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12018
Last update二, 14 八 2018 10pm

 

国际风云

国际社会进入火药桶时代

2月16-18日慕尼黑国际安全大会

说起慕尼黑安全大会(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 MSC),严格说来既是和平大会,也是战争大会。前来参加大会的除了世界各国的首脑外,更多是各国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有时讨论得洋溢着友谊,而更多的情形是充满了火药味。但能坐在一堂讨论,无论朋友还是敌手,总要比分头发动战争要好。这,可能就是慕尼黑国际安全大会的意义所在。事实上,利用这样的机会,会上会下都在交流,许多重要协议(如2011年美俄裁军协议START)还就是这大会期间签署。所以该大会连续四度被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评为全世界“最佳智囊库大会”(Think Tank Conference)。

2018年2月16日至18日举行的第54届慕尼黑安全大会上,与会的有20位国家元首、40位外交部长和40位国防部长。主要来自欧盟和北约国家,但也联合国和欧盟、俄国、中国、日本、印度、中东和非洲国家的高层代表,有外交官、军事领域学者和世界上致力于和平事业的非政府组织(如透明国际、绿色和平、国际特赦组织),当然也有许多军工企业和军火商,所有世界上战争的参与者都到场了。除了安全大会的主会场外,还同时设有100多个分会场,举行相关的讨论会,慕尼黑安全大会因此成为世界上国防领域的最高会议,类同于国际经济领域的(瑞士)达沃斯经济论坛。

慕尼黑安全大会的渊源

慕尼黑安全大会的前身是国际军事学大会(international Wehrkunde Conference),当年确实是从国防角度来推进世界和平。大会首创者Ewald-Heinrich von Kleist-Schmenzin(1922-2013) 出身于普鲁士的一个贵族家庭,是德国纳粹时期的陆军军官。在他父亲鼓励下,父子俩直接参与了1944年7月24日著名的谋杀希特勒(女武神计划)。过后150位直接和间接参与者(包括他父亲)全部被杀害,只有他被捕后纳粹找不到证据,居然被释放,成为这次谋杀行动的唯一生还者。战后他成为法学和军事学出版家,投身于和平事业。

1963年克莱斯特-舒曼森邀请世界各国60位政界、军界和军工业界人士前来慕尼黑举行首届国际军事学大会,参加者包括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和后来的德国总理施密特。1997年他75岁时卸任,继任者为德国总理科尔顾问、时任宝马汽车公司理事的霍斯特·特尔切克(Horst Teltschik)。他将局限在国防领域的国际和平大会,推广到更为广泛的政治、外交、国防和经济领域。确实,世界和平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国防问题,其背后是整个国际政治、经济与社会。

慕尼黑安全大会形式上是民间举办的大会,资助者是德国、尤其是坐落在慕尼黑的一些大企业,如林德气体公司(年销售额约180亿欧元),宝马汽车公司(年销售额约942亿欧元),克劳斯·玛菲-韦格曼(KMW)履带式军用车辆公司(年销售额约7.5亿欧元),英国第三大银行巴克莱银行(Barclays Bank,年销售额约190亿英镑),德国电讯公司Telekom(年销售额约731亿欧元)。当然,德国政府也给予了每次大致50万欧元的资助。

能出资的企业和国家很多,但能获得各国认可、派出高级别代表团,却在国际上屈指可数。尤其在如此敏感的战争问题上,该论坛已经成为世界争端和残酷战争前夕的外交战场,从而吸引着世界民众的眼球,不仅记者云集,大会厅外面的抗议活动就不断。

历届慕尼黑安全大会的争议内容

慕尼黑安全大会的讨论内容非常广泛,总体说来,都围绕着世界争端。所以根据每年世界局势和发生战火的状况,讨论内容也不尽相同。有时热情讨论,但更多是不欢而散。冷战时期,因为东西方隔绝,只是西方国家讨论东欧以外的国际争端。随着冷战结束,大部分东西方国家的政府都至少委派代表参加会议,经常是总统、外交部长或国防部长亲自前来,以表述他们与其它国家发生冲突的忧虑。近年来,尤其普京担任俄国总统以来,世界局势又开始逆转,慕尼黑安全大会经常成为美俄两国互相指责的战场。例如从这近五年来慕尼黑安全大会的讨论情况,就可以大致了解目前国际争端的脉络。

第49届大会(2013):当时刚好发生欧元国的国债危机,所以成为大会的讨论主题之一。西非的马里内乱,联合国部队进驻马里;中东冲突;未来北约各国之间的关系;美国副总统拜登叙述奥巴马再选后的美国外交走向;然后就是美俄关系以及伊朗停止核试验的条约。

第50届大会(2014):德国总统高克致开幕词。乌克兰内部政府与反对党之间的激烈冲突,欧美与俄国互相指责对方是这一冲突的实际挑起者,双方无法达成共识;因为斯诺登揭露美国对各国的情报收集(NSA丑闻),引起北约各国对美国的不满;跨太平洋经济合作协议TTIP;调停叙利亚内战;伊朗停止核试验条约。

第51届大会(2015):西方各国指责俄国对乌克兰发起了一场没有宣战的战争,美国副总统拜登指责俄国总统普京个人要对这场战争负责;到场的俄国外长拉夫罗夫(Sergej Lawrow)否认西方各国的指责,认为是西方各国在有意加剧乌克兰冲突;俄国外长指责美国计划在欧洲部署反导弹系统,美国想在全球成为独大;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警告俄国,如果俄国这样地一意孤行,很可能会出现一场新的冷战。他强调,北约随时准备迎战!——俄国迄今都在扰乱俄国周边、没有参加北约的弱国,但从未敢碰一下北约的任何一个成员国——但在西方是否要给乌克兰提供武器的问题上,北约各国内部无法达成共识。其它题目有伊朗的核试验谈判,抵制国际性的恐怖组织活动,人权问题,以及全世界性的难民问题。

第52届大会(2016):俄国与北约国家的军事对峙问题,双方指责是对方导致了不安全;西方各国指责俄国在蓄意搅乱其邻国,到场的俄国总理梅德韦杰夫则指责西方在对俄国挑起新的冷战;另一个主题是如何对抗“伊斯兰国IS”,约旦国王阿卜杜拉发言认为,抵制IS恐怖活动是全球的任务,而沙特外长阿德尔·朱拜尔则呼吁,要否定IS的任何宗教性。在这次会议期间,西方国家的情报机构代表首次举行公开的讨论会。

第53届大会(2017):大会重点讨论了未来国际秩序的三大模式:

一、传统的、以北约为主导的外交政策和安全政策;二、西方右翼如美国特朗普、荷兰基尔特·威尔德斯(Geert Wilders)和法国玛丽·勒庞(Marine Le Pen)所推行的各扫自家门前雪的闭关政策;三、各国加强合作,除了安全政策外,再延伸到国际气象保护、援助穷国、抵制贫富分化、合理规划经济全球化等。

中国政府每年都派外长(王毅)或副外长(傅莹)参加慕尼黑国际安全大会。应当说,中国在历届大会上,既没有成为讨论的主角,也没有成为被讨论的主角,颇有被国际国防界遗忘的角落,与中国国内媒体渲染的中国近年来已经成为国际社会的中心,似有偏差。

但到2018年的第54次大会上,情况才有了根本的改变,南海问题引发了中国与美国的军事冲突,导致本来从经济角度想暂时放弃亚洲的美国特朗普政府,将调整亚太政策,重返亚洲。“一带一路”项目引发了中国与欧洲的政治冲突,近来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都明确提到这点,德国外长加布里尔(Gabrier)在本届慕尼黑军事大会的开幕演说中,就明确警示欧盟国家要警惕中国方面利用“一带一路”的政治企图,给整个大会蒙上了一层压抑的气氛。而这之前英国首相访华时,中方本希望她能签署支持“一代一路”的意向书,也被拒绝。

而且这次开会前夕美国国防部长就明确表示,美国将投入大量资金在军事工业上,因为俄国与中国要挑战美国——美国近期通过了2018年国防预算7000亿美元,是中国的国防预算四倍,俄国的十多倍,更何况美国本来党费军事实力就已经很强。其实,这些年中国军费占国民总产值的比例未变,俄国甚至军费的绝对值都在下降。

国际社会进入到火药桶时代

本届大会冲突的核心主角,似乎还是美国与俄国,但又拖进了中国。而且冲突越来越激烈,越来越无法调和,就连大会主席、前德国驻美驻英大使沃尔夫冈·伊辛格(Wolfgang Ischinger)都担心地说:今日的一切都不容乐观,这个世界已经进入到军事冲突的边缘。

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 Mattis)和俄国外交部长拉夫罗夫(Sergej Lawrow)都参加了大会。出乎意料的是,美国国防部长在这次大会上拒绝发言,但沉默的本身也是一种表态,是表示对俄国不满?还是不想参与这样的讨论?

俄国外长毫无和解意愿地在大会上指责欧盟,说欧洲现在正在走回纳粹时代,在实施和平解决乌克兰争端的Minsker条约中没有半点妥协的意愿。俄国曾威胁要退出1987年由里根与戈巴乔夫签署的“废除核中程导弹条约(INF)”,在这次大会上,俄国没有表示出任何和解的诚意。

美国曾表示要将其核武器库现代化,俄国外长就在大会上宣称,俄国也要在核武器方面跟进。在乌克兰冲突上,俄国与欧洲的谈判毫无进展。八年前双方认可的明斯克协议中,规划联合国维护和平部队将进入有争议的地段,现在看来尚遥遥无期。

叙利亚问题变得越来越尖锐和复杂。本来是美国和俄国在背后角逐,现在又增添了以色列与伊朗在背后角逐:伊朗乘乱也派兵前往叙利亚,而叙利亚是以色列的邻国,这样就多少威胁到以色列的安全。所以以色列警告伊朗(伊斯兰教的什叶派)立即撤军,否则以色列将轰炸伊朗。而同为伊斯兰教的萨特阿拉伯(逊尼派)则更希望以色列去攻打伊朗。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亲自前往慕尼黑参会,大会发言中拿出一块无人驾驶飞机的残片展示给与会者看,也要在座的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看看,这就是伊朗飞越以色列上空、被以色列击落的无人飞机残片。伊朗外长置之不理,说今天的大会就像一个动画片里的马戏团,他都不值得去认真反驳以色列的指责。

美国代表也威胁伊朗,要采取更严厉的经济制裁措施,因为伊朗将“民兵”送往叙利亚,制造叙利亚和黎巴嫩的动乱。美国又给欧洲压力,要求他们对伊朗也实施经济制裁。2017年伊朗换届,略微倾向于西方的哈桑·鲁哈尼连任总统。在欧盟的周旋下,伊朗表示愿意放弃核武器,所以欧盟各国解除了对伊朗的经济制裁。现在因为叙利亚问题,一切又开始复杂起来。

朝鲜的核试验是美国的心病。这次在韩国平昌举行的冬季奥运会上,朝鲜不仅派去了运动员,而且金正恩的妹妹金与正亲自前往,成功地搞了一番妹妹外交,与韩国缓和了气氛,指望以此来离解美国与韩国的关系。但金与正转达金正恩的话、邀请韩国总统文在寅前往北朝鲜访问时,被文在寅婉言谢绝,表示在朝鲜尚未与美国谈判之前,他不会去北朝鲜访问。美国副总统彭斯和特朗普女儿都分别参加了平昌冬季奥运会的开幕式与闭幕式,但他们都回避与朝鲜人员当面接触,因为美国希望的不是缓和关系,而是要朝鲜停止研制核武器和导弹。在这次安全大会上,特朗普的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H.R.McMaster)发言表示,这次奥运会结束后,美国将对朝鲜进行新一轮的经济制裁。果然,2月23日美国财政部对偷偷为朝鲜跑外贸运输的27家船务贸易公司(其中5家中国公司)和28艘船只进行制裁。

美国总统特朗普当政初期曾扬言排斥欧洲,排斥北约,引起欧洲政界的强烈不满。这次美国副总统彭斯亲自到场,他在大会发言中首先转达特朗普的问候:“美国将继续强力地支持北约,而且有义务站在跨大西洋同盟的一边。欧洲与美国的命运是连在一起的:你们的困难就是我们的困难,你们的成功就是我们的成功。” 彭斯明确表示:感谢特朗普的政策,美国将比历史上的任何时候都强大,美国将继续加强它在世界上的领航地位。当然,美国要强大,也要依靠它强大的伙伴。“我们要有这样的共同意愿,全部消除21世纪的丑恶东西。”今天,直到未来,美国将保持成为你们最强大的朋友。

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也亲自到场发言:尽管英国将脱离欧盟,但我们有共同的价值观,在政治、国防等领域我们还是在一起。所以,我们并没有分手,相信欧盟需要英国这样强大的国防力量和情报机构。英国不希望给人感觉,英国离开了欧盟就好像离开了欧洲,失去英国历史上曾经主宰过世界的辉煌。尤其,英美之间似乎是永恒的盟友——在南海风云,美国航空母舰通过南海宣誓自由的大海,接着英国也派军舰进入南海。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