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92018
Last update二, 14 八 2018 10pm

 

外国劳工在德国

前来德国的外国人越来越多,仅仅2013年全年,德国就迎来122,6万外国人,他们大多数、即82,6万人来自欧盟的其它国家。

德国从排斥外国人,到现在必须接受许多外国人,因为德国的人口在严重萎缩。据估计,20年后德国将减少730万工作者,到2050年德国人口将减少1200万人口。所以,德国新移民政策是尽量创造条件来吸引外国人前来德国。最早是对指定的计算机等专业领域,可以发放一次五年的工作居留许可,所谓的绿卡。而现在将这一繁琐申请也取消了。只要一个人的年薪超过4,76万欧元,便可以在这里就业和获得居留许可。

而在欧洲许多其它国家,经济问题远比德国严重。最令人担心的是,年轻人失业率偏高——失去年轻人,就失去了这个国家的未来。所以业界称这些失业的年轻人是“失去的一代”。例如观察18-24岁的青年就业情况,整个欧盟平均失业率为23,5%,而经济差的国家问题更严重,如西班牙53,8%,希腊49,3%,意大利43,3%,葡萄牙33,3%,法国24,3%——德国青年失业率仅7,7%。


博客写手对决德国最高检察长

政府对决新闻界,官军再度折兵沉戟。

2015年8月4日晚,德国司法部长H.Maas在征得总理同意后正式宣布:德国最高检察院检察长H.Range就地免职,提前退休。该解职令过后获得了德国总统的确认。而这场政府丑闻的起因,是最高检察院居然要以“出卖国家罪”来立案调查一个私人博克,被德国社会群起而攻之。

为了加强反恐,今年初德国宪法保卫部(相当于安全部)决定,要扩大对网络信息的收集。但这对普通网民而言,他们的网上私人信息将受到政府监控,那是公然侵犯公民的隐私权。

以网上信息保护为主要领域的德国著名博克netzpolitik.org,通过宪法保卫部的内部关系而“非法”获得这一文件。2月25日,该博克居然将这一国家机密文件直接放到网上公布于世。宪法保卫部恼羞成怒,3月25日向柏林州警察局递交刑事起诉申请。警方一看到这是在追究新闻媒体的刑事责任,岂敢轻举妄动,压制新闻媒体是德国社会的禁区。申请压了几周后,警方将申请转给最高检察院,希望检察院对此有个说法。最高检察院接到这个烫手山芋只能沉默装蒜。事实上,这之前检察院就类似情况追究《南德日报》和《明镜周刊》的刑事责任,最后都不了了之。

博洛尼亚学制改革

由于历史原因,欧洲没有统一的大学体制,例如英国是三级:学士、硕士、博士,而德国却是两级:Diplom/Magister和博士。各国之间的学位如何互相承认,在逐步走向统一的欧洲就显得越来越重要,因为欧洲不仅经济和政治要走向统一,劳工市场即人才交流也要走向互融。但因为学位不统一,便成为人才市场互通的重要障碍。于是,1999年欧洲29个国家在意大利的世界第一所大学博洛尼亚举行会议,签署了“博洛尼亚宣言”,各国决议在十年内大学体制及学位走向统一,即采纳英美的三级制:学士(3-4年)、硕士(1,5-2年)、博士。

这对德国更为重要。以前德国两级制,大学毕业基本被国外承认为硕士。但要读完硕士却不容易,许多学生已经读了四、五年,因为一门课不及格而被淘汰出校,结果连一份大学文凭都没有,给自己、给国家都造成损失。而将大学学习分成学士、硕士后,读完学士的可能就较大。学士毕业就可以进入企业工作。学习成绩好的,可以继续攻读硕士。这样对自己、对国家都好。

淡定的选举

一个中国朋友发了个段子给我看:

“美国佬夸耀的说,我们上午投票,下午就知道谁是总统了。中国人淡定的说,傻不傻啊,我们今天投票,去年就知道主席是谁了。朝鲜人蔑视地对美国人和中国人说,我们不用投票,小时候就知道了。日本人一脸囧像地说,我们一直在投票,就是不知道是谁当首相。俄罗斯人淡淡一笑,我们总统当累了当总理,总理当累了当总统。一个古巴人疑惑地看着各位,弱弱地问:哥,领导人还能换啊?伊拉克人大声回答说,能换,怎么不能换!自己不换,美国人给你换!”

抗议!从法兰克福到吕贝克

3月18日,法兰克福上空硝烟滚滚(题图左),让人想到了叙利亚或乌克兰战区。

本来是一个喜庆的日子,欧洲中央银行投资12亿欧元、建造四年、高达200米的双子大厦,终于竣工。作为欧洲金融的象征,欧洲中央银行本当搞一次竣工典礼,欢庆一番。无奈金融危机引起的欧元国财政危机的余波未平,希腊左翼党上台与欧洲及国际金融界频频作梗。更麻烦的是,许多“反资本主义”团体纷纷表示要杯葛欧洲央行的喜庆。所以欧洲中央银行决定,放弃邀请所有欧元国首脑前来,只是小范围内联欢一下。直到最后,只是邀请了25位客人。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