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风云

西班牙校园血案

大凡在校园发生血案的新闻几乎都在美国,而且都是高年级学生所为。然而,这次血案不仅发生在欧洲的巴塞罗那,而且凶手是年仅13岁的孩子,他使用致命武器杀死一名老师,重伤二人。令人惊讶的是,他还有一个连环杀人计划和名单,全校老师都被列入死亡名单中。这个学生的名字叫马克·佩雷斯,2002年生于巴塞罗那。

马克行凶事件回放

2015年4月20日星期一,巴塞罗那胡安·浮士德中学上课时间是8点45分。马克的班主任安娜·冈萨雷斯正在点名,当点到马克·佩雷斯时无人应答。安娜问其他同学马克是不是生病,同学们回答不知道,因为最近一段时间马克经常迟到,而且沉默寡言不和同学交流,一放学就回家。安娜也注意到了马克最近一段时间学习成绩很不好,她让班代表路易斯通知马克来校后去办公室。

接下来就是安娜上西班牙语课的时间。大约到了9点15分,马克到达学校。与往日不一样的是,马克这天没有带书包,而是带了一个比书包大好几倍的旅行包。马克到达自己的教室后,没有向老师说明迟到的原因,而是旁若无人地直接进入自己的座位。作为班主任的安娜老师有点按耐不住发怒,立刻叫住马克。安娜不许马克进入教室,她让马克站在门口等候。

马克已经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当他听见安娜让他退出去在门口等待,他一声不吭只是用眼睛狠狠盯了安娜一眼,拿起旅行包就往外走。安娜觉得马克的行为有点反常,便问他:马克,你拿着这样大的包干什么?马克没有回答,径直走到门口,还顺手把门关上。安娜以为马克在门口反省,不以为然地继续给学生上西班牙语课。

安娜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退到教室外面的马克根本不是在反省,而是立刻引爆了他蓄谋已久的杀意。几分钟之后,马克的行为将引起全西班牙的震惊。马克在教室外面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动静,所有的教室都紧闭大门在上课。他立刻从大包里拿出强力弓箭,并将利剑上弦。接着又拿出一把尖刀插在裤腰带上。

准备完毕之后,马克一脚把门踹开,冲进教室。同时将强力弓箭对准安娜,大声吼道:安娜,你要向我道歉!道歉!安娜老师毕竞是位女性,从没有经历过被真刀真枪威胁生命的场面。她被马克突然的行为吓得一时手足无措。

马克没有听见安娜的道歉声,他用弓箭的箭头刺向安娜的脸部。箭头刺中安娜的左脸,安娜在惊恐之下大叫救命。安娜的女儿玛利亚正好也是这个班的学生,见母亲被马克刺中脸部,她奋不顾身地上前帮助母亲。此刻,马克用箭头刺进了迎面过来的玛利亚的肩膀上,两人顿时鲜血直流。上课的同学纷纷逃出教室,此刻在隔壁上课的男教师何塞·加西亚,听见安娜的呼救声马上赶来帮忙。何塞看见马克手持弓箭想上去夺下,但是何塞还没有接触到弓箭,马克扣下了射击扳机,弓箭的箭头不偏不倚射进了何塞的胸口。何塞捂住胸口,连最后一句遗言都来不及留下,当场倒地身亡。

此刻的马克像是一个杀红眼的刽子手,拿起大包又朝二楼教室奔去。他又快速装进了另一根弓箭,就看谁是他第二个箭下之鬼。正在上课的老师们赶紧把教室门紧紧顶住不让马克进入。马克随后去了一间储藏室,从包里拿出一个饮料罐,饮料罐里装满汽油。马克在包里寻找打火机和引火绳子,此刻一名体育教师哈维·姆尼奥斯赶到马克面前,马克即刻将强力弓箭对准哈维。但哈维非常镇静,他还叫马克冷静。哈维安慰他说,有什么不高兴的事情和我说,我一定帮你讨个说法,你不能再伤害人,你把弓箭放下……

由于哈维的镇静,也让马克冷静了一点,没有再继续把弓箭头对准哈维的胸口。哈维一边和马克对话,一边慢慢靠近马克。当到达近在咫尺之际,哈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手拿住马克的弓箭,并把他抱住。哈维是体育教师,力大无穷,而马克仅是13岁的小孩,被他一抱就像全身被禁锢在铁笼子里一样。此刻,其他老师立刻上前拿走了弓箭和大包。

马克被哈维老师抱住后,像受到很大的委屈一样嚎啕大哭起来。哈维问他为什么哭?他却不回答。

不一会儿,巴塞罗那警察赶到,马克被警察带走。由于马克年仅13岁,不能上手铐。令老师们和同学们惊奇的是,在跟着警察离开学校时,马克又显得非常镇静,他还面带微笑和他人招手告别,俨然就像个英雄人物从战场上凯旋归来。

马克被带走后,在场的老师都为哈维捏了一把汗。万一马克再次扣动扳机,哈维肯定是第二个遇害者。哈维老师说,此刻也是一种心理较量。如果他转身逃走,说不定马克真会射击。哈维把目光对准马克,反而让他感到畏惧。

一场校园凶杀案到此结束,以一死二伤的结果告终。事件发生后,许多学生、尤其是看见何塞老师死亡一瞬间的学生,都要接受心理医治,而且是一段很长的时间。

马克行凶事件的反省责任在谁

马克被警方带走,警方确认其实际年龄后,马上先将他送进巴塞罗那最大一家精神病院进行精神疾病的鉴定。专家称,对马克的鉴定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警方只得将马克送进青少年教养所看护。警方通知校方和家长,启动对马克平时生活习性、家庭情况、学习成绩、周边同学等诸多情况的调查和了解。在法院的许可下,警方搜查了马克的住房以及其他物证。马克在电脑里留下的日记和网络上的拷贝文件,让警方和老师都大吃一惊。

马克的日记这样写道:我仇恨这个学校,我仇恨这些老师,因为他们让我去学习,去看书,去背诵。这些人都要去死,而且是我一个一个把他们杀死。我会像希特勒杀犹太人一样,把这些老师们送进毒气室。马克房间的墙壁上,贴着各种纳粹图片,抽屉里也有不少同样内容的漫画和图片。警方还发现,马克有剪报的喜好,剪报的内容都是关于各国新纳粹的报道。

警方还发现,马克已经拟定一份杀人名单:第一批是12人,这12人都是他的课程老师。其中班主任安娜老师就在其中,而哈维被安排在第二批死亡名单中。但是何塞不在其中,因为他是代课老师,马克还不认识他。

此外,警方还发现马克在网页上下载的内容,都是西班牙发生过的杀人事件。例如:

1992年8月9日,西班牙马德里一名13岁男孩用石头砸死了他10岁的朋友并且掩埋尸体。  

1992年11月13日,西班牙出现第一列被视为纳粹种族主义犯罪的三个未成年人:三个孩子当年16岁,他们一起前往一家马德里南美人经常前往的夜总会射杀,杀死一名多米尼加人,射伤另一个多米尼加人。

1994年5月17日,西班牙格拉纳达一名14岁小孩,因为嫉妒他六岁的妹妹,将妹妹扔到沟里看着妹妹淹死。这名14岁少年被判处两年监禁,关押在少年看守所。但当他被释放之后,2001年他开枪打死自己的父亲和另一个兄弟,等等。

警方在马克的浏览器痕迹上发现,马克经常浏览纳粹党历史,希特勒的二战史。心理医生认为,马克每天沉醉在这些内容的同时,对他精神状态有很大的影响和刺激。校方与马克的母亲进行了长时间沟通后发现,马克母亲平时很少注意马克的行为。由于马克母亲与父亲已经离异,母亲有个男友经常外出约会,至于马克的思想、情绪发生何种变化,这个母亲根本不知详情。

二个星期后,马克的精神鉴定出来。精神医师认为,马克患有间隙性歇斯底里和精神分裂症。精神医师和马克进行交谈时,马克还滔滔不绝地对精神医师谈纳粹军医的丰功伟绩。马克告诉医生,他为行凶进行了三个星期准备,他攒下了母亲给他的零用钱买了这个强力弓箭。开始店家不售给他,要他由家长陪同才可以购买,但是马克死磨硬缠,结果店家只同意卖给他弓,不卖箭。最后是马克在一家旧货店买到了二支箭。

之后,马克天天在家练习射击,直到他认为可以百发百中为止。马克又在商店买了把硕大的厨房用尖刀。马克有刀有箭之后,他还要蓄谋纵火,买了大瓶汽油,准备在杀人后把学校烧掉。马克说,希特勒有“国会纵火”的事迹,因此他也要仿效。医生与马克的谈话后发现,他又早熟又幼稚,他的言论时而正常、时而荒唐,时而思路清晰、时而一派胡言乱语。

医生问马克,为什么没有向安娜老师射击,安娜是在他第一批死亡名单中。马克说,出门时他把保险机关上了。当他把箭对准安娜时曾经扣动扳机,但一时忘记打开保险,因此没有射出。他是想第一个就射杀班主任安娜,他一直仇恨安娜对他的严格管教。由于射不出箭,因此他只好用箭头刺安娜的脸。马克还说,他不想伤安娜的女儿玛利亚,因为玛利亚很漂亮,他很喜欢她。是因为玛利亚上来帮安娜,所以他不得不刺向玛利亚。刺伤二人之后,他才想起要打开射击保险机。就在刚打开保险时,看见何塞冲上来,他不假思索地对准何塞扣下了扳机。

医生问马克,饮料罐的汽油是准备纵火还是自焚?马克回答说,是想把学校烧毁,自己也烧死。他认为把坏人杀掉之后再自杀是英勇行为,他死后也是英雄人物,日本漫画家一定会把他的故事写进漫画里。医生问马克,名单上还有许多人没有死,你死了怎么完成你的计划?马克回答说,我的灵魂不会死,我的灵魂会把那些人一个个杀死……学校同学也回忆起马克在校时常常谈纳粹,谈二战的德军如何勇猛,还有就是日本漫画中的杀人事件,马克也是日本漫画迷,尤其喜欢看漫画里的凶杀事件。一说到这些内容,马克会变得极其兴奋甚至失常。但当时无论是老师还是同学,并没有把马克的课外兴趣会演变成杀人行为而有所警惕。

学校、社会、同学、家长都将引以为戒

马克行凶事件发生后,在西班牙社会引起了强烈反响,最可怜的是那位被马克射杀而死的老师何塞,来学校作为代课老师仅二周时间,就以身殉职。尽管学校为何塞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但人死不能复生,葬礼并不能安抚他妻子失去丈夫、他儿子失去父亲、他母亲失去儿子的痛楚。

而马克年仅13岁,没有担当刑事责任的能力,只能进入不良少年管教学校修读完初中课程。至于他初中毕业后能不能出来像正常学生一样踏上社会工作,届时还要对他的精神作严格鉴定。巴塞罗那教育局多次召开会议,就马克事件进行研讨。许多青少年问题专家,社会学专家以及心理医师认为,尽管马克的事件属于个案,但是学校、尤其家长没有注意马克在课余时间的爱好和行为,导致马克一步步加重病情。如果及早发现,就可及早采取措施,避免血案发生。

有的家长认为,应该给孩子自由活动的空间,不能多干涉孩子的隐私。专家认为,不干涉不等于不去了解,放任自由的结果弊大于利。家长必须完全知晓孩子的课余动向,尤其是现在的孩子们人手一部智能手机,网络内容对孩子的影响力、诱惑力极大。网络上的内容,孩子之间转发的短信,都可能是潜在的问题。家长在不干涉孩子隐私的前提下,也必须通过各种渠道想方设法了解孩子的兴趣爱好等等,西班牙不能再发生第二起马克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