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22022
Last update日, 22 五 2022 1pm

 

国际风云

巴伐利亚的七国疯会

第41届G7高峰会议 —— 2015年6月7-8日
一年一度的七国峰会——美、英、法、德、意、加、日——今年轮到德国总理默克尔担任召集人,安排在德国召开。只是,年年峰会,年年抗议声不绝。伴随的是激烈的警民冲突,例如2001年7月在意大利热那亚举行的峰会,居然引来700多组织的30万人抗议,最后造成500人受伤和1人被枪杀。2007年6月在德国北部Rostock附近举行G8峰会,受到抗议如此之激烈,1000多游行人被捕,许多人受伤,实物损失更多。警力不足,急得政府只能调动军队,过后被视作违背宪法的行为,因为德国军队只准对外、不准对内。所以本次七国峰会,德国政府选择在远离慕尼黑100多公里(距离奥地利边境只有5公里)的偏僻山区,以此来减弱抗议行动。尽管如此,还是引来几万多人抗议。仅仅6月4日,在慕尼黑的游行队伍就达3,4万人。

之前总理默克尔多次在媒体表示,尽管这样的聚会花费较高,还是值得,几个工业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一年聚会一次,坐在一起坦诚地、深入地探讨共同关心的国际问题,共同寻找解决的方案。《南德日报》记者问她:即使七国领导人聚会,也可以安排在柏林的总统府呀。默克尔表示:“我们要给客人们展示一段德国非常美丽的地方。我们在这样的气氛下开会,这对形成高峰会议的结果很重要。”开会点Elmau宫殿建于1914-1916年,原是哲学家Johannes Müller私人宫殿,被评为世界上最好的25家五星级酒店之一。共128间房,为七位国宾平等地提供几乎一样大小的房间,以免给任何一位国宾有被歧视的感觉。该旅馆的通常价格是每晚526-772欧元。

德国警方早早防备,调用了1,7万名警察和防暴特种兵,3000名政府人员,奥地利又调来2100名警察增援。具体采取了五项措施:一、会议地点安排在海拔1000多米的山上,交通不便,所以真到会议地点抗议的只剩下7000左右;二、建起半径为30公里的监控区、8公里范围的“无人区”(约16公里铁栏栅),火车中断,高速公路受限,附近空中禁飞,连没有发动机的滑翔机都不得进入禁飞区;三、违背神根条约地设立德奥边境的边境检查,几天中共检查了35万人,其中有3500人被当场逮捕。还查出1056名在逃犯,10555人偷越国境者,对153人当场发出逮捕令;四、建立可容纳200名罪犯的临时监狱,调用17位检察官和100名法官驻扎在会议地昼夜值班。结果还算好,会议期间只有143辆车被毁坏、56人被捕、85人被刑事起诉;五、取缔在会议附近设立、可供1000位抗议者过夜的临时帐篷。组织者立即向慕尼黑行政法院起诉,法院判处政府败诉,取缔了政府禁令。

起先,政府还要禁止记者进入会议区域,遭到德国记者协会的强烈抗议。甚至为了防止示威者将路面的地下水盖搬走以阻止与会者车辆进出,警方不厌其烦地将B2公路上的1万多个下水道盖一一锁起来——真可谓防民如防贼。

这样大规模的民众示威与警方行动,会议举办点、人口不满2000的小镇Krün人满为患,方圆几公里的酒店、共1万多个床位全部爆满。峰会吸引来全世界5000多位记者,举办者只能将当地的一个溜冰场改建成新闻中心来安置这些记者和记者站。为了举行这两日的峰会,整个Krün镇的许多设施如火车站、市政厅、公路、酒店等都得整修,为此德国联邦政府拿出8000万欧元、巴伐利亚州政府拿出1,3亿欧元进行投资。根据纳税人协会估计,这次德国政府实际支出应当高达3,6亿欧元,仅仅花费在应付慕尼黑抗议活动的费用就至少100万欧元。因为抗议活动中经常会出现破坏现象,例如砸坏路上汽车、商店橱窗、踩踏农民田地等,所以德国外交部又与巴伐利亚保险公司签署保险合约,所有市民或村民因为这次峰会而造成的损失,读将由保险公司承担。巴伐利亚州政府又宣布,所有不在保险公司的保险项目中的损失,都将由巴伐利亚州政府承担。为了方便居民赔偿损失的手续,保险公司在小镇上设立专门的办公室,政府在工作日内设立18小时热线电话。应当说,这次峰会对仅有不到2000居民的小镇是一次额外收入,但对小镇中开设店铺的个体户却是灾难。那几天中,小镇与外界的交通全部中断,游客没有,以致镇上的饭店、咖啡馆等无人问津,许多店铺只能临时关门。当然,也有一些商家想从中渔利,例如警察去大批量的订饭,一份猪肝肉圆汤就要售价11,50欧元,警方认为这是暴利,与店家交涉。

抗议者有许多组织,通过抗议和游行来公开表述自己不同的诉求。主要集中在环保(挽救大气层变化)、救济(援助世界上的贫困者和难民)和反对与美国建立自由贸易区(TTIP)。反对再武装,反对政府对公民通讯的监控。还有许多反对政府动用国民的钱(3亿多欧元)来举行几个人的宴会。当然,在环保问题上德国各界、包括环保组织还算满意,尽管日本的反对,会议确定环保的目标:传统能源逐步过渡到再生能源(风能和太阳能),到2050年的二氧化碳释放量将下降到2010年的40-70%。而且将建立一个促进发展中国家能源转型的基金(每年1亿美元)。

比较激烈的抗议组织是为这次G7峰会而成立的“Stoppt G7-Bündnis”,就是要阻止G7峰会召开,认为7个国家要决定全世界命运,甚至都没有邀请联合国代表参加,没有这个道理。而且从经济角度认为,这个峰会不是为了更好地解决世界争端,而是为了更好地利用自然资源、更快地增长自己财富,完全是赤头赤尾的资本主义,是世界走向贫富两极的根源。这次最大的变动是取消俄国的参加。许多政治家认为这样不好,要与俄国对话,而不要对抗。德国外长却表示:高峰会议需要一个共同的基础,而俄国通过侵吞乌克兰的Crime岛而破坏了这样的基础。所以要到这样的基础重新建立后才能邀请俄国参加G8峰会。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