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德国之声总经理被开除出记者无疆界董事会

德国公共电台德国之声总经理P.Limbourg刚上任,想开辟新的对华政策。经过一番准备后隆重访华,要与中央电视台CCTV合作,还表示德国之声的中文内容要尊重中国官方政策,却忘了德国之声的法定宗旨是自由之声,而不是生意之声。为了向中共示好,聘用 Frank Sieren为特约记者,在今年六四周年日发表Sieren文章,有为六四屠杀辩解之嫌,引起人权团体和德国媒体反感。为了贯彻他的新政策,今年七月他调离原中文部主任冯海因,八月又开除中文部女记者苏雨桐。


没有赤字的德国财政 Schwarze Null

近日,德国语言协会GfdS公布了2014年度德国媒体使用率最频繁的词:一、光的边界Licht-grenze:纪念柏林墙倒塌25周年时,在原柏林墙位置放置了8000多只白色气球;二、黑色的零schwarze Null:从2015年开始,德国将实现没有国家财政赤字;三、谢谢格策Götzseidank:2014年世界足球杯冠军决赛时格策射入关键的一球。

德国财政年年赤字,债台高筑,现达到国民总产值的78,4%,总额高达13000亿欧元。根据欧元国要求,所有欧元国的年财政赤字不得超过3%,累积赤字不得超过60%。就这么好的德国经济形势,德国财政赤字却年年超额,由此可以想像希腊、西班牙等其它欧元国的财政状况了。一旦遇上经济危机或金融危机,这些国家就倾家荡产了,因为欧元国的货币由欧洲中央银行统一管理发行,各国政府丧失了靠私自多印钱来抢夺全民财产以蒙混过关的机会。当然,这种国家财政赤字现象也是一种政治道德文化的衰落。德国战后从国家到个人都这么贫困,但量入为出,谁也没想过靠财政赤字来为自己或本届政府搞形象工程。直到社民党第一次当政后,就开始了连年财政赤字的历史,一发而不可收。

柏林墙倒塌25周年

很难想象,那堵坚实的水泥墙会倒。

1989年11月9日,这堵竖立了近30年的专制之墙,在刚刚欢庆完民主德国成立40周年之际,似乎感觉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轰然一声倒塌了。西柏林民众一片惊愕,东柏林民众万分激动,墙里墙外一片欢呼之声。当时,西德总理科尔还在波兰访问,西德议会还在波恩开会,都是在收音机里听到这一震惊世界的消息。西德议员们都不知如何才能表达自己的激动,议会终止讨论,全体议员默默起来,由衷地唱起了国歌:

统一、正义和自由,为了德意志祖国;
让我们一起为了这个目标而奋斗,
像兄弟那样团结起来,手拉手,心连心……

这是25年前的一幕。这次联邦议会讨论修改大学助学金法时,联邦教育部长J.Wanka在议会发言中开场就激动地说:她亲历了柏林墙倒塌的历史时刻,那一幕她永生不会忘记。这位当年东德大学的数学助教(博士),1989年东德公民运动“新论坛”发起人之一,25年后成为联邦教育部长——其实,现任总统高克、总理默克尔都是当年东德公民运动的直接参与者,25年后的德国政界最高层几乎成为当年东德公民运动者的天下,这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但这是经历突破专制、走向自由洗礼的一代,只有他们才最深理解自由的涵义和自由的代价。他们是德意志民族的财富。而西德本土政治家多是些没有道德感召力的职业政客。

德国国防部的混乱

2013年夏,基民盟的U.v.d.Leyen卸下劳工部长、转任国防部长,这位七个孩子的母亲是德国、也是欧盟第一位女国防部长。但当她尚未上任就有人告诫她:当心,国防部是个烂摊子!

人们想象中的国防部都是将军和士兵,都是在那里面对军事作战地图深究兵法。其实,德国国防部只是个大企业,整天围着订单转:今天起诉这家企业没有按时供货或供货质量太差,明天被那个企业纠缠要提高价格或推迟供货时间。所以十多年前媒体上还有传闻,说德国国防部亏损严重,应当要尽快申请破产。

德国:前所未有的教育投资

无论在国际还是国内,现代工业社会就是竞争社会。竞争的表面是政治与科技,竞争的深层是教育与人才。随着经济全球化,欧美国家的许多传统产业都移向了低成本国家,这对欧美国家提出了新的挑战,传统的经济结构与社会结构必须进入更高层次:从事传统流水线式作业的劳工市场需求越来越萎缩,社会需要更多能胜任经济全球化的人才。这从目前德国劳工市场的统计就可见一斑:德国受过高等教育的失业率为2,5%,受过职业教育的失业率为5%,而没有受过职业教育的失业率居然高达19-20%。

人才最重要的来源就是教育,所以这些年来,德国从政界到社会,呼声最高的就是全力提高教育质量,扩展受教育人数。这既是整个社会的需要,也是每个个人的需要。

今年秋季学期的入学率达到历史高峰,55%的高中毕业生直接进入大学学习。分析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两年前取消了义务兵役制,许多中学毕业的男学生本当去服兵役,现在直接进入大学;另一方面是八年前德国从以前的高中九年制全面实施八年制,以致今年刚好两届中学毕业生同时毕业。德国大学人满为患,更为紧缺的是大学生宿舍。许多入学新生找不到住房,只能去住私人租房,这又提高了那些城市的租金水平,城市如慕尼黑和科隆等大学生宿舍租金已经超过每月400欧元。由于物价上涨,原有助学金额有点欠缺。十月初德国议会举行讨论,采取什么措施才能尽快缓解学生的住宿与增长的生活费。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