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32018
Last update四, 13 九 2018 7pm

 

博洛尼亚学制改革

由于历史原因,欧洲没有统一的大学体制,例如英国是三级:学士、硕士、博士,而德国却是两级:Diplom/Magister和博士。各国之间的学位如何互相承认,在逐步走向统一的欧洲就显得越来越重要,因为欧洲不仅经济和政治要走向统一,劳工市场即人才交流也要走向互融。但因为学位不统一,便成为人才市场互通的重要障碍。于是,1999年欧洲29个国家在意大利的世界第一所大学博洛尼亚举行会议,签署了“博洛尼亚宣言”,各国决议在十年内大学体制及学位走向统一,即采纳英美的三级制:学士(3-4年)、硕士(1,5-2年)、博士。

这对德国更为重要。以前德国两级制,大学毕业基本被国外承认为硕士。但要读完硕士却不容易,许多学生已经读了四、五年,因为一门课不及格而被淘汰出校,结果连一份大学文凭都没有,给自己、给国家都造成损失。而将大学学习分成学士、硕士后,读完学士的可能就较大。学士毕业就可以进入企业工作。学习成绩好的,可以继续攻读硕士。这样对自己、对国家都好。


抗议!从法兰克福到吕贝克

3月18日,法兰克福上空硝烟滚滚(题图左),让人想到了叙利亚或乌克兰战区。

本来是一个喜庆的日子,欧洲中央银行投资12亿欧元、建造四年、高达200米的双子大厦,终于竣工。作为欧洲金融的象征,欧洲中央银行本当搞一次竣工典礼,欢庆一番。无奈金融危机引起的欧元国财政危机的余波未平,希腊左翼党上台与欧洲及国际金融界频频作梗。更麻烦的是,许多“反资本主义”团体纷纷表示要杯葛欧洲央行的喜庆。所以欧洲中央银行决定,放弃邀请所有欧元国首脑前来,只是小范围内联欢一下。直到最后,只是邀请了25位客人。

难民营里:国际援助工作者的困惑

2015新年伊始,流感病毒在德国肆虐,我工作的国际援助组织为申报难民服务的近30人的部门,同时就有5个人病倒……我也随后发烧倒下。

退烧后的第一天上班是3月初的周五,本以为周末是接待申报难民相对轻松的时候。未料,竟然前后来了5次旅游大巴,送来200多位难民申请者。到我们晚班下班前21点50分,还开来一辆满载难民申请者的大巴。我们只能按规定,让大巴司机开回前难民站了!

黑客横行——德国议会通过网络安全法

今日世界已经到了网络时代,网络技术不仅深入到政治生活、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而且几乎垄断了这些领域。从最初的只是小民百姓通过英特网免费传递信件、浏览网页内容,发展到网上购货、银行汇款,经贸交流、文化交流,企业运作、机器控制,包括政府部门、甚至军事领域都以网络为基本交流媒介。正因为网络对生活越来越重要,网络安全就显得重要起来。如果网络瘫痪,或有人通过网络作案,则马上会影响到整体的社会生活。

随着网络技术的普及,网上黑客(Hacker)也应运而生。仅仅所扩散的各种病毒现在就多达2,5亿个,每天还要增加30万个,就不知谁在那里资助生产这么多病毒。软件公司刚刚开发软件,堵住现有的病毒或被黑客袭击的漏洞,黑客们又制造出新的病毒,击开新的漏洞。黑客如此专业化、职业化,即时软件专家、教授都被搅得一筹莫展,精疲力尽。而且麻烦的是,因为网络的国际化,黑客也国际化,攻击这个国家的网络,还不知犯罪者坐在天涯海角的哪个国家的哪个房间的计算机前。所以在网络犯罪上,犯罪者是没有国界的,而各国之间却有明确的国界,一国警方无法超越它国的领土主权。以至各个国家只能各自为阵,采取被动挨打的防范措施,很难主动追踪和搜捕骇客,从根本上消除病毒和袭击来源。

德国争议移民法—德国模式Vs.加拿大模式

新年伊始,德国绿党向议会递交了修改移民法的提案,认为时代在变迁,社会状况在改变,所以移民法也应当适应于新的形势,这使移民法的旧题之火重新燃起。2月5日举行议会讨论,在野的绿党、左翼党竭力要求修改法律,就连当政的社民党都有同感,唯有基民盟全力反对。联邦内政部长、基民盟的De Maizière(题图照)明确拒绝,认为现有的移民法已足够应付新的形势。

中世纪的德国是欧洲老大,一直延续到法国拿破仑崛起。德国除了自己疆土外,东欧、中欧的许多国家都是德国的属国,至少是德国各诸侯国的皇家在那里担任国王,东到捷克、匈牙利,西到法国南部、西班牙,中部的荷、比、卢。但德国近代的文化传统是文化民族主义,以至于1848年在法兰克福的德国首届民选议会讨论德国统一时,只容许说德语的国家加盟德国(小德意志方案),拒绝所有德国的属国们加入德国——送给德国的国土都拒绝接受。所以,德国本土从来没有想过要接受外国人。唯一例外的是19世纪德国工业起飞,劳动力奇缺,又没有边界,以至几十万波兰等国的农民工涌向鲁尔区。另一个例外就是二战之后德国工业起飞,也是劳动力奇缺,于是到周边国家招募大量劳工前来德国。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