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92022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国际风云

德国难民危机

3月22日,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发生连续恐怖袭击,国际机场与市中心地铁站先后遭自杀炸弹客引爆,超过34人死亡,逾300人受伤。到了21世纪,人类还是处处有灾难,按联合国难民署统计,截至2014年为止全球有约1440万名难民,主要来自非洲及中东国家,逃难到土耳其的有159万,巴基斯坦151万,黎巴嫩115万,黎巴嫩更是每五名住民就有一名为难民。事实上,发展中国家接收了86%的难民,而胃纳量极大、经济已发展的欧美国家反倒接纳非常少的难民。

但同时,从2010年至2013年,每年有约140万非欧盟国民循正常途径移民欧盟,这不包括寻求庇护的难民。2014年欧盟的5亿人口中有3300万移民,占欧盟总人口的7%,欧盟各国民基本上有条件接受外来移民。

人道的反应

到底难民问题如何开始影响整个欧盟的民意与政局?虽然叙利亚近年来烽火连天,但欧洲媒体远庖厨,眼不见为淨。谁知2015年3月摄影记者Nadia Abu Shaban在推特上分享一张照片,画面中的女孩看到男摄影“瞄准”自己,竟把相机当成武器,立刻高举双手,脸上的恐惧让人心疼(题图照片)。照片在网路上被大量转发,网友们纷纷表达不捨:“这张照片深深震撼了我”、“我哭了”、“无法想像孩子的童年没有玩具、只有炸弹及枪枝”、“战争正在摧毁孩子们的生活”、“枪枝与砲弹让地球成了人间炼狱。”

梅克尔在八月率先喊出德国愿开放接受叙利亚难民,此举引发大批难民潮加速涌向欧洲,再纷纷蜂拥冲往德国。接着2015年9月,一位叙利亚库德族3岁儿童在偷渡时死于土耳其与希腊之间的爱琴海海难上,男童幼小身躯伏尸沙滩的照片迅速席捲各媒体,意大利《共和报》说这是“让全世界沉默的照片”;英国《独立报》指“如果这些照片还不能改变欧洲对难民的态度,还有什么可以?”,此照片再度引爆全球对欧洲移民危机和叙利亚内战难民问题的关注。原本经济状况良好、社会稳定的欧盟中几个小国家,亦加入了救济难民。

2015年秋天,德国人在慕尼黑火车站、在各地热情欢迎难民,德国更给予逃离战乱的叙利亚人“首要保护”,这意味难民取得三年居留权后就允许把家人接来团聚。

极右派的反击

如同知道核能厂、核废料将盖在自己家旁时的反应,在难民营在家旁建起时,反对声随即此起彼落。随后在科隆跨年夜活动,发生有好几百名女性遭到以北非和阿拉伯背景为主的男子性骚扰、性侵。之后德国难民的传闻满天飞,一时无法分辨真假。有流言说难民盗猎天鹅,有的指难民偷走并烤了马来吃。传闻数量太大,新闻界无法先确定就仅注明传闻而报导出去,而事后都仅以小篇幅更正,造成难民议题像草木皆兵,而极右组织攻击难民案件也大幅增加。更有一名为伊斯兰国工作的叙利亚人,宣称已有超过4000名伪装成难民的伊斯兰国恐怖分子成功进入欧盟国家,德国公众对难民的态度逐渐被怀疑取代。

人们才注意到北非、中东等国陷入战乱后,上百万中东难民潮正由希腊、土耳其涌向欧洲,这让原已有经济压力的南欧各国担心难民带来的经济、治安与社会问题。从意大利、瑞士、法国、荷兰到瑞典,这一路的民众都升起排外情绪,各地右派政党以反难民的议题来鼓动民众的恐惧和不安情绪,纷纷借势强势崛起。有德国另类选择党、荷兰自由党、法国民族阵线以及在欧洲平均每人收容量最高的瑞典的民主党,人气都突然直升到两位数的支持率。

德国执政党持反对立场的内政部长Thomas de Maiziere在未经查证就说:持伪造叙利亚护照进入德国的难民比例高达30%。虽然事后面对左派党(Linke)的书面答询时,依2015年1月至10月的检查结果,仅有8%伪造叙利亚护照。但当时此话一出,使这项原已争议的政策引发更高的恐惧和不安。加上有报告推算,每一个成功申请庇护的难民,平均会再把4至8个家人接到德国,每个德国居民想到的是更沉重的负担,更高的税。

中间选民的抉择

依美国之音1月6日报导,2015年总计有近110万人向德国申请庇护,当中包括428468名叙利亚人、154046名阿富汗人和121662名伊拉克人。副总理西格玛尔表示,德国每年有接纳难民能力由80万到100万。2015年收容百万难民对德国各州已是极大的压力,如果执政党继续採取无上限的难民政策,真吓坏了许多原无特定立场的选民。

在二月德国选举三州的CDU候选人都一致与默克尔难民政策做切割,结果在西部的莱恩兰-帕拉提纳特邦,社会民主党SPD仍是接掌大权;在巴登-符腾堡绿党候选人Winfried Kretschmann以热情支持梅克尔的开放边界立场,说自己“每天都为默克尔祈福”,结果连任州长;CDU仅在东部萨克森尼-安哈特邦获胜,同时CDU在各邦的支持率都下来了。

德国另类选择党AfD是极右派,原以反欧盟起家,坚决主张德国独善其身,反对德国帮助希腊、弱势国家,该党成立三年来并不被社会认同。这次德国公众对政府的难民收容规模所产生的恐惧和不安,提供了AfD茁壮所需的养分。AfD选举时以旗帜鲜明地反对接纳难民,其领袖佩崔甚至呼吁警察开枪射击想要跨过边界寻求庇护的难民。结果只靠反移民宣传,在这三个州议会都赢得席次,写下有史以来的最佳战果。

去年夏天德国人在慕尼黑火车站欢迎难民的镜头,逐渐被愤怒的极右派群众取代。德国主流政治、媒体和民意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有近6成反对,仅有近4成支持,尤其难民是不同而显性的文化、宗教,反对声浪就未曾平息。但对梅克尔领导力的支持率,从年初跌到最低点46%后又开始回升到54%。《明镜》认为,默克尔为难民政策确实付出了代价,但德国社会并未集体右转,倒像是中间减弱而两极化了。据《卫报》分析,投给AfD大多都来自先前没有投票的选民。

偏差的修正

梅克尔唯一的错是过于烂漫,是过犹不及的结果。照顾难民的理想再崇高,亦需确实考虑现实的残酷。每兴一事,未见其利,先蒙其害。其他欧盟领袖想法不尽一样。英国至2015年6月仅收容不足200名叙利亚难民,首相卡麦隆声明不跟随德国,并保证不会放宽收容叙利亚难民的规定;而法国亦不肯收容超过3万名难民。在英国、法国表态不跟进时,独撑大局的压力就考验她的意志力与德国主流民众的耐性。但默克尔态度并未因此松动,她强调“民调不是我的考量标准,解决问题才是我的考量标准”。

首先,她立下停损点,表示不会为难民问题加税。接着,虽不改变对收容难民人数设立上限,但朝向境外解决问题,同意向土耳其提供30亿欧元作为难民问题基金。同时宣示,会尽快遣送不合资格的难民出欧盟,并逼迫受援助国,像阿富汗与伊拉克,接受本国难民;在战乱结速后,亦会遣送合资格的难民回原居国叙利亚。

若后续难民可大幅减少,随着入境的难民安置妥当,之前困扰当局与人道人士的难民丑闻将逐渐变少,则大众的恐惧和不安就会大幅降低,对难民的态度就会往中间靠而正常化。相信默克尔会做到:压力下坚守原则,危机中寻求转机。她自我定位是,不求一时而求千秋。不仅在德国史、在人类史,默克尔都会有她不朽的一页。

难民问题是两害取其轻。不管欧盟乐意与否,难民在家乡待不下,已朝欧洲而来,更有越境而到德国。若不正面处理难民问题,则欧盟边界与欧盟间的国界都得像以前再度关闭,欧盟就会形同瓦解。再则这会迫使偷渡进来的难民待在黑暗处,被社会边缘人欺凌,黑暗处待久也易于沦为罪犯。预算不花在援助,就得花在防范犯罪系统,只能被动防范难民成为被害人与加害人。

如果德国不做援助难民的义举,欧盟就做不来,加上目前“川普现象”推动美国走向孤立主义及仇外心理,世界正走回保护主义,这将是全球经济及社会的危机。如美国时代杂志的评语:德国过去七十年尝试以各种方法走出民族主义、军国主义和屠杀的历史,而获选(美国时代杂志)“2015年度风云人物”的默克尔正率领欧盟渡过欧债、难民和移民、以及乌克兰的欧盟三度危机,也展现出她道德领导力,引领西方阵营前进。默克尔领导的德国,展现一套不同的价值观-人道、慷慨、容忍,展示德国的强大力量可用于拯救,而不是摧毁。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