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国际风云

十年独立准备 十日竟成梦幻

记得我十几年前来西班牙之后,就一直感觉到所有加泰罗尼亚官员在准备独立。他们在外国移民中不断推广加泰罗尼亚文化,各地开办免费加泰语学习班,各地开设介绍加泰历史的课程。所有这一切,就是等待独立日的来临。

前加泰主席马斯在2015年搞过一次加泰独立的民意公投,结果被加泰法院以开除公职、10年内不准担任政府公务员、再加50万欧元处罚。马斯退出政坛之后,普伊格蒙特(Puigdemont,题图)胜选出任加泰主席,他的施政理念就是在任期内完成加泰独立大业。在他不断运作独立事宜后,终于决定在9月宣布10月1日举行独立公投。加泰独民听后为之疯狂,为之欢呼,只要公投加泰独立指日可待,一旦独立就可“从此不再受那马德里奴役,加泰百姓把国建。”

马德里政府首相立即发出严厉警告:10月1日公投违反宪法,呼吁民众不要参与违法行为。同时派出国家宪警发誓要阻止公投。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向普伊格蒙特多次发出呼吁,马、加可以商量一切,就是不要独立,更不要公投,用“人民的民意”来向马德里施压。但普伊格蒙特当加泰罗尼亚共和国总统心切,哪里听得进马德里的喊话。跟着普伊格蒙特工作的加独领导班子也像被灌了迷魂药一样,只要加国成立,普伊格蒙特就是司令,我们都弄个师长旅长的干干。至于建国后的若干问题,如军队,如欧盟和世界是否承认,一切不必顾忌,面包总会有的。要钱打点就提高税收,反正老百姓都是羔羊,任意摆布任意宰割。

10月1日终于来到,尽管西班牙国家警察动用了力气试图破坏公投,但人民的力量是强大的,坚不可摧。凡是参加投票者,都用划SI进入票箱。反独派没有人参加投票,因此晚上开票后清一色全是SI,数票后得出20多万张SI票。普伊格蒙特看到20多万的数字煞是兴奋得意,估计独立建国不在话下。

此刻他接到马德里来电话,奉劝他悬崖勒马,否则后果自负。普伊格蒙特在当晚对民众发表电视讲话时这样说:加泰罗尼亚的独民们,经过投票统计,我告诉大家,赞成独立为20万之多,是压倒性的,无可否认的,摧枯拉朽的,因此我宣布,加泰罗尼亚独立啦!加泰罗尼亚人民从此站起来啦!

民众接着是一片欢呼。普伊格蒙特接着说,但是鉴于形势需要和斗争策略需要,建国的法律手续暂时不办,我们期待和马德里对话。若对话成功,我们不独;对话不成,马上独立。

电视画面传到马德里拉霍伊看后,气得暴跳如雷。他把香烟屁股往地上一扔,抓起电话告诉普伊格蒙特。

拉叔:你小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给你一个星期时间,你必须明确说不独,我们可以谈,还可以请你吃兰州拉面。否则,请你吃四川辣酱。这边普哥则回复:拉叔,这是民意啊,我是民选主席,得尊重民意,懂不懂?拉面我吃,辣酱我也吃。呵呵,成不?一个星期过后,普哥还是没有明确回复拉叔“独”还是“不独”。媒体上一度大肆渲染普哥没选择吃面或酱,而是学会“太极推手”,慢慢来。

马德里拉叔等不及了,扬言马上启动西班牙宪法155条制衡普哥和加泰议会。实施后,即可开除普哥的主席职务和解散议会。普哥一听有点发慌,宪法是国家大法,一旦启动可不是闹着玩的。他灵机一动称,他先宣布解散议会,等到12月再举行大选。普哥话没落音,即刻遭到议员们的强烈反对,议员对普哥的圆滑和狡诈表示愤慨,指责他看看形势不利,就用解散议会来推脱责任。在议会的一片骂声中,普哥不得不先收回解散议会的决定,由议员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议员们一致提议进行议会投票决定独还是不独,普哥无奈只好就范。

时间走到2017年10月27日,加泰罗尼亚议会依照既定安排于上午进行会议,然后马上进行无记名投票。投票结果:70票赞成独立,10票反对,2票弃权。议长在台前高呼独立成功,普哥马上对媒体发表电视讲话称,加泰罗尼亚独立。

议员们兴奋至极,拥抱的,大笑的,哭泣的,什么表情都有。

马德里拉叔仅在30分钟后向全国宣布,正式启动宪法155条,开除普伊格蒙特加泰主席职务,解散加泰议会。同时检方启动起诉普哥一伙独派领导人的程序。翌日普哥对媒体称,他是合法领导人,民选领袖,拉叔的决定是违法行为。

10月29日星期天,马德里派出大批接管大员开赴巴塞罗那接管加泰大区政府工作,并由国家宪警护航。拉叔警告,不配合者将依法逮捕。30日星期一,所有官员均准时上班,大部分配合马德里交出权力。普哥在他的推特上贴了一张办公室外的照片,配字是:早晨好。但是没有看见他出现在办公地点。直到下午媒体传出“普伊格蒙特跑啦,人在比利时呢!”此消息一出,不但舆论哗然,加泰罗尼亚民众尖叫:这混蛋甩下我们自己做逃兵,无耻。与普哥一同前往比国的还有其他五位官员。普哥在比利时发表讲话称,他无意在比利时寻求政治庇护,因为比国是欧盟首都,在比国可以有机会和更多的欧盟官员接触,听他不失真的陈述。

西班牙检方向14名加泰高官发出出庭聆讯通知,令他们在3日上午9:00准时到达马德里法院。接到通知后,2名在比利时的前加泰高官赶回西班牙准时到达马德里,一共9人出现在马德里法院前。入庭后,律师提出要阅卷200多页,准备时间太短,不利申辩。法官同意延迟到9日开庭。正当9名被告准备离开法庭时,检方向法官提出必须羁押9人,防止效仿普伊格蒙特外逃寻求政治庇护。法官讨论后决定,采纳检方建议收押8人不准保释,唯有原经济部长桑迪•比拉可用5万欧元保释,原因是,比拉在投票前决定辞职反对,因此侥幸获得免于牢狱之灾。

3日晚间,西班牙检方正式向位于比利时的四名前加泰罗尼亚高官发出逮捕通缉令,请求比利时警方遣返普哥等四人回西班牙。预计手续时间需二个月。若比利时法官同意遣送,普哥回西班牙受审的电视场面指日可待。

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至此先划上一个句号,结束上半场戏幕。

西班牙著名心理学家郝尔海•洛佩斯这样分析普伊格蒙特的心理状态和人格走向:普伊格蒙特的心理曲线有二条:

一条是心理人格曲线走向:从现状看普哥,他是既得利益集团的首领,贵为一省大吏,前呼后拥,外有保镖,内有保姆,豪车、厚禄、公家豪宅、应有尽有。不仅如此,还有享受“滥用公款”的权利。这样的待遇只要普哥每次大选获胜,可永久连任,西班牙没有任届限制,前主席约翰•普约尔就连任了25年大区主席。那为什么普哥要冒险去独立?用第一条线去分析,普哥是一位彻底的共产主义领导人,他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意愿,带领加泰独立就是为加泰600万人民的幸福生活着想,摆脱马德里的压迫和剥削,让加泰罗尼亚人民生活在真正自由民主的社会氛围中。因此,他不顾自己坐牢的安危,即便犯法也要为加泰民众的独立自由去奋斗——普哥无疑是伟人。

第二条是另外一个理念:普哥完全就是个大阴谋家,大野心家,一心就想“篡党夺权”。他嫌自己的大区主席职位太低,老是被拉叔压在脚底下,于是就领头闹独立,闹革命。一旦独立成功,普哥就是一国总统。当然,独立后加泰罗尼亚也要选举,但以他独立领袖的身份胜选第一届加泰总统绝对没有悬念。估计他读过许多“篡党夺权”的书籍,不少人一生就是为追求“一把手”而活着,汉姆雷特的叔叔为当一把手,杀了亲兄弟,娶了嫂子当老婆,那床上的感觉才叫“性福”呢。此类例子不胜枚举。因此,普哥无论如何要抓住现在还是加泰主席之际闹独立。如果下届败选随后淡出政界,届时一切总统理想均烟消云散。

这是二条截然不同的理念走向,至于普哥内心所想究竟是一,还是二,只有等他在法庭上“老实交代”时才可见分晓。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