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22022
Last update日, 22 五 2022 1pm

 

国际风云

欧盟难民与大逃港

为了应对地中海难民危机,欧盟委员会于5月13日前订出移民政策草案。德国总理默克尔也表示,要挽救难民、追查难民逃难根源并打击蛇头,并且呼吁欧盟成员国共同应对难民问题。

根据1951年联合国通过的《难民地位公约》第1条规定,难民是指因种族、宗教、国籍、特殊社会团体成员或政治见解,而有恐惧被迫害的充分理由,置身在原籍国领域外不愿或不能返回原籍国或受该国保护的人。

国际法确立的对难民保护原则主要有两个,即“不推回原则”和“国际团结合作原则”。前者要求,除非有正当理由认为,难民有足以危害其所处国家的安全等其他严重情形,任何国家不得以任何方式,将难民驱逐或送回其生命或自由受到威胁的领土边界。后者要求,世界各国在难民的接纳、安置、援助、保护、难民事务开支的分摊以及消除和减少难民的产生的根源方面,有责任加强团结与合作。

 

当然,理论上都好,但一到实际操作上,欧盟各国多少都有点推三阻四。包括德国在内的很多民众也对难民潮颇为反感。一方面是应对难民的人道危机,另一方面是来自本国民众的抗力和经济压力。那此次出现的难民潮原因究竟在哪?

2014年向欧盟成员国申请避难的人数上涨了44%,总共达62.6万人。欧盟统计局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叙利亚难民人数最多,仅德国和瑞典两国就有超过7万名叙利亚人申请避难。阿富汗难民是第二大群体,有41300人提交避难申请。科索沃位列第三,37900名向欧盟国家寻求避难。可见,暴力冲突和战争,比如持续多年的叙利亚内战,是产生目前难民潮的一个主要原因。有叙利亚难民表示,走在街上,就有可能炸弹从天而降。而北非局势的动荡也造成了很多居民涌入欧洲。而另外也有很多人因为饥荒或缺少经济机会而沦为难民。倘若不是走投入路,很多难民恐怕也不会冒着葬身地中海的危险逃往欧洲。

提到欧盟难民潮,我就想起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有将近100万名内地居民由深圳越境逃往香港的风潮。公开的文件里记载:“深圳历史上共出现了四次大规模偷渡香港,分别为1957年、1962年、1972年和1979年。1962年的逃港规模宏大。因为政策失误,大搞农业集体化和大跃进,造成了三年大饥荒,数以千万计的内地人死于饥荒和疾病。来自全国12个省60多个县的十几万人都涌往边境。港英当局当时开始实施“即捕即遣”政策。但由于香港市民与逃港者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许多逃港者与香港市民非亲即友,这项政策遭到普遍反对。很多香港居民暗地营救帮助,使很多人成功留在香港。另外,有许多知识青年在文化大革命爆发以后,为了逃避政治迫害而逃往香港。

国际社会称深圳河为中国的柏林墙。当时的中国领导者也意识到了光靠围追堵截是没有用的。为了更好的生活,哪里的人民都一样,是会用脚投票的。逃港潮也促进了改革开放和深圳经济特区的设立。之后,难民潮也就渐渐平息了。

再回到欧盟的难民问题。虽然各有各的苦难,但是难民的根源还是一致的。只要地区差距还如此巨大,只要周边国家的战火一日不停,人民还在忍受饥荒和不安,难民们就不会停止逃离,哪怕承受着死亡的威胁。近期来说,欧盟必须遵循人道主义原则,想出办法来安置越来越多的难民,同时处理好难民与本地居民之间矛盾。长远来说,恐怕还得增加对难民来源地的发展援助,积极参与解决地区争端。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