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2017
Last update日, 10 十二 2017 11pm

 

国际风云

美国,走向封闭:退出巴黎气象协议

特朗普当政不到半年,雷声隆隆,政治、经济、社会、宗教、移民……大有要全方位倾覆世界之势,让国际社会一次次震惊。从欧美到亚非,各国政界疲于奔命,各国媒体争相报道。但雷声毕竟是雷声,雷声大而雨点小,真正实现的微乎其微:说要建筑隔离美国与墨西哥的城墙,驱逐墨西哥非法难民,只见雄心,不见行动;说要禁止中东七国公民进入美国,被美国法院取缔;最令国际社会紧张的是,扬言如果北朝鲜再放一颗原子弹或导弹,将对北朝鲜动武。结果,北朝鲜已经发射了两枚导弹,也没见美国有任何动静,特朗普似乎早忘了他曾说过的大话。

6月1日,特朗普冒天下之大不韪,宣布将退出巴黎气象协议,不惜与世界上唯有两个不加入该协议的叙利亚和尼加拉瓜为伍。能实现吗?存疑。按照该协议,加入该协议的国家必须有三年等待期,再要一年退出期,这就捱到了2020年11月4日,那是本届特朗普总统下任的时间——退不退出巴黎协议,是下任总统和议会的事情。

英国工业革命以来,欧美逐步地从自然的农耕社会进入到现代的工业社会,蒸汽机替代了人力机,电动机又替换了蒸汽机,生产力水平大幅提高,世界经济以数十倍、数百倍地增长,为人类创造和积累了极大财富。但另一方面,工业社会对大自然的破坏,也同样达到了史无前例的巅峰。这样的破坏,其实在19世纪的早期工业社会更为剧烈,但当时的资本家忙于发财,工人忙于求生,除了表现主义诗人们在关注这些现象,至少政界和民间社会没有意识到这样对大自然的破坏将会导致毁灭地球,毁灭人类。直到上世纪70年代,欧美年轻一代开始关注这个地球,发起了一场绿色运动,诞生了著名的国际组织Green Peace和各国政党绿党,环保意识才进入社会,科技界也开始研究环境保护问题。

如今不觉近半个世纪过去,环境破坏的现象越来越严重,最明显的是地球变热。地球变热的危害是多方面的:因为变热,导致北极的冰川融化,融入大海,大海水位提高,许多原来可供人类生存的岛屿面积缩小,甚至被淹没。因为变热,有些地区发生干旱,有些地区发生水灾,直接威胁到那里的农业生产,威胁到那里农民的生存基础……例如索马里本来可以供人生存的,因为气象改变,严重影响那里的农业和渔业,那里的原住民无法再以世世代代的生活方式生存,只能铤而走险充当海盗,或者冒险逃难到欧洲。

这就是为什么非洲兄弟对巴黎气象协议的热情盛于欧美和亚洲,因为那里依旧是农耕社会,没有品尝到工业革命的红利,却吞食着工业革命的苦果,引发了一系列经济问题和社会问题。欧美等国在讨论巴黎协议时,希望通过种种措施,将地球温度下降到只超出工业革命前的2°C。但非洲兄弟不答应,要求降到1,5°C。最后只能双方妥协:必须降到2°C,争取降到1,5°C。

2015年12月12日在巴黎举行国际气象会议,各国首脑与会,会上隆重通过了国际气象协议(Paris Climate Agreement),并于2016年11月4日正式生效。巴黎协议被誉为世界环保运动的里程碑,目前已有195个国家政府签署——联合国成员中唯有战乱的叙利亚和认为巴黎协议还远远不够的尼加拉瓜没有签署——145个国家已经获得所在国议会的确认,囊括了目前世界上83%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有163个国家已经向联合国递交了该国的具体实施计划。

要降低地球温度,首先要降低全世界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尤其是煤炭使用量。据联合国统计,2016年全世界二氧化碳排放量前十名是:

中国28,2%,美国16,0%,印度6,2%,俄国4,5%,
日本3,6%,德国2,2%,南韩1,8%,伊朗1,7%,
加拿大1,7%,沙特1,6%。由此可见,国际气象协议如果没有中国和美国参与,简直可以免谈,因为中美两国共占全世界44,2%的排放量。

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涉及到两个领域:

一、减少工业排放,短期内会影响工业生产。

二、优化工业生产以减少排放,开发绿色能源,这就需要新的能源技术。

这两项说到底都是经济问题:前者要降低工业利润,后者要求加强技术投资。

就目前世界经济布局,面对国际现实,谁能够、谁应当承担这样的经济代价?欧洲国家比较理想化,认为要根据各个国家的经济承受能力来分别对待,例如不能因为环保而影响贫困国家的粮食生产——保障吃饭还是第一位。

其实目前来说,还不是如何降低地球温度问题,能保障地球不再继续变热就万幸了。为此巴黎协议希望,到2020年全世界的二氧化碳总排放量不再继续增加,然后每十年减半:2020年达到400亿吨,2030年200亿吨,2040年100亿吨,2050年50亿吨。同时,无二氧化碳的环保型能源能每5至7年翻倍,目前是平均每5,4年翻倍。协议确定 :

一、经济发达的欧美国家应当立即实施减少排放政策,经济落后的国家可以暂缓实施,新兴工业化国家(中国、印度、泰国、土耳其、巴西、墨西哥等)放宽到2030年才控制二氧化碳排放量不再增加,然后逐年减少。
二、经济发达国家要拿出资金来支援经济落后国家实施环保政策。从2020年到2025年,工业发达国家每年共同分担1000亿美元资助经济落后的国家,2026年起工业发达国家(必须)和新兴工业化国家(自愿)设立1000亿美元气象基金。

巴黎协议已经回避讨论,美国等国家因为超额的二氧化碳排放而导致地球变热,这些灾难制造国应当对受害国给予经济赔偿。而上述两点,就已经引起特朗普极其美国共和党的不满,并因此美国要退出巴黎协议。特朗普认为:

一、签署巴黎协约意味着减少煤矿工业和石油工业,这将影响几百万工作位置,要多出几十亿美元的环保支出。尤其不公平的是,中国可以到2030年才限制二氧化碳排放,美国现在就要开始限制,这不等于在限制美国经济发展,而放任中国经济发展?所以,“地球变热完全是中国制造出来的神话。”
二、美国每年要支付款来支援经济落后国家(30亿美元),印度每年获得几十亿美元补助,这完全是以损伤美国利益为代价。“如果谁非常热衷环保,我也不能违背良心地支持一笔惩罚美国的交易。”“我是美国人民选出的总统 ……我首先想到的是匹兹堡(Pittsburgh,美国西南部曾经的钢铁业重镇),而不是巴黎。”

美国退出巴黎协约显然有利有弊。

利者,眼前能保障美国煤矿业、石油业的经济利益和工作位置,这也是特朗普追求的政治支柱。但长期来说弊也很大,很大削弱了美国的国际形象。环保政治已经成为21世纪的世界主流,不仅对富裕的工业国家,也对贫困的农业国家,美国却在逆世界潮流而行,走向自我封闭。更有甚者,特朗普还特地聘用反对环保政策的Scott Pruitt担任环保部长,与世界作对。

其次,环保技术是新兴的技术领域,美国如此的环保政策,是对传统工业的保护,对新兴工业的打击。即使在对外贸易上,削弱环保,则削减了美国产品的环保成本,增强了其外贸的实力。但同时也降低了美国产品的国际信誉,欧洲国家甚至提出要对美国进口商品增加环保税。

为此,美国本土对退出巴黎协议褒贬不一。据民意测验,71%的美国人、以及57%的共和党人(包括外交部长和特朗普女儿),认为美国不能退出巴黎协约。国际大企业微软、苹果、英特、谷歌、脸书、大银行Morgen Stanley、食品工业的Mars和Unilever等600个企业联名反对退出巴黎协约。许多州提出,无论美国是否退出巴黎协约,他们州将继续实施巴黎协约内容。通用电气公司早在2015年就表示,他们公司将到2020年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20%。可口可乐公司决意降低25%。苹果公司表示,企业内将只使用绿色新能源。甚至美国石油公司Chevron和ExxonMobil等都呼吁特朗普不能退出巴黎协约。电动汽车公司Tesla总裁Elon Musk表示,如果美国退出巴黎协约,他将退出特朗普的政策咨询团。美国天主教会更是恼火,认为美国退出巴黎协约,既不利于美国,也不利于世界,而那里正产生着贫困。

当然,特朗普其实也不希望退出巴黎协约,更希望与协约国重新谈判,在协约中能给予美国一定的特殊优惠。他宣布退出巴黎协约的当天,分别给欧洲的德国、法国、英国等国家首脑打安慰电话,表示美国将继续在环保技术领域保持世界领先地位。但德国、法国和意大利三国发表联合声明,坚持巴黎协约,拒绝与美国重启谈判:“我们将2015年12月产生的环保进程是不可逆转的。而且我们坚信,巴黎协约是不可重新谈判的,因为这个协约是对我们的星球、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民经济性命攸关。”法国新任总统马克龙在与特朗普的电话中明说:法国在其它领域都愿意与美国合作,但在环境保护问题上只能分道扬镳。

中国、印度、俄国、法国、加拿大等也纷纷表态:无论美国是否退出巴黎协约,他们都将继续实施巴黎协约。

特朗普口口声声要美国重新伟大,但他的实际政策,至少国际上却使美国越来越渺小。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