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12019
Last update五, 12 四 2019 11pm

 

哥本哈根国际气象会议

随着工业化发展,世界气象发生了急剧变恶,全球气温转热,引起一系列全球性自然灾难。原来的Kioto国际条约将于2012年到期,需要提前建立后续的国际条约,为此召开去年12月的哥本哈根国际气象会议。会议希望到2050年全球平均气温降低到仅高于工业化前全球平均气温的2度,这就必须大幅降低引起气温上升的杀手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就必须节约能量,提高能量使用率,将现有以燃烧产生的能量改变成“绿色能源”如太阳能、水能、风能等。这就需要技术开发,需要投资,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是要付出代价的,而这就成为世界各国就降低二氧化碳问题产生分歧,使这次的哥本哈根国际气象会议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只是笼统达成上述公识,而无法确定到2050年每年的具体指标,尤其无法达成中期指标、即到2020年各国降低多少二氧化碳排放量。

一、中国:从2006年开始,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世界第一,占全球总排放量的21.5%。中国排放量一直攀升,每年的增加量就相当于意大利全国的排放总量。据中国一项研究报告,到2020年中国能达到控制排放量不增加就算很好了。中国经济在发展,中国政府自然不愿为了环保而影响经济,所以在这次国际会议上不愿承诺到2020年具体降低多少二氧化碳排放量。据专家估计,到2030年中国将达到114亿吨。

二、美国:其二氧化碳排放量一直居于世界之首,到2006年才被中国超过,占全球总排放量20.2%。美国承诺到2020年降低二氧化碳达到低于2005年时的17%,即低于1990年时的1%。这一承诺还要在美国参议院通过,迄今凶吉未卜。到2030年估计美国达到69亿吨。

附、欧盟:整个欧盟国家总计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可以达到世界第三位,39.1亿吨,占全球总排放量的13.8%。欧盟是这次国际气象会议的主要倡导者,提出的指标是到2020年将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到低于1990年时的20%。如果其它国家愿意共同向这方向努力,欧盟甚至愿意降低到30%。

三、俄国:排放量达到世界第三位,占全球总排放量的5.5%。俄国愿意全盘接受欧盟的指标,到2020年将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到低于1990年时的20%,甚至25%。到2009年6月时俄国总统还只答应10-15%。但专家估计,到2030年俄国会达到20亿吨。

四、印度: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世界第四位,占全球总排放量的5.3%。印度的态度与中国相仿,不愿提出具体降低排放量的指标。专家估计到2030年印度会达到33亿吨。

五、日本: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世界第五位,占全球总排放量的4.6%。日本承诺到2020年降低其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低于2005年时的排放量15%,即低于1990年时的8-9%。日本打算以多建核发电厂来达到这一指标,受到环保人士的不满。专家估计到2030年日本还会保持12亿吨。

六、德国: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世界第五位,占全球总排放量的2.8%。德国是这次国际会议上几乎成为欧盟国家的代表,不仅许诺对第三世界经济资助的许诺,甚至愿意在德国到2020年降低到低于1990年排放量的40%。
整个亚洲(除中国外)的排放量为17.0亿吨,占全球总排放量的5.4%;整个非洲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为19.0亿吨,占全球总排放量的3.0%。


越过地中海涌向欧洲

非洲难民困扰欧洲边界

尽管东西方冷战基本结束,南北问题依旧成为当今世界的困惑。欧洲东接亚洲(中东),南临非洲。与中东存在宗教冲突,经常引发恐怖活动和反恐怖战争;与非洲存在巨大的贫富差异,地中海成为唯一隔离这两大洲的天然屏障。但一水之隔的天然屏障只能隔断植物、动物,却无法隔断为生存所迫而挺而走险的非洲饥民,难民船只源源不断地横渡地中海涌向欧洲。

德国各党派逐鹿中原

二OO九年德国大选
9月27日举行德国大选,各党派鸣锣张鼓角逐德国议会的598个席位。在49个申报参选的党派中只有27个党派确认参选。据近日电视一台委托的民意调查,在这次大选中基民盟CDU将获35%选票,社民党SPD23%,自民党FDP14%,绿党Grüne13%,左翼党Linken11%。

诺贝尔和平奖:寄厚望于奥巴马总统

10月9日宣布2009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美国总统奥巴马大出人意料之外,许多专家跌破眼镜。这也难怪,在大多数人理解中,诺贝尔奖是根据候选人所取得的成就或所作的贡献评审出来。奥巴马初出茅庐,虽雄心勃勃,敢于向一切困难挑战,志向可嘉,但他的努力还须经过时间考验,说不定他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壮志未酬空悲切。难道评审会德高望重的老头们也都受去年奥巴马竞选口号“Yes, we can 对,我们办得到”的感染、“难得糊涂”地把这个世界最高荣誉授予了美国人民去年大胆选出来的40多岁年轻总统?

奥巴马总统烟缘尽矣

奥巴马在步入青春期间,一度曾感到十分彷徨失落。他虽然是黑白混血儿,但毕竟他的肤色呈黑,一幅黑人样子,在学校里饱受同学们的白眼歧视。他的外祖父母用心良苦,让奥巴马以贝利Barry代替巴拉克Barack作为名,这样叫起来和听起来较像白人名字。但也没用。黑就是黑,叫“白”、抹“白”、穿“白”还是黑。他的外祖母虽然对他疼爱有加,但有时忍不住在他面前说起她在街上碰到黑人感到害怕之事,颇伤孩子的心。奥巴马做白人不成,做黑人天公对他又太不公平,使他陷入一场认同危机。何去何从?他感到苦恼之极。于是,他像当时社会的一些青年一样,在感到失落之际寻找麻醉品来麻醉自己,抽起香烟大烟,以求解脱烦恼。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