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风云

三八妇女节百年

今年是国际三八妇女节100周年。欧洲妇女运动的领袖人物是德国的蔡特金和卢森堡,最早提出要设立妇女节,也确实举行了几次妇女节,但最后定为三月八日是出于俄国的二月革命。当时正值一次世界大战,男士们都被派往前线,妇女们留守家园,整个社会为了战争而怨声载道。于是俄历2月23日(公历3月8日)妇女们举行抗议,导致俄国沙皇下野。想把皇位让给沙皇弟弟,被拒绝,于是俄国转变为共和国,由当时的保守党与社民党(孟什维克)联合组成临时政府,决定在同年11月举行大选,所以这是一场和平的革命。没想到列宁在德国的暗地帮助下,利用这一政治真空而发动军事政变,即所谓的十月革命。其实同年11月,因为反对一战而德国海军举行起义,德国皇帝下野而建立了魏玛共和国。

十月革命后在保加利亚共产党的建议下,苏联将三月八日定为妇女节,二战后又将这一节日推向东欧世界。正因为有这样的政治背景,欧美国家对三八妇女节都不是这么热衷,但又推不出自己的妇女节,所以直到1975年,才被联合国大会正式接纳3月8日为“国际”妇女节。

妇女节百年之际,各国妇女根据各国自己特有的妇女问题,纷纷举行各类活动。

德国自1982年以来女性社会活动家和政治家追求的目标,是妇女必须进入企业高层。但企业都是私有企业,谁进入企业高层是企业的内部事务。按照法制国原则,国家无权干涉企业的内部事务。所以,尽管议会中的社民党、绿党、左翼党都几次三番地提出这一要求,2011年德国妇女联盟发布的柏林宣言表示,德国所有企业的董事会都必须有至少30%的女性,因为女性必须参与企业对工资及劳工工作条件的最高决策,要改变德国的企业文化。但基民盟却坚决反对,国家不能这样粗野地干涉企业内政,加重企业负担。在2月24日的议会专家咨询中,专家们也再三警告议会,不能这样地去干涉企业,如果通过这样的法律还可能有违宪的嫌疑,可能又要引起一场不小的宪法法院诉讼案。

直到妇女节百周年前夕,基民盟还是与社民党达成妥协:从2016年元旦起,德国108个最大的上市企业必须至少保留30%的董事会成员由女性担任。如果一时找不到合适人员,则宁愿职位空缺。另外3500个大型企业,尽管没有这样的硬性指标,但必须限时制定出各自的具体方案,如何逐步实现女性进入企业的董事会、理事会、最高两层的经理。国家机构也必须逐步提高妇女在高层的比例。3月6日,联邦议会通过了这一新的法律(18/3784),基民盟和社民党同意,对这一法案最激烈的推动者绿党和左翼党,却投了弃权票,因为他们要求对所有企业、而不是部分企业实行,左翼党甚至要求,妇女在企业高层的参与量必须达到50%。尽管如此,这两党对自己的推动都非常满意,顶着基民盟的反对而在短期内通过了两项带有浓重社会主义色彩的法律:限定租房租金法和妇女在企业中的平等权法。

本届德国政府中,总理、妇女部长(题图照)、国防部长、教育部长等都是女性,所以各国妇女组织都将眼光对准德国。尤其是这次国际G7高峰会议将在德国举行,默克尔作为东道主,首次将妇女保护列入G7会议的讨论重心,震惊国际妇女界。今年又将举行非洲联盟大会,本届主席是南非女性Dlamini-Zuma。所以在妇女节百年之际,全世界35位著名女性——如歌唱家Lady Gaga,奥斯卡奖得主Meryl Streep,脸书总裁Sheryl Sandberg——联名致函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欧洲联盟主席Dlamini-Zuma,希望两人能致力于争取妇女权利。“当今许多地区的妇女得不到法律保障,得不到与男性同等的就学和医疗”“母亲将自己献身给她的孩子们,那是对整个社会的贡献”“如果妇女都能像男性那样容许拥有农业资源,全世界将减少1-1,5亿人口的饥饿”“提高妇女权利就是提高所有人权利”。

德国著名女演员、经济发展组织One的形象大使Maria Furtwängler也亲自致函默克尔,“今年G7高峰会议将在德国举行,您肩负着更大的责任,要将维护妇女权利列为全世界反贫困问题的中心。”“一个在非洲Sierra Leone分娩孩子的母亲死亡率,是德国的157倍!”

这次G7会议之后将在东非的Addis Abeba举行历史性的国际会议,讨论国际组织对可持续项目的资助问题,所以这次的G7事关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