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德国社会

两德统一与极右骚乱

10月3日是德国统一日。28年前的今天,分裂40多年的两德终于统一。这样的统一首先是东德人民的愿望,战后十多年中有400多万东德民众摆脱专制、成功地逃亡到西德。东德政府看到,这样延续下去东德要逃空了,于是1960年筑起柏林墙,逃往西德就是犯罪,于是在柏林墙下演出了一场场悲剧……西德民众也追求两德统一,但首先是化解两德之间的敌对关系。于是出现了勃朗特的东进政策,打开了西德与东德乃至整个东欧的关系,在东西方冷战的铁幕中打开了一个交流的窗口。但西德没有谋求两德统一,根据西德基本法所确立的同质原则(Homogenprinzip),只有东德也成为自由民主国家,西德才容许与东德统一。直到1989年东欧易帜,两德才获统一。为了庆祝这样的民族喜事,才确定十月三日为统一日。

这样得来的德国统一日,节日里本当全民共乐。但事与愿违,首都柏林充满了火药味。

那天,确实有60万来自全德各地的游客专程赶往柏林联欢,但极右组织“我们为了德国”组织了柏林市内游行。申请时说将有1000人参加,实际上达到近2000人,参与者中有许多其它极右组织如NPD和Pegida追随者。偏右的AfD却与既有组织保持距离而没有参加。游行者将“统一日”改成“民族日”,游行口号是“欧洲堡垒,封锁边界”“谁不热爱德国,就离开德国”“我们就是人民”……

为了抗议极右组织,极左组织也旗鼓相当地在同地举行游行,口号是“尊重和宽容”“欢迎逃难者”,参加者有德国总工会等。就在极右组织的游行沿路上,那些居民也主动出门阻挡,或在家中阳台上呼口号“柏林抗议纳粹”,甚至将水洒下。德国总统、总理和议会主席都呼吁德国人民,要与前来德国避难的外国人互相尊重、互相关怀。联邦参议员主席Michael Müller就呼吁:“我们绝对禁止少数的新极右者破坏我们与外来者的纽带,这是违背我们基本价值观的。”

极左和极右两个游行队伍都非常激烈,互相阻挡,互相诋毁。为了防止肢体冲突,警方在两队之间用临时铁网隔离开,甚至喷射胡椒水阻止他们靠拢。只有极右组织中行纳粹礼,触犯刑法,警方才立即逮捕并送警察局,计有6人被逮捕,38人被临时“剥夺行动自由”。

极右者事件不仅发生在今年的统一节上,之前也发生在德累斯顿的Pegida和一个多月前开姆尼茨的骚乱上。这些排外或极右事件几乎都发生在东德地区,显然不是偶然的,东德与西德民众的观念还是有区别。总理默克尔在纪念会上表示:两德统一是一个过程,而且迄今还没有完成——两德只是在法律形式上统一了,看得见的柏林强拆除了,但隐藏在心灵深处的柏林墙迄今还存在。

首先是在对爱国主义或民族主义以及“德意志民族”的认同上。战后西德社会对纳粹作了深刻反思和忏悔,这种反思一直延伸到中小学教育上。尤其因为屠杀犹太人的罪恶,许多西德人以自己是一位德国人而耻辱,不愿说自己是德国人,只认同是欧洲人。所以在西德地区,极右的民族主义很难发展,“爱国”两字都成忌讳。而东德政权则认为,纳粹战胜了共产主义,苏联又消灭了纳粹、解放了他们,所以战后的纳粹留在西德,东德不存在纳粹问题,所以也不存在反纳粹教育。东德政府没有认为两德是同一个民族,而是“德意志土地上的两个民族”,其中一个是社会主义的,一个是资本主义的。因为东德没有经历反纳粹教育,而且人为压制民众的民族感情,所以两德统一前后,本来宣称为共产主义奋斗的民众,一下成为最激烈、极右的民族主义者。1989年秋天的东德莱比锡游行中,东德民众唱起了国歌“德国,统一的祖国”;而1990年5月12日西德法兰克福举行了2万多人游行,游行口号居然是“永远没有德国”,西德绿党领袖C. Roth、J.Ditfurth和A.Beer等都亲自参加游行。

同样的东德大城市,德累斯顿、开姆尼茨的极右活动要甚于东柏林、莱比锡等,因为在两德分裂时期,德累斯顿、开姆尼茨等地区无法看到西德电视、无法听到西德电台,而东柏林、莱比锡等地区却能,所以比东德其它地区更早、更多地受到西德社会影响,也能更多看到西德的现实问题。所以两德统一后,在世界观上也能比德累斯顿、开姆尼茨等地区更多地认同普世价值——由此也可以看到,任何专制政权的手段都是愚民,最容易蔓延的就是极右的民族主义。即时走向自由民主之后,这样的民族主义还要延续至少一代人。据最近Ifo研究所的民意调查,东、西德年轻一代的观念比较接近,而老一代的观念相差较大。

两德统一迄今已经28年过去,东、西德的差距确实不断减少。如2005年东德地区的失业率20%,西德地区10%;而2018年9月,东德地区6,5%,西德地区4,7%。在经济领域,两德之间的差异更小,全民享有医疗保险,两德之间历史遗留下的退休金水平几乎拉平(如严格按照西德退休算法,则东德退休工人只能享受最低生活费了)。甚至在房地产上,两德统一后的近20年中联邦政府以不同形式资助东德地区,以致那里的房地产非常廉价。但取消资助后,东德地区的房价也不断高涨,逐步达到西德水平——这对民众也不一定是好事。

两德统一时西德占优势,东德占劣势,柏林墙倒掉后并不理所当然地两德统一,也可以继续保持独立的两个国家。1989年12月19日德国总理科尔访问东德时,东德民众打出的横幅标语就是:“科尔,抓住我们的手,把我们引向经济奇迹之国”。最后是东德民众单方面以68,9%投票加入西德——法律依据是基本法第23款,前例是1959年1月被法国占领的萨尔州重新加入西德——而不是两德平等地统一!因为真正的两德统一,必须制定新的德国宪法,在双方议会以2/3通过——就如1919年建立魏玛共和国和1949年建立联邦德国——那就不是这么简单了。人们担心,万一期间苏联反悔,从中作梗,两德统一就难了,所以立即统一。

经历40多年的专制统治,东德老百姓都不知道如何国家运作。所以西德不仅在经济上,更在人才上大力支持东德。东德五个州中,三个州的州长由富有从政经验的西德老政治家K.Biedenkopf、B.Vogel和E.Sellering担任。许多法庭的法官、行政官员、大学教授等都来自西德。甚至直到现在,据2015年统计,东德地区的2/3高级职位仍由来自西德的人士担任——这里也有偏差,战后东德400万人逃往西德,他们现在都自称西德人;在东德生活20多年的人依旧自称还是西德人——所以,东德民众有点二等公民的感觉,于是将怨气出到末等公民的外国人身上。但这种感觉并不是两德统一带来的。两德统一前,东德民众相对西德民众就是三等、四等公民:西德公民可以任意赴东德访亲探友,且带去令东德人羡慕的外汇,而东德公民不行。甚至在东欧社会主义兄弟国家如匈牙利的旅游点,如果你自称是德国人,对方马上要问你是西德人还是东德人?用的西马克还是东马克?服务态度完全不一样。

两德统一,法律上早就实现,经济上基本实现,但在观念上却还存在差异,当年的专制毒素还要残留几十年,至少一代人。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