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22022
Last update日, 22 五 2022 12pm

 

国际风云

欧洲难民潮

欧洲败,伴随着难民潮;欧洲兴,更伴随着难民潮。据联合国统计,目前全世界的难民总数高达5120万人,86%出现在发展中国家。其中3330万人是在自己国家境内流亡,仅仅在叙利亚就有650万,哥伦比亚530万,刚果290万。而另有14%流亡出境,其中来自阿富汗250万,叙利亚240万,索马里110万——达到二次大战刚结束时的规模。这些难民最方便的流亡地当然是临近国家,世界上最大的三个难民接受国是巴基斯坦160万,伊朗85,74万和黎巴嫩85,65万。剩下的,大都涌向富裕的欧洲。前来欧洲的主要渠道是从地中海上过来,2014年第二季度前来的10,7万难民中,有7,7万名从地中海的海路而来,很多还没有到达欧洲就已经死难在地中海里,2014年达到3000人,引起了欧洲社会的道德危机。

2014年初意大利启动了人道救援项目“Mare Nostrum”,开船在地中海上巡视,发现非法移民的船只赶快提供救援,就此不到一年时间,救援了15万难民。但为了这个项目,意大利每月耗费930万欧元,希望欧盟各国能够分摊。没想到没有一个国家接口的。该项目延续到11月,只能终止。英国也提出可以派出舰队去地中海作人道救援,但前提是,救上的人不能全运往英国,而要欧盟各国分摊——所有欧盟国家全都装蒜。过后人道协会询问德国内政部长,部长解释说:尽管原则上来说意大利的做法是对的,但实际上,这样做法相当于给偷渡客提供了前来欧洲的桥梁。其结果是,强者获得成功,妇女、女孩来到欧洲的妓院,许多人淹死在地中海,而人贩团伙却获得了巨额暴利。所以,欧洲要统一行动。过后欧盟开始了Triton行动,每月只投资290万欧元。也是派船只巡逻,但目的是阻拦和恐吓试图偷渡来欧洲的难民和人贩。座落在波兰的欧盟边界管理总署、即防止偷渡来欧洲的部门,年预算额是1亿欧元。2013年欧盟投入大量资金启动边境信息系统Eurosur。因为欧盟加强了地中海上的边境管理,人贩团伙只能改变偷渡航线来欧洲,即从地中海的东部前来,航程更远,危险性更高,当然,Eurosur系统就失去了作用。

尽管欧盟各国都有义务接受难民,但真正成量地接受难民的只有五国,依次为德国、法国、瑞典、意大利和英国,占了整个欧盟接受难民总数的70%(2013),约有10个欧盟国家根本就没有接受难民。德国以前接受的难民数只占9%,现在高达35%,从而引起一系列的内政外交问题。

这些难民来到欧洲怎么办?欧盟唯有的法律依据是申请政治庇护,所以这些年来申请政治庇护的数量激增。2013年来欧盟国家申请政治庇护的人数比2012年增长29%,2014年的增长率更高。2013年6月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通过一项欧盟决议,难民第一步踏进哪个欧盟国家,该国家就要负责处理审核该难民是否留在欧盟或必须遣送回国,“以此可以避免一个难民同时在多国申请庇护”。但这样的政策,明显是在加重地中海岸的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的负担,因为大批逃来的都是从地中海上。能逃到德国等国的只可能通过飞机,那能有几人?

希腊自身难保,从来就没有想过审批政治庇护的事,以前整个雅典只有一个小小的移民局办公室,更别说安顿那些难民。许多难民把希腊当作跳板去欧洲内陆。他们在欧盟其它国家申请庇护时,根据新的欧盟法律,他们将被送回希腊审理。于是他们上法庭起诉,法庭判决不能将这些难民送回希腊,“因为希腊对难民不够人道”。这下便宜了希腊和难民,苦了那些欧盟国家,欧盟新法至少对希腊形同虚设。

进入意大利的难民数最高,但意大利不能像希腊那样无赖,只能接受。逐年累积下来,人满为患,也实在承担不起了。于是对那些难民管理放松,暗地希望他们继续向北流亡,最高潮时有2/3的难民离开意大利前往其它欧盟国家,这样又受到许多欧盟国家的责难。据最近欧盟信息,现在通过意大利而继续北行的难民下降到20%。

难民要去欧盟国家,视目的地国的生活条件和审批庇护的情况,要支付给人贩团伙不同的费用,尽管这些难民自己都不知道能否穿越浩瀚无际的地中海死亡线。各个欧盟国家的审批尺度完全不同,如意大利的批准率高达64%,德国26%,法国17%。审批的时间也不同。为此欧盟统一规定,审批时间“通常”为6个月,但很少有国家真这么做的,有的长到21个月,甚至根本就忘了处理,等了两、三年还寥无音信。

巴伐利亚政府曾埋怨德国难民总署,在那里搁置了16万个政治庇护案还没有处理。只要没有处理,这些难民就要各州供吃供住地养着。难民总署总裁M.Schmidt说,我有什么办法?案子得一个个仔细审核。该署2014年新增加300位工作人员,审核的庇护案超过年前的50%;2015年再增加350名工作人员。但庇护申请量的增长速度远超过政府人员的增长速度:2013年11,0万人,2014年17,3万人,2015年预计要达到45万人……执政的基民盟打算通过新法律,将东欧的塞尔维亚、马其顿、波斯尼亚-黑塞哥维纳算作没有人权侵犯的国家,这样难民署不用审核就可以拒绝。该法案不仅受到议会反对党的反对,就连联合执政的社民党都反对,看来法案只能夭折。

难民在各国的生活待遇更是不同。在希腊是人间地狱自不必说,在德国、瑞典等国的待遇最好,但也差于那里普通的社会救济者。欧盟为此通过决议,要求各国都要保障这些难民获得最基本的社会救济金,9个月后(以前是12个月后)就可以工作,要对孩子和曾受过体罚的难民特殊照顾,不准关押(企图逃往的)难民……该决定受到欧盟多国反对,欧盟只能撤回这一决议。欧盟又通过决议,要求各国的难民待遇大致相仿,该决议于2015年新年生效,估计也很难见效。

即使庇护申请被拒绝,法律上说,这些难民就不算“流亡者”(Flüchtling),而要立即离开这里。但实际情况是,由于种种原因,他们依旧生活在这里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所以给他们一个称呼“事实上的流亡者”(De facto-Flüchtling)。例如德国2014年上半年应当有14,8万人驱逐出境,而实际出境的只有5700人,都不满4%。难民署总裁叹道:希望这些人能自愿出境。如果不愿,就得动用强制出境手段,就要花费国家很高的费用,各地移民局也没有这么多人来做这样的事——于是,只能放任自流。所以,这些难民最好就不要入境方为长策。

迄今欧盟的难民政策问题重重,难民压力都加在这五个国家身上。所以2014年10月德国、法国、英国、波兰、西班牙内政部长提出改变现有的难民安置方式,无论从哪里入境,入境后按照各国人口比例,将这些难民分配到各国去,大家都来承担对难民的责任。这一提议首先受到人权团体的非议,安置一个人不是欧盟去分摊牛奶制品或农业资助的配额,要对一个人的生活、工作前途负责,哪有按照比例凭票分配的?本届欧盟新设立的欧盟移民负责人Avramopoulos也表示,“我看不出在可见的将来,有这样紧急的必要性来修改现有的欧盟政治庇护政策”。在他看来,怎样培养和协助这些难民、使他们对欧盟经济发展有所贡献,才是欧盟的工作重点——显然,德国等内政部长们的愿望又将扑空。

三十年前来德,德国人的口头禅就是“德国不是移民国”“德国的船满了”。现在,不是德国愿不愿意成为移民国,而是必须成为移民国,因为德国人口在下降。现在德国8062万人口中有5000万劳动力,到2030年只剩4000万。如果不移民,德国的船要空了。德国工商协会主席E. Schweitzer焦急地呼吁全德工业界:“我们需要每一位新移民!”据OECD统计,2014年有46,5万外国人移民德国,是2007年的加倍,成为美国之后世界上最大、也是最富有吸引力的移民国。

许多德国人以为,外国人在德国享用了德国的福利。这是一个错觉。据统计,现今德国生活着660万外国人,平均每人每年为德国付出3300欧元。即使新来的移民,半数以上都有工作,甚至36%的人有较高的学历。即使新进入的许多难民,对他们的付出远远低于人们的想象。对他们及他们的子女,德国政府投入大量资金提供他们学习,希望尽快融入到德国社会。2014年有20万外国人入学政府资助的语言班,及格率达60%。还投入4亿欧元资助有外国移民孩子的幼儿园,让孩子从小融入德国。在谋职上,为避免德国社会的偏见,逐步施行在谋职资料中不写姓名。

欧盟移民主管Avramopoulos已经将工作重点转入如何创造条件吸引全世界人才,至少要像澳大利亚、加拿大和美国那样吸引人。2012年引入的吸引科技人员的欧盟蓝卡做得很不够,迄今只发放了1万个,许多国家还没有真正施行。如果欧洲不给移民,到2020年欧洲将失去1500万劳动力,到2060年将失去5000万劳动力。“现在海湾国家和新加坡已经成为我们的移民竞争对手,南韩、中国都在向我们争夺人才。”“我们不要担心移民,我们还有更要担心的事情在后面!”

欧盟,一个史无前例的国家联盟。在谈到分配利的时候,是一个统一的欧洲;在谈到分摊害的时候,那就是28个各自独立的国家。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