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9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美国中期大选·两党共赢·佩洛西

11月6日美国举行中期大选,这也是特朗普当政两年后的一次选民对他政策的公投,公投结果将影响特朗普今后两年的执政内容和执政形式。这次参加投票的公民共有两亿人。
这之前美国共和党同时占有众议院和参议院的多数席位,特朗普的各项法律较易在众参两院通过。但这次大选结果,民主党获得众议院435个议员席位中的225个,共和党获得197个(失去28个),显然民主党胜选。但在参议院大选、即各州州长选举中,民主党获得44个,共和党获得51个,共和党胜选——两党各有胜负,但两党都对外宣称:他们党胜利了。
美国政治的两党制,略同于英国的两党制。两党中都有一个保守党(共和党),另一个在英国是自然形成的工人党,而美国的民主党则不完全是工人党,只是比共和党的保守性少一点。所以欧洲党派人们俗称黑党(保守党)和红党(工人党),而美国则称为黑党(共和党)和灰党(民主党)。


今天,巴黎属于死难者

11月11日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纪念日。在1914-1918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共有40个国家参战,德国、奥匈帝国、土耳其、保加利亚等,同时与英国、法国、意大利、俄国、日本、美国等作战,双方共有7000万人参战,死难1000万,受伤2000万,平民死难700万……这是一场欧洲浩劫,直到1918年11月11日德国宣布结束战争,即承认战败。该停战协议于11月11日11点钟正式生效,全法国各地教堂响起钟声,悼念死难者。直到1921年还在巴黎的凯旋门下安葬一位无法确认的死难士兵遗骸,两年后为他点燃长明篝火,也是纪念一次世界大战中死难的约140万法国士兵。

今年是一次大战结束100周年,法国巴黎凯旋门下举行盛大的、一个小时的纪念活动,来自全世界70多位国家首脑参加。而今天细雨绵绵,似乎在悼念1000万死难的战士。这些首脑有美国总统特朗普、欧盟主席容克、德国总理默克尔,俄国总统普京、土耳其总统埃多安 ……都是一次大战的参战国。而且也在11月11日11点全法国各地教堂响起钟声——德国、英国等许多教堂是在下午13:30同时敲响钟声,并在伦敦同时举行纪念,德国总统参加。

土耳其告急

土耳其地处欧亚中心,又是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分界,冷战时期成为东西方两大阵营都要争取的大国,最后土耳其还是投入西方,成为最早的北约成员。所以,尽管土耳其的人权状况不尽人意,所以土耳其争取加入欧盟30余年未被批准,但西方世界一直纵容着土耳其,土耳其得尽地利。

但埃尔多安担任总统后,要将已经世俗化的土耳其再度伊斯兰教化,人权状况越来越差。尤其去年以来,几十万异议人士被捕、被取消公职。埃尔多安声称,只要人民拥戴他,只要努力劳动,就能生活无忧。

欧美贸易战和解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整个世界被他搅得鸡犬不宁。为了减少外贸逆差,美国要对欧洲、日本、加拿大、墨西哥、中国等提高各种关税,可谓四面树敌,包括对它的盟国加拿大、欧盟等。各国对美国征收关税作出反击。例如欧盟对总额28亿欧元的美国商品(包括农产业)征收25%关税。特朗普随即加码,威胁对欧盟汽车及零部件征收20%关税。欧盟在向美国商务部提交的一份报告中警告称,如果美国征收惩罚性汽车关税,则欧盟将和其他主要经济体一同对此展开反制措施,可能涉及294亿美元贸易,占2017年美国商品出口的19%。

目前,美国汽车进入欧盟市场需缴纳10%关税,而欧盟汽车进入美国市场的关税仅为2.5%。汽车出口是欧盟最重要的生意,仅仅德国就贡献了全球超过20%的汽车出口量,是全球最大的汽车出口国。排在其后的日本约13%,美国7.2%,居第三位。

为了避免贸易战,今年四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都先后赶去美国与特朗普谈判,但都没有效果:默克尔太小心,马克龙进攻性又太强。六月,欧盟贸易专员马尔姆斯特伦(Cecilia Malmström)表示,欧盟愿意与美国合作,降低某些产品关税,但特朗普政府不予理睬,如期实施对欧盟钢铁与铝制品征收高关税。所以欧盟对美国的惩罚性关税也已经实施——这场贸易战已经开始,还要升级。

克罗地亚第一球迷

世界杯1/4决赛,克罗地亚对俄罗斯。
克罗地亚女总统格拉巴尔兴致勃勃地赶往俄国,要为克罗地亚的球员们助威。但她没有坐总统专机,没有坐商务舱,而是坐最廉价的经济舱。俄国政府闻讯后,作为国家首脑,邀请她坐球场看台的贵宾席,又被她谢绝,她更愿像一位球迷,与普通观众坐在一起,为克罗地亚球队欢呼、摇旗呐喊。整个120分钟的比赛,她时而开心,时而紧张,时而沮丧……

今年4月29日刚过完50岁生日的格拉巴尔,是克罗地亚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也是唯一的女总统,出身于克罗地亚西部靠海的一个小村庄,是典型的“乡村姑娘”,但他的祖父、祖母在二战中都是反法西斯者,二战后又成为反共产专制者。格拉巴尔17岁就作为交换学生赴美国学习一年。此后在大学攻读英语和西班牙语,毕业后又赴维也纳攻读德语和管理,赴美国华盛顿大学和哈佛大学攻读国际关系等。回国后先后在科技部、外交部任职,2003年竞选议员成功,先后担任欧洲关系部部长和外交部部长,直到2015年竞选担任总统。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