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22018
Last update六, 14 七 2018 12am

 

国际风云

风风雨雨:德国纪念马克思诞辰二百周年

马克思,一位充满争议的历史人物,风风雨雨中引来了他的200周年诞辰。出乎所有人意料,这次德国政界、新闻界和文化界对马克思诞辰举行了几乎最高规格的纪念活动——德国还没有第二位历史人物(如贝多芬、康德、爱因斯坦)享受到这样的殊荣。

早在5月5日生日前夕,4月27日,德法共同文化电视台Arte推出53分钟的纪录片《马克思与他的遗产》(Karl Marx und seine Erben)。同日,德国中央电视台ZDF与文化电视台Arte联合推出52分钟的专题片《偶像马克思》(Fetisch Karl Marx),学者讨论马克思与今日社会的关系。5月2日,德国中央电视台又单独推出长达88分钟的大型文献片《马克思,德国预言家》(Karl Marx - der deutsche Prophet),称赞马克思是“最有影响力的德国思想家——而且直到现在。”而其它德国电台、报刊介绍、讨论马克思的节目不计其数。

冷战中,东德及整个东欧世界,将马克思视作圣人,东德甚至将19世纪德国工业起飞时最重要的工商城市之一开姆尼茨(Chemnitz)都改名为“马克思城”。即使两德统一后迄今,东德还有550个街道或广场是以马克思命名。而西德民众一直以平常心对待马克思,将马克思看作社会主义理论的奠基人。所以,德国社会民主党一直将马克思视作该党的祖师爷,1928年该党就买下在特里尔、建于1727年的马克思故居,过后被纳粹没收,1947年该故居对外开放,1968年马克思诞生150周年时,社民党将故居扩建成对外开放的博物馆,由当时的党主席、外交部长勃朗特亲自前来剪彩。

这次值马克思诞生200周年,特里尔市投资510万欧元,举行600多场纪念活动,包括艺术展和音乐会。马克思故居、特里尔城市博物馆、莱茵州州博物馆联合举办有史以来最大的马克思展“马克思——生活、著作、时代”,从欧美11个国家的110个博物馆租借来400多个展品,包括马克思在伦敦去世时所坐的沙发等,甚至收集到59种语言的247部《共产党宣言》。德国邮政局专门发行了马克思诞生200周年的纪念邮票。而且,马克思(的大女儿)在法国的两位后人Frederique和Anne Longuet-Marx也应邀前来。当年在马克思出生证上签字的特里尔市长E.Grach的后人、德国电视主持人Günther Jauch也前来朗读马克思出生证。

马克思作为德国历史上杰出的哲学家和政治经济学家,能在资本主义刚刚起步的时代,德国甚至还处于封建社会、农耕社会,他就能从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全方位地研究这个将临的资本主义社会的特点,他的许多分析结果、至少分析方法迄今还没有过时。所以就学者马克思而言,本来没有值得争议之处。引起争议的是他去世后的世界历史发展,列宁利用俄国政权的虚弱,以马克思的名义、即以“革命”或“阶级斗争”的名义而发动十月政变,残酷镇压异己,建立起史无前例的专制统治,并以武力将这样的专制强加给东欧各国。何况,通常的专制还只是政治专制,而苏俄通过所谓马克思倡导的“全民所有制”,国家垄断经济权,建立起政治与经济的双重专制。以致人们提到马克思就谈虎变色,将马克思与那段血腥的暴政历史、与苏俄古拉格联系在一起。

确实,马克思与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中提出过暴力革命,但当时两人都是涉世未深的30、28岁血性青年。1875年德国两大工人组织合并时通过了拉萨尔主导的《哥达纲领》,就确立工人不通过暴力革命、而通过民主选举来维护权利。1878年《芝加哥邮报》记者采访马克思时问:“您很愿意看到完全根除现有的制度?”马克思犹豫一下后表示:“我们知道,暴力行为是没有意义的。”恩格斯去世前夕的1895年3月对暴力革命做出了最终否定:“旧式的起义,在1848年前到处都起过决定作用的筑垒巷战,现在大都陈旧了……我们是革命者,颠覆者,但我们采用合法手段,却比采用不合法手段或变革办法要获得多得多的成就。”恩格斯还拿出1000英镑,资助两位德国社民党议员参加德国的议会大选。

5月4日晚上在特里尔的古罗马建筑康茨旦丁大厅中举行了隆重的纪念大会,1000多位客人前来。欧盟理事会主席容克亲临大会作开幕词,“马克思是一位非常有远见、有特性的哲学家,我们要从那个时代的背景来理解马克思 ……抵制社会不公正现象,这不仅是马克思主义者的义务,也是任何崇尚民主的人的义务。至于那些后来者利用马克思的一些价值观和语句来作为压制他人的武器,不能把这些罪恶都写到马克思头上。”“欧盟大厦在摇晃,就因为在社会领域做得不够,我们必须改变。”

这次凑巧的是,这届特里尔市长、该市所在的莱茵州州长、甚至德国总统都是社会民主党人,都可称为马克思的政治后裔,所以马克思在这个时候过200岁生日,是撞上了天时地利人和。尽管如此,在纪念大会场外极左党派的支持声浪和人权团体的抗议声浪不断。州长Malu Dreyer发言中表示:“在20世纪,以马克思的名义而镇压几百万无辜者的犯罪行为,不能都写在马克思身上!我们要从马克思当时的时代背景,来理解马克思这样一位历史人物和他的著作……这次活动搞得左右摇晃,但这也好,人们在这里享有观点自由。”

5月3日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邀请了500多位客人前来柏林总统府座谈马克思。这位总统1991年在吉森大学完成的所谓“法学博士论文”就是典型的马克思问题:“国家消除无家可归者的历史与前景”。总统作开场引言时,长篇讨论马克思理论对现代社会的意义:马克思是一位经济学家,历史学家,社会学家,哲学家;一位记者和主编;一位政治家、工人领袖和教育家;一位流亡者、政治受迫害者……无论他的理论有多少矛盾,产生了多少后果,有一点是肯定的:马克思是一位伟大的德国思想家。出现马克思离不开19世纪德国历史,德国历史也同样少不了马克思。在当时这样封建专制、全社会走向贫困的时代,他以人文主义激情呼吁新闻自由,呼吁人性的劳工环境,八小时工作制,工人及其子弟的基础教育,承认妇女的地位价值,直到对环境保护的抗争……

但施泰因迈尔也尖锐地指出,尽管马克思自己声称他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列宁、斯大林等专制者为了自己的政治目的而歪曲、利用马克思的许多观点,但从社会责任角度来说,从马克思的语言暴力到后来专制者的行为暴力,并不能说马克思对这些后果就没有任何责任。例如马克思早就分析到资本集中对社会的危害,更反对政府参与经济运作。但马克思1881年给俄国Vera Sassulitsch女士的一封信中写道:“取消共有财产……让大部分农民转变成通常的无产者。”就这么两行字,过后马克思自己都废弃了,所以那封信都没有放入信封。但这两行字却落入列宁、斯大林之手,他们以此为“理论依据”,残酷剥夺了几百万俄国农民的财产,把他们强制移民到其它地区。

所以施泰因迈尔最后认为:“我们身处2018年的德国人,既不要拔高马克思,也不要把他从我们的历史中驱除。我们既不用害怕谈马克思,也不用为马克思塑造一尊金像。就保留马克思作为一位有争议的历史人物。”

冷战时期,东欧世界都号称坚持马克思主义,并以此与西方对峙。所以无论东方西方,人们潜意识地排斥马克思。现在冷战过去了30年,至少年轻一代已经没有了这样心理,马克思也将逐步回归到一位哲学家或政治经济学家、而不是革命家的角色。而且有意思的是,恰恰在新时代,马克思又有点热了起来。从来无人问津的伦敦马克思墓地,现在也收4英镑门票,墓园地图上唯一红色圈上“马克思”。

恩格斯是革命家,而马克思始终是思想家:他从来没有去过工厂实习(他与妻子燕妮都不会料理家务),没有与工人交往,更奢谈指导工人运动,他的大部分时间花在大英图书馆,去世时也只有12位亲友为他送葬。但马克思是一位天才,全才,他能从点滴的经济信息中看到社会的本质,预期社会的发展。例如

人类异化:在大机器生产中,人蜕化成会说话的机器。他不知道生产的全过程,甚至不知道他所生产的这个零件派什么用场。八小时之内把自己卖给了企业,企业也就把你看作一个生产资料。所以这几十年来,如何将生产人性化成为西方工业界的一大主题——到了新世纪,出现了越来越好的智能机器。于是,人倒还没有蜕化成机器,机器却进化了成人。

第四次工业革命:马克思分析的是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机器替代了人工,导致劳工剩余,即失业。技术进步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利润、还是提高人的生活?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前夕,雇员失业问题又回到马克思的命题。

贪婪:马克思分析了资本主义的本质,就是以人的贪婪性作为经济发展的动力,而人的贪婪是无止境的。于是,不仅造成对劳工的残酷损伤,也造成对环境的破坏。在经济全球化中,又加重了地区贫富差异,导致难民潮等。

制度性危机:通常人分析经济危机,只是分析现象,而马克思却看到这不是偶然现象,而是这样经济体系的必然结果——如果十个官员中只有一个官员腐败,这是道德问题;如果十个官员有九个腐败,这就是制度性腐败。

当然,马克思的理论失误是没有看到资本主义有自我修正能力,而不是一定要走到社会奔溃为止。资本主义的民主与法制成为社会沟通与制度修正的桥梁。尽管如此,马克思理论还是给予人们不少分析今日世界的启迪。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