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82018
Last update二, 14 八 2018 10pm

 

伊丽莎白国际音乐赛获奖者花絮

今年比利时伊丽莎白国际比赛,有史以来第一次为大提琴举办。为半决赛选手协奏海顿协奏曲的乐队指挥是1991年伊丽莎白钢琴比赛头奖获得者。由此回想起一些伊丽莎白比赛的老故事。

从钢琴赛到音乐赛

1991年获得第一名的是23岁法国钢琴家弗朗克·帕勒(Frank Braley),法国钢琴家获第一名已属罕见,更罕见的是,他以贝多芬的《第四钢琴协奏曲》作为决赛曲目赢得头奖。得奖后,他火红了一阵,但随后呼声逐渐消减。原因在于他不属炫技型,风格偏内向,有时演奏时甚至有心理障碍。记得有次来与我们合作“拉二”,排练时有一个段落听出他有负担,排练后他不断反复在台上练习那个段落,按说应该练得烂熟了,可到了演出时,还是没甩掉心理包袱,磕磕绊绊差点砸在台上。长江后浪推前浪,每年涌出的一批批年轻选手都各怀绝技,很快把前浪冲到观众视线之外。像他这样不会煽情、技术又不属最过硬的,就不再光彩夺目。如今他在一个室内乐团任音乐总监,很少演奏大型协奏曲,更多出现在室内乐音乐会。


警察,暴力受害者

自古以来,人们看到警察都比较胆颤。19世纪时警察Polizei只是指政府机构,政府的各个局(如劳工局,登记局、社会局、教育局)都称为Polizei。史称德国19世纪是Polizeistaat(警察国),这不是今日意义的“警察”,而是表示通过行政管理来维持的国家。负责维持社会秩序的局,社会秩序不易维持,执行者经常需要使用暴力,于是逐步在人们的心目中,Polizei成了国家暴力的象征,以致许多其它局过后只能改名为Amt,唯有维持社会秩序的局依旧沿用原来名字Polizei,而且,那时就给警察设定了专门警服。

警察的威严是在上世纪的六八学运中被打破的。学生们造反有理,冲击议会,冲击法庭,还敢与警察对打。当时最著名的是德国前外长费舍尔在大街上与全副武装的警察对打,警察居然被他打翻在地,他骑在警察身上,整个情景被记者全程录下。

旅德外国移民的心境

4月16日土耳其举行宪法修改公投,修改的最核心部分就是加强总统权力。按照西方媒体分析,这次宪法修改使已经比较专制的土耳其政府走向更加专制。公投结果,宪法修改很悬地以51,4%获得通过(还有政府舞弊),但令人大惑不解的是,土耳其本土几乎所有大城市如首都安卡拉、经济金融中心伊斯坦堡都没有通过,而恰恰生活在欧洲民主国家的土耳其人投票,却获得明显通过。例如在土耳其的海外大本营德国:

Dortmund 75,9%,Düsseldorf 69,6%,Stuttgart 66,3%,
Mainz 64.5%, Köln 64,1%,München 62,7%, Hannover 58,6%,
Frankfurt 57,8%,  Hamburg 57,0%,Berlin 50,1%

土耳其本土的年轻人比年长者更反对宪法修改,而土耳其的海外移民情况却相反。这令人不得不深思移民及其移民后代在德国社会的融入情况,因为来自其它国家的移民也会有相似现象。

惊心动魄的法国总统大选(新视角)

法国总统大选,牵动了法国6700万民众的心,也牵动了德国政界和民众的心。电视上天天报道,天天讨论,人们担心刚过了2016这个黑天鹅年,2017年巴黎的埃菲尔铁塔上再放飞出一只黑天鹅。在这特殊年代,欧洲民众听到大选就心惊肉跳,不知又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件。

终于,人们焦躁等到5月7日,20点整,法国政府公布大选初步结果: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以65%获胜,将当选为法国第五共和的第八任总统。

这次法国大选确实很悬,是法国总统大选历史上最悬的一次。法国的政治生态类似于德国等欧洲国家,所有大选都在右翼的保守党Les Republicains(共和党)以及左翼的工人党Parti Sicialiste(社会党)之间展开,这两大党也是历史形成的全民党。结果也是两大党交替执政,本届法国总统奥朗德就是社会党,上届萨科齐、前届希拉克是保守党,再前届密特朗是社会党。

德国学校教育的喜与忧

国家的未来靠孩子,孩子的未来靠教育。德国应当是非常重视教育的国度,18世纪末洪堡提出的“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教育方针后,为德国19世纪科技、从而工业起飞奠定了人才基础。但到了欧洲现代,尤其经历六八学运,“自由”成了口头禅,放任自流也成为孩子教育的主流,导致德国学校教育质量逐年退化,尤其在数理化领域。2000年德国首次参加国际学校教育评估PISA(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考生为15岁,分阅读、数学和自然科学三项。在31个参赛国家中,德国学生阅读名列第21名(前五名:芬兰,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爱尔兰),数学第20名(前五名:日本,南朝鲜,新西兰,芬兰,澳大利亚),自然科学第20名(前五名:南朝鲜,日本,芬兰,英国,加拿大)。德国孩子这样的成绩震惊全德,德国《明镜》杂志封面文章就是:德国孩子太笨?

德国社会开始重视中小学教育,分析教学质量差的原因,还派代表团赴芬兰取经,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方案。自此,德国学校教育逐步缓过气来,PISA成绩也年年上升。2016年已经有全世界72个国家参加PISA评比测验,德国获得阅读第11名(前五名:新加坡,香港,加拿大,芬兰,爱尔兰),数学第16名(前五名:新加坡,香港,澳门,台湾,日本),自然科学第16名(前五名:新加坡,日本,爱沙尼亚,台湾,芬兰)。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