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12019
Last update三, 19 六 2019 9pm

 

德国社会

西班牙医患矛盾探究

在西班牙居住时间长了,也常常在媒体上看见西班牙的医患矛盾的发生,甚至激烈到伤及医生和护士的程度。尽管西班牙实行全民医疗保险制度,但凡有社会保险的任何人士,都可以享受到全免的医疗待遇,但这个优越条件并没有完全遏制医患矛盾的发生。以记者的亲身经历和对媒体报道的内容分析,西班牙医患矛盾大约存在如下几个焦点。

慢 诊

西班牙实施就医预约制度,凡是有社会保险的市民看病,一律要先电话预约,没有预约者无法就诊。但一般预约都要在二到三个星期之后,才得以看上病。医院给医生看病的时间为30分钟到40分钟一人。而西班牙医生一般都是慢动作慢作业,对一位病人的诊断往往都要超过这个规定时间。以记者本人的就医经历而言,如果约定中午12点就诊,几乎不到13点不会叫到你的名字。

有次我故意晚到30分钟,以为每次都要等一个小时左右,孰料这天恰恰准时,晚到30分钟患者取消就医,要去服务台重新登记预约。病患者总觉得不公,你医生可以晚就诊,病员晚到就要被取消。一旦取消重新预约,又是二个星期之后。如果脾气不好的患者就要发飙,不是动手就是动脚来发泄对医生的不满。但医生的理由是:这是医院规定,我只是执行者。

这仅仅是对门诊的问题。急诊也是常常会出现慢诊情况。记者一位邻居老大爷因心脏不适,叫了救护车去急诊医院。不说救护车等了40分钟后才到达,到达医院后一直在候诊室里等医生来就诊。但一个多小时过去都没见一个医生来,结果老大爷就在医院的候诊里与世长辞。医院的回复是,医生一直在忙,医生不能把手头的病人丢下不管。

老大爷家属有意委托律师朋友告医院,孰料律师朋友一句忠告,让大爷家属彻底灰心。律师称,类似这样的官司我打过不少于10个,但没有一个能打赢,这是医疗制度问题。因为是朋友,所以就忠告一句,不要兴师动众,浪费打官司的钱,要打准输不赢。如果碰上无法安抚暴躁心态的患者家属,将又是一起动手动脚的医患冲突事件发生。

记者一位西班牙友人也是因为救护车的晚到而耽误了抢救宝贵时间,死在救护车上。这位友人住在巴塞罗那郊外的豪宅内,某夜突感不适叫了救护车,但救护车足足等了1个小时候才到,理由是这郊外路不好找,豪宅的路名和号码在GPS显示错误方向,因此耽误了时间。律师检查了救护车GPS的记录,果然显示错误方向——真是命中注定住豪宅有凶险。

误 诊

由于医生误诊导致病患死亡或致残的医疗事故频频发生。对此类事件,患者家属认为是医生的误诊导致死亡,但医生从不会承认是误诊。倘若走司法程序进行诉讼,往往输得又是患者本人或家属,因为所有证据都在医院里,原告根本拿不出有利证据告倒医院。也因此导致动粗事件的发生。

俗话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医生也一样,没有对症下药的事件太多太平常,只是没有出现生命危险而已。所有的外科医生在动完手术后依据法律规定,要对家属进行手术过程的如实陈述。没有一位医生在陈述时会说,手术失败是医生的责任。而总是说,手术非常成功,是我当医生几十年来最成功的一次。我的朋友因车祸导致手骨骨折,在医院动了接骨手术。手术完后医生也对家属说套话“手术非常成功,是我当医生以来最成功的一次。”不料一个月后复查时发现问题,当时根本没有接好,患者无法抬手,还要进行第二次手术。二次手术患者加重痛苦,医院浪费医疗资源,而医生没有承担任何责任。好在我朋友是手臂受伤,无法动手,否则又是一起医患矛盾事件。

懒 诊

西班牙的民族懒懒散散世界闻名,各行各业的西班牙人都有懒散毛病,医生也一样。

举个简单例子,若到西班牙旅游只要注意观察大街上的公车司机在停站几分钟里也会拿出《足球报》快速浏览一下,看看梅西昨晚进了几个球,这样的行为不说在日本绝对是犯罪行为,就是在中国也绝对不允许,而在西班牙几乎可以常见。去年西班牙北部动车发生脱轨事件,就是司机在拐弯处应该减速而没有减,原因是他在看手机里的足球新闻导致出轨车毁人亡。

西班牙医生也有这样“忙里偷闲”的人。数月前我因颈椎疼痛去医院做理疗,正当我一面在照射红外灯光、一面靠着橡皮球治疗时,一位医生在空闲时将电脑打开,进入谷歌搜索页面,然后进入“阿里巴巴”网页查看耐克运动鞋的价格。我和医生正好是并排,因此他的电脑画面内容也一目了然。那位医生看我是中国人便问:在中国买仿冒耐克便宜不?等到他看完阿里巴巴网页后,再叫下一个病员:路易斯·洛佩斯在不在?估计那医生的脑子里还在盘算哪里的耐克便宜,要是那个路易斯·洛佩斯被他误诊,算他倒霉。

任何制度不可能完善完美到没有丁点瑕疵,即便制度完美,医护人员也不可能达到这个程度,因次医患矛盾也像社会矛盾一样出现、消失、再出现。好在西班牙是个法制国家,若认为走司法程序可以得到正义的伸张,那就请法官给个说法,西班牙民众如是说。

上述几点是记者在西班牙生活的耳闻目染,亲眼目睹。当然不负责任的人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的医生还是有极高的道德和医德,没有人为赚取回扣向病员推销各类药物。西班牙的医疗制度里,医生的处方药和自己的收入完全无关,因此也杜绝了医生收回扣的行为,因而杜绝了为回扣而产生的医患矛盾。

一位西班牙医生说,医疗制度不能产业化,一旦如此,病员就成了商品,那健康也成了买卖的对象。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