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32021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国际风云

欧洲难民风潮:马耳他峰会

非常时期的欧盟,西边有美国普朗特的政治翻船,东边有俄国对乌克兰的军事威胁,北边有英国的公投脱欧,南边还有非洲难民的偷渡涌入……处于这样的非常时期,欧盟28国首脑聚首于今年1月3日在马耳他举行高峰会议。这次2017年2月3日的马耳他会议主题,是讨论最敏感的、会引起欧盟分裂的非洲难民问题……

非洲和中东难民许多通过土耳其进入希腊, 从而进入欧洲,即所谓的巴尔干线路(Balkan Route)。经过欧盟与土耳其谈判,欧盟支付给土耳其几十亿欧元,让土耳其堵住难民不得进入欧洲,从而缓解了欧洲的难民问题。于是,非洲难民开辟从埃及与突尼斯之间的利比亚坐小船渡海进入意大利,所谓的中部地中海线路Mittelmeer Route,2016年共有18,1万非洲难民通过这一线路进入欧洲。但这是一条非常危险的海路,2016年在海上死难4500名,失踪者更无法统计。今年来才一个月,就已经死难几百人。据估计,滞留在利比亚的难民有35万人,因为眼前天气太冷,海洋气候恶劣,所以还在等待天气转暖,估计到今年三、四月份又将形成一个偷渡高潮。所以赶在这之前,欧盟在岛国马耳他召开各国首脑会议。

难民偷渡的首站是地中海岸的希腊、意大利,两国累积的难民人满为患。出于欧盟的团结原则,欧盟、尤其德国呼吁欧盟各国按照人口比例来分担难民。传统的欧盟国家尽管不心甘情愿,但都能接受难民。而新进入欧盟的东欧四国波兰、匈牙利、捷克和斯洛伐克却拒绝接受——1989年东欧易帜后,西欧国家没有嫌弃东欧国家的经济状况低下而接纳他们进入欧盟,扶持他们发展经济,分享西欧人民的财富,使东欧国家的生活水平得到了飞速发展。但现在希望这些东欧国家能分担希腊、意大利难民时,出于他们的自身利益,却无情拒绝。但这是现实,所以在马耳他会议上,大家只能面对现实,比较就事论事地讨论如何杜绝下一波非洲难民涌来欧洲。

一个急救方案就是参照欧盟与土耳其合作的方式,由欧盟出钱,让利比亚政府就地协助堵住难民赴欧。就在马耳他会议前晚(2月2日),意大利政府与利比亚政府在罗马签署了双边条约,意大利支付钱款以加速培训利比亚的海上边防人员,配置需要的军事设备。并在利比亚内政部的负责下,在利比亚设立难民营,将截下的偷渡难民不是送往欧盟各国的难民营,而是送回利比亚难民营。并在那里进一步审理,安排他们送回原籍。这其实也是德国内政部长Thomas de Maizière提出的设想:在非洲建立“欧洲难民营”,由欧盟出资,难民营的生活条件如同欧洲本土的难民营,只是地点放在非洲的难民输出国。这样,也有利于威慑那些准备偷渡去欧洲的难民。

这次峰会上通过了欧盟难民问题十点计划:

一、欧盟立即支付给利比亚100万欧元,以扩大利比亚海军和海上防卫。同时在支援利比亚发展项目中再增加220万欧元,设立海上急救站。
二、加强打击欺骗和组织难民去欧洲的人贩团体子,资助西非的马里和尼日尔等收集这些人蛇贩子的证据,资助利比亚与其周边国家的联系。
三、资助利比亚接纳难民暂留的地区政府。
四、与联合国合作在利比亚建立难民营。……

欧盟委托利比亚收留难民最大的麻烦是,利比亚还处于战争中,现在的“统一政府”刚建立一年,还没有完全控制整个利比亚地区。所以,欧盟计划能在利比亚实现多少,能合作多长时间,都是未知数。也因为战乱,欧盟的计划受到了欧盟本土人权团体和慈善团体的指责,在这种战乱地区设立难民营,难民的基本安全都无法得到保障,如此计划是欧盟史上难民政策的最低点。德国议会任命的难民专员B.Kofler认为,利比亚目前的人权状况是灾难性的,在这样状况下怎么能安置难民?——但不这样安置又怎么办?

难民问题是德国社会30多年来最头痛问题,历届政府绞尽脑汁,也没有更佳的方法。首先,所有难民都需要照料,案情需要审核,这就需要许多审核官员。其次,即使审核拒绝了某难民的申请,应当依法将该难民送回国,这又成了外交问题,因为这些难民输出国不愿接受这些难民,托词是:这些难民离开该国时就已经被取缔国籍,所以他们现在不是该国家公民。为此,这些国家在德的公民还上街公开抗议游行,口号是:德国不能把恶魔都送给别的国家。

德国要这些国家接受难民,就是要以种种形式去巨额撒钱,以钱铺路。德国本来对这些贫困国家就设有经济或技术资助项目,联邦经济发展部负责,那是德国无偿对贫困国家的奉献。现在德国内政部长想到,应当对这些资助提出附加条件,该国必须接受德国送回去的该国难民。否则将降低、甚至取消德国对这些国家的经济支援。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