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橙新闻:英国,将往何处去

英国脱欧公投后,人们担心会加剧英国的分裂。图为参加7月2日伦敦游行的妇女。图片来源:AFP

无论公投结果及英国与欧盟谈判结果如何,有一点肯定:无论表面形式如何,实质上英国肯定留在欧盟。英国追求的最佳出路是:所有情况照旧。但英国放弃在欧盟的立法权与行政权,以换取“欧盟其它国家的人不能无条件移民英国”的优惠。目前欧盟明确拒绝这一要求。如果最终谈判结果还是拒绝,则英国只能由议会或首相来否决公投结果。如果英国真的全面退出欧盟,对欧盟少了一块肉,对英国却是牺牲了全部,无论留欧派还是脱欧派都无法接受这样的残酷——脱欧派政治家在煽动民众脱欧时就向民众许诺:脱欧后,英国照样可以无条件进入欧盟市场。

欧盟,不仅是一个经济共同体,也是崇尚人权民主的价值观共同体,互助互爱的团结共同体。作为经济共同体,欧盟对所有国家都有利;但作为团结共同体,则富国就要付出,穷国就能受惠,这正是英国与欧盟产生矛盾的政治文化背景。


歐盟與英國的恩怨

英國首相丘吉爾1946年9月19日在瑞士蘇黎世

歐盟,承載著歐洲的和平與富裕

歐盟,為了永久保障歐洲和平而創立,卻以歐洲各國走向共同富裕而收獲。

全世界五大洲,似乎都是以地理位置而劃分。唯有歐洲與亞洲,地理上屬於同一個歐亞板塊,卻人為地劃分出兩個洲:在這個板塊上,信仰基督教的國家屬於歐洲,信仰其它教的或不信教的國家都歸為亞洲——顯然,這是歐洲人的劃分。所以,歐洲首先是個文化概念,而不是地理概念。以至於信仰伊斯蘭教的中東與信仰佛教或印度教的遠東完全沒有地理和文化牽連,卻都籠統地歸為亞洲。

歐洲盡管有統一的宗教,卻有羅曼、日耳曼和斯拉夫三大民族,民族之下又有許多部落,部落之下又有許多獨立的國家,這兩千多年來,這片土地上就沒有停止過戰爭。而且隨著武器的發展,戰爭越打越烈,擴大到全歐洲戰爭(第一次世界大戰),全世界戰爭(第二次世界大戰)。二戰後,人們痛定思痛,如何才能永久地消除戰爭?東德事實上被蘇聯瓜分,而英法想瓜分西德,因為德國永遠是個炸藥桶。但美國反對,這樣多少年後,德意志民族又要唱起德國統一的戰歌,難道還准備第三次世界大戰?只有在德國建立民主人權制度,才能永久消除戰爭。戰後西德確實建立了民主人權制度,但德國的世仇法國以及鄰國還是不放心。當時英美法蘇四國不僅要共管德國首都柏林,還要共管德國煤鋼基地魯爾區,因為煤鋼基地就是傳統的軍事工業基地,19世紀以來的德國軍火如克魯勃槍炮都產於魯爾區。後來美國意識到蘇聯的威脅,看到當今不是懲罰西德,而是防范蘇聯,這才放棄了共管魯爾區。但這個潛在的軍工基地始終是法國等鄰國的心病。

美国强奸文化 Rape Culture

性爱,本是男女双方感情达到高潮、达到忘我时的自然行为,不应当有太多的世俗思考,更不可能去与法律相联,否则,就失去了性爱的气氛。但在美国大学校园中,开始流传了一种新的性生活模式:双方先坐下来冷静思考,今天双方是否要发生性行为。如果愿意,就签署性爱合同,然后再重新回到热恋之中,在热恋中去性爱……

这似乎不太合乎常人的感受,把神圣的性爱合同化,算是人类的进化还是退化?而美国高校“确认同意项目”(affirmative consent project)的热衷者们,却以这样的形式,来冷静地确认自己的性行为和性伙伴,同时也是向对方表示:我始终保留我的性自主权(Sexual self-determination),过后还可以单方面取缔合同。如果一方回避签合同、沉默不表示,不能看作她同意了。与欧洲“伊斯坦堡公约”所倡导的对性行为“不就是不”(No means no)形式相反,但意义相同,这里“是就是是”(Yes means yes)。加里福尼亚州甚至立法,希望所有公立大学都能要求学生这样做。

橙新闻:三大利弊話脫歐

英國退出歐盟的公投陣營

社會是多元的,一個民主社會,就是容許人們自由地表達各自的觀點,最後以民主的方式來決定這個社會的走向。所以,對某一個社會關注的問題進行公民投票(在瑞士更為頻繁),是一個民主社會的通常現象。反對本國加入歐盟,不僅在英國,在歐盟國家比比皆是,而且還有相當的社會基礎和政治勢力。

英國申請加入歐盟時,社會上就遭遇很大的反對聲:一個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上完全自主的英國,為什麼要將自己的主權拱手移讓給國際社會?英國剛進入歐共體沒有幾年,英國議會和政府在社會壓力下就與歐共體討價還價,獲得了些許優惠條件。盡管如此,1975年舉行首次公投。公投結果,願意英國繼續留在歐盟的占了絕大多數(67%)。

如今40年過去,國際政治和經濟形勢發生了根本性變化,歐盟的功能也發生了許多變化:從當年的經濟共同體,發展到現在所有領域都包含的歐盟;創建共同體的初衷僅僅為了保障歐洲和平,現在人們看到,在歐洲再發生戰爭幾乎不可能(唯一的和平威脅是俄國),所以將眼光都集中在經濟上。加入歐盟,可以無限制地進入歐盟市場贏利,弱小地區和重要項目可以享受到歐盟的各種資助,個人可以到其它國家去投資、勞工、學業、移民;但另一方面,國家要繳納「會費」,也要無限制地接受歐盟其它國家的投資者和勞工者,供養定居在英國的其它國家公民……如果僅僅從經濟角度考量,留在歐盟是贏是虧,根據不同的國家、不同的經濟領域、不同的職業、不同的生活層次,當然可以得到完全不同的結論。而民主投票,卻是不管經濟領域、不管職業、不管貧富,人手一票。

伦敦市长:穷人孩子早当家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富人的孩子早发达。本届伦敦市大选,是伦敦市长大选历史上两位参选人贫富差异、家庭出身差异和文化差异最大的。但是,伦敦百姓不看贫富出身和宗教,只选择接近平民者,伊斯兰教徒萨迪克以57%选票当选。

代表保守党竞选的Zac Goldsmith,出身于德国法兰克福的犹太银行世家,曾祖父于20世纪初移民来伦敦。其父亲1997年去世时给他留下了12亿英镑遗产。他妻子Alice Rotschild也是出身于德国法兰克福的犹太银行世家,即18、19世纪被誉为世界金融之皇的罗斯柴尔德家族,该家族先后资助了美国南北战争、英国与拿破仑战争等。但富二代Zac自己却不争气,16岁时在房间里被查出毒品,被开除出校。此后没有上大学,周游世界,闲着也投身环保运动,担任环保杂志《The Ecologist》的编辑。他父亲晚年卖掉银行,投身政治,于是他也跟着投身政治,担任到议员。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