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32018
Last update二, 13 二 2018 10pm

 

重返乡村的现代困扰

欧洲社会在城市化,1871年德国十万人以上城市只有8个;1910年达到48个,占人口21,3%;现在百年后达到81个,而在乡村生活的人口仅占15%。当然,农村生产力在这百年中也起了根本变化。1900年农民占人口38%,1个农民只养4个人;2003年农民占人口的2,3%,1个农民可养127人。于是,人们将眼光都留在城市,却遗忘了传统的乡村。在进入现代化的今天,人们忽然想起那自然的乡村生活,但又被现代社会所困扰。人口稀少的乡村如何进入现代社会,又成为人们的议题。


还相信自己身边的人吗

—— 记德国埃斯林根四人被杀案

耶稣受难节奇案

复活节前夕,耶稣受难节。
埃斯林根,位于德国南部斯图加特工业区的一个富足安静的小镇,两万人口。上午十点四十二分,在一幢位于墓园街的米黄色楼房里的一位青年打电话报警,说他父母和两个姐姐被人枪杀。他叫安迪,是中学生。打完电话他就跑到街上

欧洲议会2009年大选揭晓

在7日的德国选举中,基民盟获得42个席位,尽管与上届相比掉了几个,但还是保持最高,与预计的结果相仿。尤其巴伐利亚的基社党,因为去年州大选惨败,如此预测基社党都可能过不了5%界线而出局,这回居然获得6%。社民党只获得23个席位,从上届的30.7%惨败到21.5%,是社民党欧洲大选历史上的最低点。社民党将这次惨败归咎于德国选举参选率太低,据统计,60岁以上者选基民盟的达48%,选社民党的仅25%,而这次不去参加选举的多为年轻人。绿党获得14个席位保持现状,可见绿党有比较稳定的选举圈。只是这次选举中社民党如此之差,以至在今年九月的大选中想实现红、绿、黄三党执政的可能性更小了。自民党获得12个席位,是自民党欧洲议会选举以来的最好成绩,也证实该党将重心放在中产阶层是成功的。这样坚持下去,今年的德国大选很可能实现黑、黄联合当政。即使没有成功,问题只会出在基民盟。左翼党获得8个席位,可见有稳定的选民圈。这次经济危机中左翼党没有获得好处,在九月的德国大选中也很难像上次黑森州选举时有一番党派角逐的作为。

诞生在难民营的德国总统

5月23日在柏林举行的联邦大会上,克勒(Horst Koehler)在总有效票1221票中以613票、即50,2%的绝对多数险胜而续任联邦德国第13届总统,任期到2014年,主要票源是基督教民主党和自由民主党。这次与他竞选的是社会民主党女政治家、柏林自由大学政治学教授史旺,而且她在2004年的总统竞选时就已经是克勒的对手。

德国外交部报告:捐助纹川大地震

德国社会捐助纹川大地震灾区

去年四川汶川发生大地震,不仅牵动了海内外华人的心,也牵动了德国社会民众的心。大地震发生后,德国外交部长Steinmeier亲临灾区,考察灾情,并对灾后的学校重建作下了经济援助的许诺。值大地震一周年之际,德国新闻界对这一年前发生的悲惨事件又作了回顾和报道,德国外交部于5月12日作出了德国社会救援四川地震灾区的周年汇报。

根据一年前德国外长的许诺,德国将投资360万欧元重建灾区的八所学校。在外长的号召下,德国经济协会APA的亚太委员会、文化协会外国工作组、BASF化工公司、Bosch电器公司、奔驰汽车公司、蒂森钢铁公司、莱茵TÜV纷纷参与了这一项目。这八所学校中的大部分学校可望在今年秋季开学时能够正式启用。除此之外,德国企业与个人还捐助了总额为1000万欧元的钱与物资。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