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22022
Last update日, 22 五 2022 12pm

 

国际风云

西班牙国王私生子案

西班牙老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于去年6月宣布退位,新国王由王储菲利佩接任。胡安•卡洛斯刚刚从王位上退下,马上接到“确认生父”的起诉状,一男一女同时向马德里皇家高等法院提交诉讼,要求卸任国王承认起诉者是他的非婚生子女。这个起诉在二年前同样发生过,但当时胡安•卡洛斯还是西班牙国王,依据宪法规定:国王在位期间不受任何形式的名誉侮辱和侵犯。法官认为,无论私生子为真、为假,都有损国王名誉,因此马德里皇家高等法院拒绝受理。时过境迁,如今国王已经退位,该法律已经不在胡安•卡洛斯身上生效,一男一女再次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这次皇家法院依法予以受理。

女性起诉者:英格丽•莎提娅奥

这个名叫英格丽•莎提娅奥的女性今年49岁,比利时国籍,据说这位比利时女性活了四十多岁,始终不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谁,她的母亲也从未告诉过她。而促使她状告胡安•卡洛斯走上维权之路的原因,完全是一次偶然,也是其母亲的一次口误,导致了她一定要作出了解真相、讨个说法的举动。

英格丽•莎提娅奥是位比利时的女权主义者,更是一位锋芒毕露的博客写手。她撰写批评政府以及政府官员的博文言辞犀利、语句尖刻,有极高的点击率,英格丽的粉丝至少有五位数之多,她的母亲也是女儿的粉丝之一。二年前当英格丽在媒体上看见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身穿猎装、手持猎枪,在南非捕杀非洲野象后得意洋洋地在死亡的野象前留影的照片后,怒不可遏。她当即撰写了数篇讨伐檄文,对胡安•卡洛斯的违法行为提出尖锐批评。一时间她的博客点击数陡然剧升,几小时内就突破五万点。然而出乎英格丽意料的是,在所有粉丝一致点赞之际,只有一个人反对,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英格丽的母亲。

母亲警告英格丽,你对任何人撰文批评我都赞成,唯独胡安•卡洛斯不行。英格丽很是纳闷,母亲为什么会提出这样要求?母亲开始不愿说,但英格丽不依不饶,终于逼母亲说出了真相。

母亲说,这是她隐藏了一生的秘密,因为英格丽的生父就是胡安•卡洛斯!是她和胡安•卡洛斯的三夜情后留下了英格丽这个纪念品。英格丽听后如五雷轰顶,这个使她愤怒、让她厌恶的西班牙老头,竟然是她的生父!冷静之后的英格丽没有为自己身上流着西班牙贵族鲜血而自豪,更没有为自己也可以成为西班牙王室一员而高兴。她当即作出决定,要向自己的生父胡安•卡洛斯讨个说法:一是让他承认40多年前由于风流成性留下私生子的事实。二是让胡安•卡洛斯作出对母亲的精神和经济赔偿。三是让英格丽受到西班牙公主的一切待遇。

在律师的帮助下,英格丽展开了一系列凌厉攻势。她先让其母亲在比利时的公证处作了他和胡安•卡洛斯有过三夜情的口述。英格丽母亲在比利时公证员面前作了如下陈述:

我今年已经80岁,应该比西班牙老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大三岁。记得那是在1965年12月,我一个人在西班牙南部格拉纳达黄金海岸度假。那天晚上,我在酒店的歌舞厅里遇到一位非常绅士的男士。他长着一对蓝色眼睛,身材高瘦,风度翩翩。我们在酒吧台上一见如故,当时我30岁,和男友分手已经5年,看到这样的帅哥马上就点燃了我的情欲之火。接着,我们就像其他一见钟情的少男少女一样,上楼、开房、做爱……

当时,我连这个帅哥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因为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享受性爱的欢快,我隐隐约约听他说已经31岁。我们一共在这家酒店度过三个夜晚。之后分手,分手之后这位帅哥的优雅形象还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回旋。这时我很想知道帅哥的名字叫什么,于是我去酒吧打听,熟料酒吧服务生告诉我,那位美男子是西班牙王子胡安•卡洛斯,他每年都要来此地度假。我听后一阵晕眩,既惊喜又意外,三夜情的对象竟然是西班牙的白马王子,简直就是电影里的情节。

那时我给自己定了一个规划:如果怀孕就让孩子出生,而且终身不嫁。虽然我不是名正言顺的皇后,但孩子毕竟是西班牙国王的亲子。英格丽母亲继续对比利时公证员陈述:我发誓,自那天之后,我没有和任何男人有过性行为,在三夜情之前我也没有过性行为。三夜情之际我没有服用过任何避孕药物,好像当时也没有避孕药。

比利时的公证处对英格丽母亲的口述作了公证后,英格丽就拿着这份“公证”,作为对胡安•卡洛斯起诉的证据。

男性起诉者:阿伯特•希门尼斯

这位叫阿伯特•索拉•希门尼斯的男子今年58岁,西班牙国籍,现住巴塞罗那市。早在2012年他就向法院提出诉求,称他是胡安•卡洛斯一世的私生子。理论上他应是长子,国王退位接替王位的应该是他阿伯特,而不是小儿子菲利佩。

但他手里没有像英格丽母亲描述的活灵活现的细节,唯一的一个过硬证据就是他那张脸,因为阿伯特长得很像胡安•卡洛斯。阿伯特还有一个自认为最硬的理由,就是坚决要求和胡安•卡洛斯进行DNA亲子鉴定。他放言:真货不怕任何鉴定。其次,阿伯特介绍自己的身世说,他在一岁时就被其母亲过继给他人,阿伯特母亲对过继者说,孩子的父亲就是胡安•卡洛斯,阿伯特母亲说完就人间蒸发了。至于她和胡安•卡洛斯在何时何地有过一夜情还是一段情,均无从得知。

当阿伯特和英格丽要求胡安•卡洛斯承认是其私生子请求后,二人自然成了同父异母的兄妹,也是同是西班牙和比利时两国天涯的沦落人,他们自己先决定进行一次“兄妹鉴定”。

比利时著名遗传学家加西曼亲自为他们进行基因遗传鉴定,第一次检验结果是,“两人兄妹关系的概率为91%”。但动用新的基因样本再做进一步鉴定时,前次的高概率结论被推翻,最终结论是:“两人不可能是兄妹关系”。加西曼教授实验所之后解释称,第一次鉴定结果是发现到两人“均具有西班牙人的共同基因特征”。但当阿伯特提供新的基因样本接受进一步鉴定时,最终确定两人“不可能是兄妹关系”。但这个“不幸的消息”并没有动摇阿伯特认定自己就是真正王储的决心。英格丽和阿伯特非同父异母的新闻在欧洲媒体上一经刊出,马上又成了各大媒体的看点和卖点。英格丽即刻发表声明称,与阿伯特有无血缘关系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胡安•卡洛斯有血缘关系。英格丽声称,她已经不再与没有任何关系的阿伯特进行往来,二是期待生父将遗弃49年的女儿接回皇宫。

同时,阿伯特也不甘示弱。他也撰文称,英格丽是他妹妹可以是也可以不是,而胡安•卡洛斯必定是他的父亲,不可以不是。胡安•卡洛斯必须承认现实,如果一国之王回避或否认这一事实,他的责任就是拿出血管里血液来承认他的轻浮和过失。2014年胡安•卡洛斯退位,阿伯特再次提出申诉,这次法院是依法受理。但出乎意料的是,二个星期后法院又退回了受理,理由是,阿伯特的诉求证据不足。

西班牙老国王私生子案件发展的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忽而二人是DNA鉴定的亲兄妹,忽而又是新DNA基因被推翻。而阿伯特的起诉也是一波三折,先是被依法拒绝受理,接着又是依法受理,然后又被依法退回。

西班牙王室反应

近几年西班牙王室也一直处在焦头烂额状态之中,主要是国王的行为被媒体揪住大作文章,尤其是国王猎杀非洲野象遭到世界人民谴责。2012年4月17日,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西班牙分会称,将取消卡洛斯一世在该组织担任名誉主席的职位。接着西班牙遭遇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全国400多万人口几乎一夜之间失去工作,失去房子,失去家庭。民众怨声载道,多次集会游行要求废除王室制度,把王室里的寄生虫赶到大街上去自食其力。紧接着,又是冒出老国王私生子一说,再一次把老国王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

王室也不得不面对世道上一切对王室的褒贬和毁誉,面对英格丽咄咄逼人的诉状和阿伯特坚决要求胡安•卡洛斯拿出鲜血和他作比对的要求。王室不得不出面声明,一切按照法律程序和法院要求行事,原告可以行使其法律赋予的权利,胡安•卡洛斯也有权在法律保护的框架下做出应对。

双方律师斗智斗勇

英格丽聘请的是具有欧盟各国诉讼资格的比利时大律师约瑟夫•简森,网民戏称是电影尼罗河惨案中比利时大侦探波罗的表弟。此人擅长诉讼民事案件,尤其亲子相认,遗嘱遗产等诉讼,凡他出庭的官司胜赢率在97%。这次他欣然接手国王私生女一案,没有把握他不会轻举妄动。

而国王胡安•卡洛斯当然聘请的是有马德里著名大律师罗伯特•冈萨雷斯为首的律师团进行反击。据说罗伯特的诉讼特点是后发制人、反败为胜。他常用的杀手锏是在二审或三审中出手致命证据,逼对方进入死角而败诉。由于是终审判决,对方不可能再上诉。据说罗伯特律师团的成员已经放话称,胜诉国王私生女一案轻而易举,尽管英格丽有其母亲的言证,但不足以证明这位“帅哥”就是胡安•卡洛斯,而法庭也不可能仅以英格丽母亲的言证而做出她就是胡安•卡洛斯之女的判决,最终还是要以DNA为重要依据。而胡安•卡洛斯有权拒绝“出血”给予验证,律师戏称,如果有100个或更多的人都声称是胡安•卡洛斯儿女,并都要求验血,那胡安•卡洛斯的血不出一天就要被抽干。

西班牙媒体评论道,以大律师罗伯特一贯低调稳重的风格,不会在事先抛出一些诉讼技巧面对媒体。但这次实属意外,是诱导对方误入诉讼歧途,还是另藏玄机,尚不知晓。而波罗表弟更不是吃素之人,面对对手抛出的言论如何分析、如何判断自有他的经验去论证。

两虎相斗、鹿死谁手,就在2015年可以揭晓。英格丽到底能不能成为老国王女儿?这个悬念看点始终有着巨大的诱惑力。若败诉,英格丽还是过她无父之女,仅是传说中西班牙公主的生活,而波罗表弟这位大律师的声誉也随之衰亡。若胜诉,英格丽能否堂而皇之入宫成为胡安•卡洛斯长女,王室是否因之上演一出西班牙版的“武则天传”?而因证据不足的“国王大儿子”阿伯特是否再次搜集证据也聘请波罗表弟为其诉讼,然后再把官司打赢,西班牙王室是否又会上演一出马德里版的《王子复仇记》?

一切都聚焦在二零一五。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