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02019
Last update一, 07 一 2019 10pm

 

谁种下仇恨他自己遭殃

bayi向来不住地高喊冤屈、同时假模假式高喊和平的以色列,仗势欺人。最近又想出一个不守规矩的新招儿,愣要在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辖区盖自家的民房!这个计划刚一出笼,就遭到了国际舆论的一片谴责。如果真有一天在那儿平地起了高楼的话,那还不等于是在巴以之间永远也缝不上的伤口上又撒了一把炝火的椒盐!

据说当年第一位飞出地球的德国人有句名言:“如果人人都能飞向太空,在茫茫宇宙间回望地球,那人世上的恩恩怨怨就会少了许多。”可惜这只是一个根本实现不了的梦想。既然没有生出飞天的翅膀,可怜的人类就只能天天守在这块土地上你争我抢,经营有头无尾的炮火硝烟。

探讨人性里善恶成分的起源和演变,于是也就成了折磨人类的一个经久不衰的话题。

从去年夏天在戛纳电影节上得了金棕榈大奖之后,德奥合拍的《白丝带》(Das weisse Band)就一路风光,几乎赢得了所有可能获得的奖项。三月初,导演Haneke带着主创人员稳坐洛杉矶,就等着奥斯卡大叔自然而然来封顶了。不想,颁奖仪式爆出了冷门儿,一部不出名的阿根廷电影出人意料地抢了先。不过,这丝毫也抹不掉《白丝带》印在黑白胶片上的光彩,它依然抖抖颤颤地飘在所有观众的脑际,警醒而残忍。

美丽的田园风光,谨严有致的宗教气氛,大人们辛勤劳作,孩子们循规守矩。这一切,都理所当然地制造着一片德国北方农村和平美好的生活景象。殊不知,表面的祥和其实正包裹着丑恶的梦魇,正人君子的道行掩盖着为盗为娼的龌龊。尤其那看上去无可挑剔、而实际上几乎没有人性的一整套教育手段,潜移默化播种下的,并不是爱,不是温柔,恰恰是无声的抵抗,血腥的报复,赤裸裸的仇恨……Haneke讲的是一个寓言(预言),即将爆发的一战,还有后来的二战,还有这世界上此起彼伏的“三战”“四战”,善良的人们都能从这里摸出它们的根基。

看着欧洲原野上收割的沉闷,耳边隐隐约约响起的是延安大生产时代的曲调:二月里来好春光,家家户户种田忙。种瓜的得瓜,种豆的得豆,谁种下仇恨他自己遭殃!……
最近读报,由于北威州宽松的家养动物法,使得这儿越来越多的好事者大显身手。“黔无驴,船载以入”早就过时了,他们不用花太多的银两,就能轻易地把蛇蝎一类有毒的活物请回家里。前几天,Mülheim有一条家养毒蛇出逃户外,惊煞了四邻,马上请来由警察组成的打蛇队日夜搜寻,结果一无所获,只能息鼓收兵。于是,大家也只好捏着手指头默默祈祷,盼着今年本来就盼不来的春天最好能再迟到些时日,让毒蛇或冻或饿,自然毙命。

天公了断岛争端

talpatti地球表面有四大洋,相互连接,碧波万顷;海鸟任飞翔,轮舟任穿渡。凡不在3-200海里领海海域的海都共属人类之公海、自由之海。但四大洋并不都是平坦无垠的海,大小不一的岛屿散布其间。有岛屿就有归属的问题,一般谁捷足先登,岛屿就属谁;要不就根据定界原则,近水楼台先得月。

1970年,印度洋孟加拉湾一阵飓旋风过后,海面突然冒出一个小岛。孟加拉称之为南塔尔帕提South Talpatti岛,印度则称之为新摩尔New Moore或普尔巴沙Purbasha岛。小岛位于印孟界河哈利亚布杭加Hariabhanga河出口南端,离印度与孟加拉国土都不远。印孟两国虽从未有居民住过该岛,却都马上宣布对该岛拥有主权。1981年印度曾将国旗插于该岛上,并在该岛建立了临时边防站,定时派军舰巡逻。

由于潮汐,小岛面积时大时小,总面积伸缩在2500至10000平米之间,地面最高点不超过海拔2米。不管新发现的小岛是否能住人,没有一个国家会放弃对任何新发现小岛领土的主权诉求。尤其许多已开采出来的海上油田,已证明某些海床区域底下蕴藏着富有经济价值的矿藏。有这么一个新发现的小岛,印孟两国面当然不会放弃其可能带来的利益。
印孟两国声称对新小岛拥有主权,依据的是什么?是两国界河哈利亚布杭加河的出海走向。两国都承认界河中心线为界以及界线两边的岛屿分别属于两岸沿岸国的原则。由于河流带出的淤泥在河口有时会移动,哈利亚布杭加河出海后的流向也就有变动的可能,可能偏东,可能偏西。1981年印度称其对海水深度测量的结果显示哈河出海的主流向流过小岛东面,因此小岛应归属西岸国,即印度。而孟加拉在1970年代末就已提供哈河主流向流过小岛西面的数据。两国各执其是,但就拿不出1947年两国确定边界时或1970年小岛刚出现时哈河出海后的流向数据。

现在好了。天公对人类大量排放的二氧化碳已烦不胜烦,“体温”已接近发烧。看到印孟两国为一个芝麻小岛争论不休,干脆让海水涨上来,把小岛给淹没了。3月25日世界许多媒体报道:印度加尔各答大学海洋学研究所根据卫星图像的分析,确定南塔尔帕提岛或新摩尔岛已被升高的水位淹没。多年印孟两国无法解决的岛屿领土争端,全球气候暖化给解决了,有争议的小岛在海水中消失了。

全球气候暖化的迹象正在世界各区域显示出来。除了还有其他岛国如马尔代夫面临被淹没的威胁之外,中国近期的大面积沙尘暴、西南五省出现的百年大旱、新疆北部融雪过快造成的洪灾等,都与气候暖化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澳大利亚著名大堡礁五色斑斓的珊瑚,也由于气候变暖导致的海水升温而面临白化的威胁。
这不是天公在告诫人们,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再不能不考虑环境代价了?

哥本哈根国际气象会议

随着工业化发展,世界气象发生了急剧变恶,全球气温转热,引起一系列全球性自然灾难。原来的Kioto国际条约将于2012年到期,需要提前建立后续的国际条约,为此召开去年12月的哥本哈根国际气象会议。会议希望到2050年全球平均气温降低到仅高于工业化前全球平均气温的2度,这就必须大幅降低引起气温上升的杀手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就必须节约能量,提高能量使用率,将现有以燃烧产生的能量改变成“绿色能源”如太阳能、水能、风能等。这就需要技术开发,需要投资,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是要付出代价的,而这就成为世界各国就降低二氧化碳问题产生分歧,使这次的哥本哈根国际气象会议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只是笼统达成上述公识,而无法确定到2050年每年的具体指标,尤其无法达成中期指标、即到2020年各国降低多少二氧化碳排放量。

一、中国:从2006年开始,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世界第一,占全球总排放量的21.5%。中国排放量一直攀升,每年的增加量就相当于意大利全国的排放总量。据中国一项研究报告,到2020年中国能达到控制排放量不增加就算很好了。中国经济在发展,中国政府自然不愿为了环保而影响经济,所以在这次国际会议上不愿承诺到2020年具体降低多少二氧化碳排放量。据专家估计,到2030年中国将达到114亿吨。

二、美国:其二氧化碳排放量一直居于世界之首,到2006年才被中国超过,占全球总排放量20.2%。美国承诺到2020年降低二氧化碳达到低于2005年时的17%,即低于1990年时的1%。这一承诺还要在美国参议院通过,迄今凶吉未卜。到2030年估计美国达到69亿吨。

附、欧盟:整个欧盟国家总计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可以达到世界第三位,39.1亿吨,占全球总排放量的13.8%。欧盟是这次国际气象会议的主要倡导者,提出的指标是到2020年将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到低于1990年时的20%。如果其它国家愿意共同向这方向努力,欧盟甚至愿意降低到30%。

三、俄国:排放量达到世界第三位,占全球总排放量的5.5%。俄国愿意全盘接受欧盟的指标,到2020年将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到低于1990年时的20%,甚至25%。到2009年6月时俄国总统还只答应10-15%。但专家估计,到2030年俄国会达到20亿吨。

四、印度: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世界第四位,占全球总排放量的5.3%。印度的态度与中国相仿,不愿提出具体降低排放量的指标。专家估计到2030年印度会达到33亿吨。

五、日本: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世界第五位,占全球总排放量的4.6%。日本承诺到2020年降低其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低于2005年时的排放量15%,即低于1990年时的8-9%。日本打算以多建核发电厂来达到这一指标,受到环保人士的不满。专家估计到2030年日本还会保持12亿吨。

六、德国: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世界第五位,占全球总排放量的2.8%。德国是这次国际会议上几乎成为欧盟国家的代表,不仅许诺对第三世界经济资助的许诺,甚至愿意在德国到2020年降低到低于1990年排放量的40%。
整个亚洲(除中国外)的排放量为17.0亿吨,占全球总排放量的5.4%;整个非洲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为19.0亿吨,占全球总排放量的3.0%。

印度妇女的节日

 indien-1
今年的三八妇女节成为中国的邻国印度妇女的一个喜庆日子,在3月8-9日的印度参议院以186票赞同、1票反对和39票弃权的结果,通过了一项历史性法律:在印度议会中,将有33%的议员席位保留给印度妇女(Woman´s Reservation Bill)。印度议会将成为全世界议会中女议员比例最高的议会。该法律先施行15年(相当3届大选)。当然,该法律还要获得众议院的2/3多数通过。

由于历史和现实原因,全世界的妇女参政一直比例甚低。印度建国63年来,尽管各方努力,但直到上届大选,印度的众、参两院的女议员比例还仅仅是10.9%与8.4%。这次的法律草案是在1996年提出的,此后两届议会都作了努力,可惜阻力太大,未能成功,因为女议员的比例大幅度提高,就意味着男议员的比例大幅度降低,许多原来的男议员将失去他们的议员位置。据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的Yadav分析,这次的成功主要归溯于印度社会对妇女的普遍重视,同时要归功于当年担任总理、后来被暗杀的甘地夫人的竭力推进。这届大选后甘地夫人的议会党Congress-Party重新当政,所以要完成甘地夫人的遗愿。为了这一法律,倾向右翼的联合政府几乎破裂,执政的各党派已经翻脸,一些政治家愤而离开议会厅表示抗议。但左翼的反对党却支持这一法案,从而实现这次法律的通过。

越过地中海涌向欧洲

非洲难民困扰欧洲边界

尽管东西方冷战基本结束,南北问题依旧成为当今世界的困惑。欧洲东接亚洲(中东),南临非洲。与中东存在宗教冲突,经常引发恐怖活动和反恐怖战争;与非洲存在巨大的贫富差异,地中海成为唯一隔离这两大洲的天然屏障。但一水之隔的天然屏障只能隔断植物、动物,却无法隔断为生存所迫而挺而走险的非洲饥民,难民船只源源不断地横渡地中海涌向欧洲。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