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德国救助难民不惜代价

在叙利亚危机中,德国接受了大批战争难民,现在正全国动员和统筹,全力以赴地安置他们的在德生活。

不能让难民子女成为“失落的一代”

10月2日,德国议会文化委员会的讨论中,即对德国外交部递交的“德国外交部文化与教育政策报告”咨询会上,执政党和反对党出乎寻常地为安顿叙利亚难民和处理叙利亚危机达成了四项共识:

一、德国政府迫在眉睫的工作,是要全力挽救难民的孩子,给他们提供学习德语的条件,以便让他们尽快进入德国学校,进入正常学业。有能力进入德国大学的叙利亚难民子女,国家提供给他们全额奖学金——总之,决不能让一个难民的孩子失学,让他们成为“失落的一代”,他们享有与德国孩子同等的就学权利。


零距离接触难民一家

三十二岁的阿富汗小伙子Samanian,今年五月带着妻子和四个女儿背井离乡来到德国。Samanian受过高等教育,出过一本诗集,还讲一口流利的英文。德国军队撤离阿富汗之前,他是为德国驻军服务的战地记者。撤军已有两年,由于受到恐怖分子的威胁,德国政府对曾经为驻军服务的五百名阿富汗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用飞机把他们接到德国,分派到南德一个美丽小城市。德国军方派专人协助安家,而且政府支付房租和生活费,资助Samanian参加为移民开办的德语班和之后的Umschulung(职业培训)。比起那些辗转多国来到这里的普通难民,他们一家受到的简直就是礼遇。

来德后的几个月里,Samanian一家一直住在难民营。他苦恼着女儿们无法上学和幼儿园,只能进临时的难民儿童班,在那里根本学不到几句德语。老大已经八岁,要上学一定得有正式的住址,可难民在德国找住房比登天还难啊!不过Samanian真是幸运儿,八月份终于遇到了一位同情他们一家的房东,愿意出租房子给他们。九月一日,他欢天喜地地举家迁入了新居。房东是我们的朋友,这段时间外出度假,出租房有一些东西要修理,请我们帮一下忙。这样,我们就来到了Samanian的新居。

外国劳工在德国

前来德国的外国人越来越多,仅仅2013年全年,德国就迎来122,6万外国人,他们大多数、即82,6万人来自欧盟的其它国家。

德国从排斥外国人,到现在必须接受许多外国人,因为德国的人口在严重萎缩。据估计,20年后德国将减少730万工作者,到2050年德国人口将减少1200万人口。所以,德国新移民政策是尽量创造条件来吸引外国人前来德国。最早是对指定的计算机等专业领域,可以发放一次五年的工作居留许可,所谓的绿卡。而现在将这一繁琐申请也取消了。只要一个人的年薪超过4,76万欧元,便可以在这里就业和获得居留许可。

而在欧洲许多其它国家,经济问题远比德国严重。最令人担心的是,年轻人失业率偏高——失去年轻人,就失去了这个国家的未来。所以业界称这些失业的年轻人是“失去的一代”。例如观察18-24岁的青年就业情况,整个欧盟平均失业率为23,5%,而经济差的国家问题更严重,如西班牙53,8%,希腊49,3%,意大利43,3%,葡萄牙33,3%,法国24,3%——德国青年失业率仅7,7%。

叙利亚难民历险涌向德国

这个世界是一个不幸的世界,战乱、饥荒,一个个人为的灾难。但值得安慰的是,这个世界还是有许多充满人性的国度,还是有一批充满爱心的民众。在中东,值得一提的是黎巴嫩——一个人口482万的小国,接受了115万难民。在欧洲,德国与瑞典成为最大的两个难民收留国。

  据2014年联合国统计,全世界共有6000万流亡者,其中,1950万离开家园,3820万在本国流亡,180万流亡国外。最多的是来自非洲和中东 ——如此巨量的流亡潮,达到二次大战后的最高潮。他们大都通过地中海的水路涌向崇尚民主人权、从而和平富裕的欧盟国家。但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坐着陈旧、超重的船只渡过地中海,许多人就这样葬身于大海,仅仅今年来就有2300名罹难,还有35万正在试图这样前来。

  今年九月初,一艘只能承载10人的橡皮艇,居然乘坐了17名叙利亚难民(每人支付2050欧元给蛇头),试图从土耳其渡过地中海前往希腊的Cos岛,即前往欧洲大陆。没想到途中橡皮艇倾斜,多人坠入大海。次日,在土耳其的海滩上发现坠入大海的一位三岁男孩的尸体:穿着红色衣服,脸半埋在沙里,两手向后(下图)。该照片从土耳其传出,转载在一个英国网页,再以此传遍全世界,成为流亡者悲剧的象征,引发了欧洲社会的人道危机。意大利报纸Republica评论:这张照片让全世界沉默;西班牙报纸Periodico评论:欧洲在走道德下坡路;英国报纸Independent责问:叙利亚孩子的照片能改变欧洲的难民政策?难民政策相当苛刻的英国政府发言人也不得不表示:这张照片确实令人震惊。

  叙利亚因为当政者的权力之争而引发内战,但还没有导致流亡潮,三年前在全世界的难民输出国还排不上前30名。后来发生“伊斯兰教国IS”的屠杀,发生流亡潮,现居于世界第一。今年八月底,1.7万叙利亚流亡者通过各种渠道进入欧盟的东大门匈牙利。根据欧盟的都柏林条约,难民首先进入哪个欧盟国家,这个国家就有义务安置和处理这些难民。但匈牙利不愿承受这样大的难民负担,也没有任何一个欧盟国家愿意分担——所有欧盟国家都以种种借口推托接受难民。但这么多难民总得安置,不能看着他们走向死亡,对人的救援是超越国界、超越民族和超越文化的首要大事。

博客写手对决德国最高检察长

政府对决新闻界,官军再度折兵沉戟。

2015年8月4日晚,德国司法部长H.Maas在征得总理同意后正式宣布:德国最高检察院检察长H.Range就地免职,提前退休。该解职令过后获得了德国总统的确认。而这场政府丑闻的起因,是最高检察院居然要以“出卖国家罪”来立案调查一个私人博克,被德国社会群起而攻之。

为了加强反恐,今年初德国宪法保卫部(相当于安全部)决定,要扩大对网络信息的收集。但这对普通网民而言,他们的网上私人信息将受到政府监控,那是公然侵犯公民的隐私权。

以网上信息保护为主要领域的德国著名博克netzpolitik.org,通过宪法保卫部的内部关系而“非法”获得这一文件。2月25日,该博克居然将这一国家机密文件直接放到网上公布于世。宪法保卫部恼羞成怒,3月25日向柏林州警察局递交刑事起诉申请。警方一看到这是在追究新闻媒体的刑事责任,岂敢轻举妄动,压制新闻媒体是德国社会的禁区。申请压了几周后,警方将申请转给最高检察院,希望检察院对此有个说法。最高检察院接到这个烫手山芋只能沉默装蒜。事实上,这之前检察院就类似情况追究《南德日报》和《明镜周刊》的刑事责任,最后都不了了之。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