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2019
Last update二, 10 十二 2019 2am

 

国际风云

香港阴影下的默克尔访华

丽日的帐篷下,默克尔安坐,李克强伺立。华美的色彩和宝座,一眼看去还以为英国女王出访,共产中国也玩起了大清帝国慈禧太后的皇家排场?只是当年的清皇朝还没有国歌,袁世凯建起中国第一支军乐队。慈禧太后前来小站阅兵,在袁世凯的陪同下,乐队演奏了雄赳赳气昂昂的法国《马赛曲》。皇太后听了大喜过望,误以为这是专门为她创作和演奏的大清国乐。

这阵子中南海习都督被华府疯老头特朗普的醉拳乱拳打得满地找牙。本要以牙还牙,无奈满嘴老板牙已所剩无几。要禁止进口美国猪肉以惩罚美国猪民,袭击疯老头的大选票仓,争口气进口俄罗斯猪肉。没想到喀秋莎的争气猪圈里尽培植非洲猪瘟,一下闹得中华大地猪瘟泛滥,殃及无数无辜的中华爱国猪也被满门抄斩,赵国民众因此只能凭票吃肉以降低三高……中美贸易战正酣之际,迎来同为出口大国的德国总理默克尔9月6-7日访华,这对中国就如久旱迎来甘露,天国派来的使者,或许能与德国建起抗美同盟军。

但这次虽得地利,却不得天时,这两个多月来香港社会风起云涌,黑衣白衣街头混战,愤民公开挑战北京政府的权威。而默克尔恰恰是香港风潮掀起后的第一位西方重量级国家元首访华。所以,默克尔这次访华倍受国际社会关注。就在她访华前两天的9月4日,香港学运领袖黄之锋给默克尔写公开信,要求默克尔关注香港事件,访华期间要与中国当权者交涉保障香港人民的权利与自由,要站在香港人民一侧。出乎意料的是,该公开信很快就在欧美许多报刊、甚至德国电视台上报道,可谓铺天盖地。9月5日,许多民众到德国总理府前游行,要求默克尔站在香港人民一边。

默克尔办公室发言人在记者会上确认,默克尔本人也已经看到这份公开信。但发言人表示,默克尔这次的行程中本来没有讨论香港事件的谈话日程。尽管如此,9月5日德国《明镜周刊》网页版刊登了大幅照片:默克尔与香港人民同在!

这次默克尔访华,西方媒体和西方社会对默克尔此行的其它做做生意的议题都不感兴趣,唯有专注香港问题。9月6日中午默克尔与中国总理李克强会谈后,就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共同记者会。估计中方担心西方媒体会追问香港问题,以记者会场房间太小为借口,只容许默克尔代表团的随团记者参加,拒绝西方其他记者参加。德国记者当场抗议,中方担心声音闹大后传到默克尔耳朵会比较难堪,所以最后答应四位德国记者进入记者会场,而且只容许提一个记者问题。记者一站起就提问默克尔,她是否与李克强讨论到香港问题?默克尔回答:

“我们就人权与法制、当然也详细地就香港问题作了交谈。这里适用于一国两制的基本原则和1984年制定的协议,并以此发展出的(香港)基本法,所以应当保障香港公民的权利与自由。当然我也指出,必须保障香港人民的权利与自由!这份协议继续有效。这份协议开启了一系列对其它公民权利的保障。目前的状况下,所有人都要尽力避免暴力冲突。冲突只能通过政治途径、即通过对话来解决,现在也呈现出许多对话的信号,港首想邀请大家对话,希望这样的对话能够出现。尤其是香港政府也走出了重要一步,收回了有争议的法律。我希望,这能打下一个基础,为抗议者在公民自由权利的范围内进行对话提供了可能性。”

默克尔说的第一个保障,是根据中英协议所以中方“应当”保障;第二次再强调一次,即即使没有这些条例,也“必须”保障!德语语言上很重,翻译成中文就没有味了。当然,默克尔公开表示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迄今依然有效,这对香港人民已是一个很大的鼓舞,因为北京官方媒体已经不止一次地表示,那些陈年老协议早就已经过期无效了——这就是港人的担忧。当然,在中国本土的媒体上,既没有报道默克尔的这段新闻发布内容,甚至都没有公布李克强当时就香港问题的答记者问。

第二天默克尔将要结束访华之行的时候,再举行告别记者会,记者又问她香港问题。默克尔马上表示,她该说的都已经明确地向中方说了。她希望和平地解决这次争端。“如果用其它(暴力)方式解决,那简直是一场灾难!”默克尔向媒体表示,她这次来华访问很有必要,也非常及时。许多争端需要沟通,和平解决,这不仅是对香港问题,也不仅是对政治问题。

这之前的今年7月,德国自由民主党主席Christian Lindner率领代表团,花12天访问亚洲的马来西亚、日本、南韩、香港和中国。

Lindner是个中国迷,为了这次访华他自学汉语,在今年初的自民党代表会上他在会场正面布置了中文“经济政策”,开场白就说了几句洋泾浜中文。代表团到达香港后,他主持自民党香港办公室的开幕仪式,拜访香港经济局,走访香港立法院中的民主党议员——没想到,这下惹上了大祸,因为民主党被中共看作是这场香港动乱的祸首之一。

自民党代表团来到北京后,原定的访问项目全部被中方单方面取消,本来要拜访的中国高级别官员均被拒绝。一位中方接待的官员前来,“大声怒斥代表团,整整半个多小时。”Lindner解释说:我们自由民主党现在在德国也是反对党,去香港会见一下香港的反对党,有什么错?难道我们要去见谁,还需要获得别人许可吗?这下更是火上浇油,“反对党”不就是反政府的党吗?拜访这样的反对党,就是在支持这些党,即声援香港民众的反华行动。

即使没有取消的会见,会见场面也非常冷冰,甚至见面时和告别时都充满阶级斗争气氛,中方都拒绝与德方代表握手。Lindner回德后德国电视一台ARD马上对他采访。他两手一摊,此行一无所获。他对媒体说,他从政迄今几十年,还从未遇到过这么没有礼貌的政治家。

德国媒体纷纷报道和取笑Lindner,就看他如何再继续钻研中文。但可以想象,如果下届大选他担任了德国外交部长(自民党传统部长位置),他再访华时的中方待遇就会大变。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