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2018
Last update日, 14 十 2018 4pm

 

德国房地产暴涨

人口城市化·房贷低利息
房产,既是一个人生存的基本空间,具有实用性;也是一个人财产的主要部分,具有投资性。所以,有史以来房产一直是全社会最关注的领域。传统的许多德国人,辛勤工作一辈子,最后就留下了一套还清房贷的私房。如果说,以前的私房购买主要是为了自己居住,整个房地产的发展缓慢,许多普通平民和青年还是以租房为主。而新世纪以来,房地产市场作为市场经济的一个领域,也随着德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状况的改变而变化,老百姓的购房文化今非昔比。

据统计,现在在网络上寻找购买住房的量是十年前的8倍,而寻找租房的量只有4倍。例如德国西南部的弗莱堡,现在的年销售住房量是40年前的加倍。德国近期的买房热并不完全是被商人炒热的房地产泡沫,而是出于多重因素。

首先,上世纪的经济国际化引发了工业国家经济结构的改变,简单的流水线式的产业更多移向了低劳动力成本的国家,如东欧和亚洲。德国本土的企业更多转向高技术和管理层,尤其促进了服务业。从交通和总体环境而言,这些企业更多集中在大城市,从而大城市的人口剧增。例如法兰克福在近五年中人口增长9%,全城几乎没有空关的租房。一个出售房屋的广告,四天之内就会引来上百人来看房,几天后就被售出,人们根本没有时间去仔细考量该房是否值这么多钱。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自“德国新年事件”之后,去警察局登记的妇女已有一千几百人之多,全国各地的城市都有,人数还在不断增加,几乎都是受到难民的强奸、人身污辱或被抢劫被偷盗,还有个别人失去了性命。但科隆市一清真寺的教主在电视里公开说:“德国新年事件”不该由难民负责,而责任是应由那些穿超短裙的妇女负责。也就是说:是因为穿了超短裙,人家才想强奸你或调戏你的。

因为这话,德国一位绿党政治家将他告上了法院。一是新年之夜,那么冷的气温,根本没有妇女穿超短裙;二是每位妇女穿什么服装,完全是个人的自由,这不意味着男人就该去干坏事。

这位教主肯定是最喜欢让每位妇女从头到脚地蒙黑袍、只露两只眼的。这样的教主,能教给他的信众们什么好话?

防不胜防的是:一位妇女在一安静之处刚把汽车停放,突然背后受到一位难民的人身侵犯,有的甚至无原缘由地被一刀毙命。

由于这种新闻报道每天都有,很多居民都只愿意猫在家里,不敢出门、不想上街了。以前,去街上散散步为了健康,已成习惯。而这习惯由于害怕,说改就改了。这么一来,肯定给各商店的营业额减了不少。但很多年轻的居民必须工作或上学,早出晚归的大有人在。以前夜里单独等公共汽车或独自骑自行车时,街上没有一个人,却丝毫无胆怯之心,更不会发生什么险恶之事。但如今,可说不准了。

德国华人《黄河大合唱》音乐会

为了不能忘却的记忆
201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也是人民音乐家冼星海诞辰110周年、逝世70周年纪念。冼星海不仅是中国伟大的作曲家,更是我们海外华人的典范。

70年沧海桑田,时代巨变,不变的是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信念和海外华人的一腔热忱。2015年12月19日,由德国华人联合合唱团主办的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暨黄河大合唱全球巡演第九场,在黑森州首府威斯巴登的休闲宫Friedrich-von-Thiersch-Saal音乐厅成功举行。建于1907年的休闲宫被德意志末代皇帝威廉二世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休闲宫。新古典风格的音乐厅华丽典雅,金碧辉煌,视听效果独一无二。

德国科隆除夕夜事件

德国最初的方案——凡是住在市政府的房屋而超过了居住面积规定的居民,应搬出去让给战争难民居住。当这一设想很难实行后,当学校﹑仓库﹑大会议厅﹑空店面﹑私人旅馆等等凡能住人的地方都住满了难民之后,德国就在大面积的空地上加紧盖很多简易房,每个面积很大的简易房里一排排的全是简易单人床,如此将难民们安排居住在一起了。

至于那许多空了很多年的楼房为何不装修?政府当然仔细核算过:附近没有可以工作的单位,一般离公车站及各个局都太远——若非如此,那些楼房也不会空着多年了。连有汽车的德国居民都远离此地,又何况没有汽车﹑必须学习语言﹑等待居留的难民呢?笔者猜想:或许,政府还有另外的想法——很多简易房盖在一大片空地上,难民居住得比较集中,便于管理?但是否又会成为比利时那样的“坏事百生”难民村呢?

然而,新的问题就由这简易房而滋生了。

默克尔:新年献辞

亲爱的同胞们:早在一年前的2014除夕,我们就不得不回顾过去一年中,有太多的战争与危机迫在眉睫。其中有一些如非洲的埃博拉疫情已经从媒体头条中渐渐隐去;另外一些在2014年已经触动我们的现象,到今年依旧存在,可惜。这里包含叙利亚内战及恐怖组织IS的残忍谋杀。

在去年除夕之夜我曾说过:这些战争和危机导致的结果是,全世界难民数量将达到二战以来从未有过的程度。许多人可以用“死里逃生”来形容。毫无疑问,我们会帮助和收留这些来我们这里寻求庇护的人。

今晚我要重申这一想法,因为我们此前很少经历过,一年之内让我们言行一致地经历如此巨大的挑战,2015年正是这样的一年。所以我想在今晚这个除夕之夜首先说一句:谢谢。谢谢那些自发的助人热潮,脚踏实地来救助如此多的、许多是冒着生命危险而向我们寻求庇护的流亡者。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