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2018
Last update日, 14 十 2018 4pm

 

诺贝尔和平奖:寄厚望于奥巴马总统

10月9日宣布2009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美国总统奥巴马大出人意料之外,许多专家跌破眼镜。这也难怪,在大多数人理解中,诺贝尔奖是根据候选人所取得的成就或所作的贡献评审出来。奥巴马初出茅庐,虽雄心勃勃,敢于向一切困难挑战,志向可嘉,但他的努力还须经过时间考验,说不定他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壮志未酬空悲切。难道评审会德高望重的老头们也都受去年奥巴马竞选口号“Yes, we can 对,我们办得到”的感染、“难得糊涂”地把这个世界最高荣誉授予了美国人民去年大胆选出来的40多岁年轻总统?


德国各党派逐鹿中原

二OO九年德国大选
9月27日举行德国大选,各党派鸣锣张鼓角逐德国议会的598个席位。在49个申报参选的党派中只有27个党派确认参选。据近日电视一台委托的民意调查,在这次大选中基民盟CDU将获35%选票,社民党SPD23%,自民党FDP14%,绿党Grüne13%,左翼党Linken11%。

奥巴马总统烟缘尽矣

奥巴马在步入青春期间,一度曾感到十分彷徨失落。他虽然是黑白混血儿,但毕竟他的肤色呈黑,一幅黑人样子,在学校里饱受同学们的白眼歧视。他的外祖父母用心良苦,让奥巴马以贝利Barry代替巴拉克Barack作为名,这样叫起来和听起来较像白人名字。但也没用。黑就是黑,叫“白”、抹“白”、穿“白”还是黑。他的外祖母虽然对他疼爱有加,但有时忍不住在他面前说起她在街上碰到黑人感到害怕之事,颇伤孩子的心。奥巴马做白人不成,做黑人天公对他又太不公平,使他陷入一场认同危机。何去何从?他感到苦恼之极。于是,他像当时社会的一些青年一样,在感到失落之际寻找麻醉品来麻醉自己,抽起香烟大烟,以求解脱烦恼。

从G20和北约峰会看美国外交风格的变革

许多人没想到,奥巴马去年竞选期间喊出“我们可以相信,变革必会来到”居然不是仅仅为了拉选票的一句空话,而完全是当真的。且不说他在美国国内将要在经济、教育、医疗保险、能源政策、恐怖嫌疑分子司法处理各方面推行的变革,只要看奥巴马最近在经济G20和北约G28峰会上的表现,应该可以相信美国的外交风格正在经历一场根本变革。

构筑共识者和务实外交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