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2019
Last update五, 11 十 2019 9pm

 

国际风云

香港逃亡新加坡

网上盛传朱镕基2002年在香港的一段感人肺腑的发言录相:“(如果)香港回归祖国在我们的手上搞坏了,我们且不成了民族罪人?!”其实,任何一位有点责任感的国家领导人都会这么想。何况朱镕基还只是从香港利益出发,而香港对大陆经济发展的枢纽作用,其实更为重要。

所谓“一国两制”,不是北京政府解释的:香港搞资本主义,大陆搞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最重要量化指标就是社会公正与社会保障,在这两点上,香港的法治、平等竞争、官员廉洁、教育普及、医疗普及等等,即香港的社会主义程度大大超过大陆。如果大陆这样的缺乏社会公正、没有社会保障,居然还能自称是在搞社会主义的话,那香港及整个欧盟国家,早就进入共产主义了。所以所谓的一国两制,其真正的区别就是一点:香港施行法治,大陆施行党治。

而法治,恰恰是资本运作最最重要的保障。所以,中国在封闭年代从西方引进的外来产品和技术,在开放年代引进外资,很大程度上都是依赖于香港,香港成为历史上封闭中国通向自由世界的唯一窗口。

有人以为现在大陆经济不用香港了,外资可以直接投资大陆。这点不对,甚至相反,随着中国近年党治的加强,法治的倒退,外资依靠香港的比例越来越高(见下图)。直到现在(2019),中国引入外资的总额70%来自香港。

图:根据中国官方统计,通过香港来大陆投资的占外资来华投资总量的比例越来越高,2018年已达70%。

香港本身没有这么多需要投资大陆的,而是外资通过香港为平台投资到大陆。外资为什么不敢直接投资大陆?就是担心大陆没有法治,他们的投资得不到法律保障,所以需要有法制的香港及其香港银行来为投资中国的项目作担保。

尤其中美贸易战后,中国进口美国的商品增税,而美国对香港依旧免税,所以现在大陆总贸易的13%出口和15%进口是从香港中转,以后估计会更高。欧美关注香港,只是指:如果香港失去法治,欧美各国将全面取消对香港的特殊待遇。

如果香港被蹂躏而凋残,取代香港的将是新加坡——又一个曾经的英国殖民地。新加坡出台了所谓的“家族办公室”(Family Office)等优惠政策,来吸引香港的富豪,这些富豪将自己的财产转移到新加坡后,可以获得全方位的理财服务,而且用这些钱来理财的赢利,可以免税。

图:安静温馨的华人世界新加坡,就因为远离中共

比香港幸运的是,1963年英国撤出新加坡后,新加坡要求加入马来西亚,后来确实加入了。但马来西亚感觉新加坡华人多,恐被中共赤化,于是1965年马来西亚议会全票通过,驱逐新加坡出马来西亚联邦,新加坡被迫独立立国,当时李光耀还痛哭流涕,现在看来新加坡太幸运了。

试看2018年亚洲几国的人均产值比较:
新加坡64041 美元:马来西亚10942 美元
香 港  48517 美元:中国大陆  9608 美元
台 湾  24971 美元, 南 韩     31346 美元

而英国撤出香港后,香港得不到独立,转为北京政府殖民地,那就不可能有好日子过。“香港大陆化,大陆北韩化。”这是本届北京政府的国策。这些年来,北京政府不断地政治渗透到香港的政界和新闻界,从2002年推出基本法23条修改方案开始,一波接一波,香港特首形式上是一个委员会选举,其实是北京政府指定,特首完全听命于北京政府。北京政府不折腾到党委进驻港政府是不会罢休的——中共在大陆已经强行将党委和政府人员进驻到私营企业。所以,如果香港不抗议,就必然走向“香港大陆化”;如果香港抗议,可能凤凰涅磐,经过一段艰难险阻后实现民主,从而保障法治,但也可能中共直接采取暴力镇压,于是反而加速实现“香港大陆化”。

为了资本安全,李嘉诚等不仅赶紧从大陆撤资,也尽快从香港撤资。仅仅今年初的几个月内,香港已经有820亿港元转移到新加坡,大陆与香港正在兴起一波资金逃亡潮。谁也不愿再经历一次“公私合营”,其实就是把私营的资本以共产化的形式流入到各级中共官员的袋中。

这些年来世界金融中心的评估,第一、第二名一直在纽约与伦敦之间交替,第三、第四名在香港与新加坡之间竞争。

图:世界金融中心评估

中国政府想把上海、深圳也打造成金屋银屋,吸引国际金融业,最好也能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以帮助北京政府到国际上圈钱。但谁敢过来放钱?资本持有者关心的不是住上金屋银屋,住在草屋都没关系。但如果没有法治保障,几千万美元放在你家他还能睡得着觉?北京政府只要一声令下,冻结或限制外汇外流,那些外来资金即刻就成为陷在中国大陆的死钱。

现在香港岌岌可危,台湾地理上与北京政府为邻也同样危险——与专制政权做邻居都倒霉——所以地理上、政治上都远离北京干扰的新加坡,可能会逐步替代香港。喜哉?悲哉?两地都是华人,两地都曾是英国殖民地,只是一个与中国直接接壤,一个与中国隔了一个南海,两者却有完全不同的命运。所以,一个专制政权,不仅祸害本国人民,也会祸害世界人民。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