊必须创益节流。不仅从每年高赤字五年内降为无赤字,而且从现在开始直到2022年,必须每年有财政盈余3,5%,此后每年2,2%,直到全部还清债务。这样地节约财政开支是很痛苦的,国家机构减少了1/4的公务员,降低工资和退休金,增值税从19%提高到24%,企业税高达52%(通常欧盟国家为40%)……不仅如此,还出售许多国家资源,例如将国家电力公司、电讯公司私有化,Piräus集装箱码头的2/3卖给中国企业Cosco,Thessaloniki码头的2/3卖给一家德国企业。以12亿欧元的出售价,让德国法兰克福机场来管理希腊的14个赢利较好的地方机场,期限为40年——无论一个国家施行怎样的政治,首先得保障收支平衡。

希腊遭遇如此严重的危机,其危机痕迹遍地都是,4/5的希腊人认为危机尚未过去。首先,希腊的经济实力丧失了整整1/4,因为这期间有许多希腊企业倒闭。希腊银行还有900亿欧元的坏帐,银行不敢再轻易给企业贷款,造成企业丧失投资能力,影响经济发展。失业率高达20%,其中3/4为长期失业者。即使在业者工资也相当低,每月200-400欧元工资,加班很少有加班费,让这样的群体如何加税?希腊有1/4的有收入者在偷税漏税,税务局开出的税单有1000亿欧元无法收回。

希腊进入了总体的贫困,只有3%的人衣食无愁,15%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上。如果因为意外而产生500欧元费用,则半数以上家庭无法承担。一半已成年的青年人依旧依靠父母的退休金生活。好在希腊属于欧盟国家,所以有70%的年轻人设法去其它欧盟国家寻找工作,2010年迄今已经约有40万希腊人离开家乡去其它国家工作和生活,而他们中许多都是大学毕业生、博士生,都是希腊经济发展的精英人才。希腊医生协会主席就宣称,希腊空置了8000个医生位置无人去。

据德国议会统计,欧盟各国银行现在总的坏账额高达8130亿欧元,其中意大利1867亿,法国1355亿,西班牙1062亿,希腊1008亿,德国496亿,荷兰383亿,葡萄牙307亿欧元——下一任欧盟可能产生财政危机的是意大利,现在的国债已经高达BIP的130,7%,大大超过欧盟警戒线60%。新上任的意大利政府大选时向选民作出的许多许诺都要写入国家预算,看来不发生财政危机决不罢休。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