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2018
Last update日, 14 十 2018 4pm

 

国际风云

一笑倾国:走出危机的平昌奥运会

1月9日周五晚上,2018年冬季奥运会在南韩北部城市平江隆重开幕,来自全世界约200位国家元首(如美国副总统、德国总统、日本首相)和政府代表参加了开幕式。赛程17天,7000多位运动员角逐15个项目的102枚奖牌——中国派出82名运动员。这是奥林匹克运动会历史上天气最寒冷的一次运动会,最低温度可达零下35度,低于1994年在挪威举行的奥运会(零下11度)。

但寒冷的天气并没有降低全世界对这次运动会的热情关注,全世界媒体的镜头都对着这次奥运会,82,6万张门票已经售出,售票率高达77%。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奥运会,是因为北朝鲜居然派出了280位成员的庞大代表团,当然其中有229位拉拉队,只有22位真正的运动员来参加5个项目的比赛。而且,其中的冰球比赛由南、北朝鲜组成联队。在开幕式上,由南、北朝鲜各一位运动员共同举着一个火炬点燃奥运会圣火。当南、北朝鲜运动员组成共同的“朝鲜”队、举着共同的两韩统一旗帜进入会场时(题图),全场一下屏住了气息,只有音乐声在伴奏。之前奥运会组委会和南韩举办方担心场内会有人起哄喝倒彩,这就破坏了整个两朝之间的“友好”气氛,幸好没有发生。

这次北朝鲜带队前来的国家首脑是90岁高龄的北朝鲜人大委员长金永南。但真正受人关注的,是代表团中居然有金正恩的胞妹、年仅30岁的金与真,那是上世纪50年代初韩战之后、金家皇朝中第一位金氏血脉的成员踏上南韩的土地。金与真与金正恩一同留学瑞士,现在名义上是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地位仅次于委员长金正恩。实际上她是金正恩办公室负责人,金正恩的所有活动都由她安排,可谓北朝鲜的第二号人物。在开幕典礼上,南韩总统文在寅转过身去向后排的金与真握手(下图),金与真含笑握手,该照片传遍了南韩的各大媒体头版,都解读成两朝之间的关系开始缓和,因为大家都期望和平,不希望看到战争,尤其在一个民主国家。

这些年来,北朝鲜我行我素地举行核试验,搅得国际政治风风雨雨。欧美国家要求采取经济制裁的手段来对付北朝鲜,而俄国和中国坚持以谈判方式来解决危机,为此组成六国谈判桌。但谈了整整20多年,北朝鲜的核试验不仅没有收敛,而且更加嚣张。近年来联合国多次作出决议经济制裁北朝鲜,但北朝鲜的90%外贸都是与中国在做,欧美制裁无效。经济上中国对北朝鲜有很大的影响力,但政治上却没有半点影响力,因为北朝鲜早已视中国为敌,所有亲华派都被清处。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要采取军事手段解除这个恶瘤。但习近平访美期间表示,中国一定再尽一下力促成谈判解决核危机,所以特朗普暂缓对中国对美贸易的制裁。但中国通过经济手段尽力后效果甚微,导致特朗普对中国的不满。

就在两朝、美朝之间这样关系紧张的时刻,金正恩突然宣布接受南韩邀请派团参加奥运会,他的胞妹还亲自前来。这对美国非常尴尬,因为北朝鲜只是作秀,并没有表示放弃核试验。而且就在奥运会开幕前一日,金正恩又在首都平壤举行盛大的阅兵式,坦克、导弹等开到首都广场,似乎在向美国和南韩示威。美国副总统彭斯谢绝参加南韩总统举办的国宾宴,不想与北朝鲜官员直接接触。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也表示,我们不能过高评价北朝鲜参加奥运会,我们要求北朝鲜重新回到结束核试验的谈判桌上。

一笑倾国

金与正, 朝鲜的伊凡卡

严思祺

朝鲜金家皇朝的公主、金正恩的胞妹金与正出席了南韩平昌的冬季奥运会。她的高调亮相,迷倒了南韩社会,堪称“一笑倾国”。

金与正打扮清新脱俗,又谦虚有礼,不时面带笑容,令人印象深刻,这位“朝鲜伊凡卡”已虏获了南韩的人心。拜平昌冬奥之赐,金与正担任金正恩特使访问南韩三天,南韩人对这位神秘的朝鲜第一国妹充满了好奇。

金与正穿着轻便黑色套装,几乎未施脂粉,并将头发往后扎起,也未穿戴华丽的珠宝饰品,仅搭配一只简单的皮包,完全颠覆了南韩民众对朝鲜权贵的想像。特别是,金与正像是谜一样的人物。她在访问行程中从未公开发言,脸上总是带着神秘的微笑。

前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朝鲜半岛分析员、现任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两韩问题专家Sue Mi Terry表示,考量家族血统,以及她推销国家的绝佳能力,金与正无疑是“朝鲜的伊凡卡”——与特朗普的女儿伊凡卡相媲美。南韩电视台也将金与正和伊凡卡相提并论,指出金正恩派妹妹金与正参加平昌冬奥开幕式,美国总统特朗普则派他的女儿伊凡卡参加闭幕式。

有关朝鲜金氏统治家族,外界所知有限。朝鲜前领导人金正日和日本出生的朝鲜人高容姬(第四任妻子)育有金正哲、金正恩和金与正,三名子女都曾在瑞士读书数年。但金与正的确切年龄外界不清楚。南韩情报部门说她是1987年出生,而美国则认为是1989年。所以,金与正2月9日下午抵达南韩,成为第一位访问南韩的朝鲜金氏家族成员,此刻的南韩人完全被她吸引住了。

金与正与高龄90岁的朝鲜名义国家元首金永南一同抵达仁川机场,根据两韩人民遵循的儒家敬老尊贤传统,金永南理当坐大位,但南韩媒体盛赞金与正“谦虚礼让”,让金永南先行入坐。南韩媒体并且评论,金与正坐姿端正,这和她与母亲一样曾是舞者有关,而且举止端庄有礼。

南韩总统文在寅和金与正共同欣赏了在首尔国立剧场表演的、由玄松月领导的朝鲜三池渊管弦乐团演出(下图)。朝鲜艺术团的表演自晚间7点开始,朝鲜冬奥高官团成员、国家体育指导委员会委员长崔辉、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李善权均一同出席。这将是朝鲜冬奥高官团访韩三天之间的第五次与文在寅会面。

同一天晚上,文在寅与金与正、金永南一同观看南朝鲜女子的冰上曲棍球联队与瑞士队的比赛,她也为南朝鲜联队加油。

金与正字迹也秀丽端庄,似乎很有家教。她在青瓦台贵宾簿上亲笔写下:“我希望平壤和首尔在朝鲜民族人民心中变得更加亲近,在不远的未来带来统一和繁荣。”

迷一样的国度会出现迷一样的公主。但愿南韩的男士们不要被她迷倒,她毕竟不是伊凡卡。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