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风云

川普带来的新思维

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不仅开始了新的总统任期,也为美国甚至世界开始了一个新的时代。近来在各种媒体,尤其网络媒体上流传着很多对川普搞笑和戏弄的小品段子。美国国内以及世界各地都游行抗议川普言论、政策。尽管人们有理由相信,世界文明共同体国家对自由、民主和人权的根深蒂固的追求和信仰,不会从根本上受到川普的政策行为而受到动摇,普通老百姓、艺术家、企业家和政治家们同样感到不安和一时无所适从。世界各国面临着一个新思维的美国政府和总统。这个新思维,虽然不会像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让苏联共同体分解一样,让西方联盟瓦解,但它将强迫世界各国调整自己,换位思维,尤其在经济角度上来适应和接受川普时代的新挑战。

◆川普总统与“后事实”Postfaktisch◆

要理解川普,一定要理解这个词。首先可以说川普靠着“后事实”当选总统的。

什么是“后事实”?“后事实”就是被感觉所覆盖的事实,被感觉化的事实。很多人至今还不愿意接受川普当选总统的选举结果,在一定程度上把他看成是窃国大盗,认为他利用了一部分人的情绪。但如果人们把他的当选看成是时代必然的产物,会更有利于作出反应。美国在奥巴马执政期间,经济发展速度不断增加,股市指数也上涨了好几倍,失业率在换任时位于百分之三左右。这都是事实。硅谷企业如苹果Apple,谷歌Google和面书Facebook等等,都在短短时间内聚集了无法想象的财富,使他们的创立者成为世界上叱咤风云的富人,也都是事实。然而,选举川普的人有另外感觉,有另外的“后事实”:他们的感觉是财富不均,饭碗不稳,收入相对下降;他们感觉是外来移民跟他们争饭碗,不劳而获享受社会福利;他们的感觉是来自中国的商品铺天盖地,来自墨西哥的人走私贩毒,他们的感觉是内地如底特律一带的工业衰落和城市荒凉……

川普就是滑行在这些“后事实”的感情之浪中,许诺改变,许诺措施,许诺未来。是的,这些“后事实”不全为事实,但它们也是事实,是关于这些人感觉的事实。一个国家如果一半人有同样的感觉,同样的“错误”感觉,那么这种感情,哪怕是错误的,也是不容政治家们忽略的事实。很遗憾,不仅在美国,在欧洲在德国也同样,许多政治家认为用了一个“后事实”的词,就等于给一部分人盖上一个“不可救药”的章,就等于为自己的政治行为找了个托辞。

当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电视上向难民敞开了国门,百万难民无控制地涌入,一而再地重复“我们搞得定”,要求老百姓在动感情之前看看实际难民数字,想想移民对德国经济和人们未来养老金的不可放弃的贡献,无异于自欺欺人。欧共体无限好,但百分之五十的英国人感情用事,表决通过退出。政治家们应想想什么地方做错了,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后事实”现象的出现,不应该得到诅咒,而是对民主过程的一个丰富。网上媒体的出现,如Facebook, Twitter 等等,使政府的新闻发布不再是唯一的权威事实来源,使既成的印刷媒体不再是唯一的打造民意的平台,使普通老百姓有了发牢骚和表达情绪的场所。使政府在制定政策时不得不考虑人们的情绪。毫无疑问,川普的当选为欧洲各国政府敲了响亮的警钟。

◆川普总统要改变现状◆

川普的当选充满争议和发人深思,川普的执政政策或者说执政行为,尤其是经济政策同样充满争议,但也同样令人思考。

他点名批评中国和日本,抨击它们对美国的巨额贸易顺差。上台仅仅一周他已经签署了几项影响深远的政令,推翻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 (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的谈判结果,阻止其生效,表示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议 (NAFTA = 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并将重新谈判。强迫福特汽车公司放弃在墨西哥建厂的计划,而投资于美国本土。毫无疑问,福特公司仅是一个开始。尽管川普总统的公开言辞和匆忙的措施给人一个鲁莽的感觉,缺少政治家尤其是外交家的深思熟虑和左右权衡。但是,这里所涉及的经济问题决非无稽之谈。

仅以国际收支平衡问题为例,中国和德国两国的国际贸易经常项目收支就充分表明问题所在。经常项目收支 (Leistungsbilanz)主要包括商品贸易和服务贸易收支。按照最近德国Ifo经济研究所的计算,2016年德国经常项目收支顺差高达2970亿美元,也就是德国出口(商品和服务)收入远远高于支出。中国的顺差值估计为2450亿美元,从而把世界第一名的位置丢给了德国。有上家就必有下家,一个国家的顺差就是其它国家的逆差。美国经常项目收支逆差高达4780亿美元。如果夸张地来看这组数字,就好像是中国德国两国只向美国卖东西,而不买它的东西。其实,美国历届政府一直想改变这一点,例如对中国政府人为压低汇率和暗中扶持出口的指责之声从来没断。也可能在指责的同时,也在心理上享受着来自中国和其它发展中国家的廉价商品和人工而得到的知足感:要IT专家,印度的大学毕业生和有职业经验的人源源不断,硅谷心满意足;要廉价商品,有中国、越南和缅甸的巨大劳动大军提供保障;在美国本土需要廉价劳动力,有不断的外来移民和难民,把小时工资向下拉。然而就在这种表象之后,美国忽略了国民教育,忽略了本来在传统工业就业、而在行业结构转变中失去工作的人所面临的处境,忽略了在硅谷和华尔街的光环掩映下的美国传统工业的滑坡。当然不能说,所有这些都和国际贸易收支不平衡有直接关系,但是美国的高额贸易逆差是一个不可推卸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川普不顾盟友关系指责日本和德国,对中国表示强硬态度,并以提高进口关税来威胁。

而贸易平衡的要求不是川普的发明。法国、意大利等欧洲国家都不断指责德国的贸易顺差。要求德国采取措施降低顺差。欧共体委员会明确定义,如果一个国家的经常项目收支顺差连续三年高于其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六,就意味着一个危险的“宏观经济上的不平衡”。2016年德国的这个数值高达将近百分之九!

从这个角度来看,川普对中国提高关税的威胁,虽然态度强硬,但并不是欺负中国。毫无疑问,与日本和德国所受的影响相比,中国对川普新的经济政策付出的代价要高得多。中国产品出口到美国主要是通过价格优势,而技术性不高。提高关税后产品价格提高,竞争力减弱,很容易被美国本土产品代替。相反,德国和日本产品因为它们技术上的不可替代性,因为关税的提高所受的出口影响也不会太强烈。尤其是,日本和德国许多企业都在美国有生产基地,必要时可以把某些产品的生产转移到美国。

川普总统的一些重要政治见解和他的行为方式,破坏了国际文明社会和国际间的往来规则。但是,人们对视而不见或者见怪不怪的现象,因为他而不得不重新思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