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32018
Last update二, 13 二 2018 10pm

 

意大利人为何愿意改信伊斯兰教

瑞士著名网站“20分钟”报道:2015年意大利有4000名意大利居民改信伊斯兰教,而且,这个数字今后只会有增无减。至于其他西欧国是否也有此现象,文中未提。虽未见过相关报道,但可以设想,其他西欧国肯定也有。为何如此?

一是因为失业

意大利与其他欧盟国家一样,失业人数不仅未能减少,且逐年递增。人一旦失业,如同国家的废物,无论过去的职业高低,无论年龄大小,地位便一落千丈。笔者在自传小说《给外星人的66封信》里对失业者心情与境遇未加掩饰地如实道来:无论你过去所受过的教育及所从事的职业有多高,德国劳动局(现名职业中心)分配的任何工作,只要你第一次不去报到,失业金立即减少30%;若如此三次,你便与劳动局彻底无缘了,甚至你也不属于与劳动局如双胞胎的社会局,因为你身体健康,没有可以不工作的医生证明,社会局照顾的是年老体弱不能工作者。


为了更美好的世界

今年12月2日,年仅31岁的脸书创建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喜得千金,取名Maxima,双姓“陈·扎克伯格”,即妻子和他的姓。人们无法想象,这样一位拥有450亿美元的富豪如何来养这样的千金?但他还是那样的阚厚和土气,开着价值两万美元的普通车,穿着廉价的连帽衫,还在亲自给女儿换尿布,妻子还是做她的儿科医生。就如三年前两人举行的婚礼,就在自家后院,受邀的亲友以为去参加普通派对,去了之后见到新娘新郎的打扮才恍然大悟,那是举行“婚礼”,大家就吃家常菜。

然而,就在女儿出生之际,扎克伯格与妻子普莉希拉·陈在脸书上联名发表了一封别开生面的致女儿信:“就像所有的父母,我们期望你能生长在一个比我们生活得更美好的世界”。所以,这对年轻夫妻决定,将自己财产的99%无偿捐献给这个世界——那可是450亿美元哪。德国好心人一算,这相当于200万辆大众汽车或整个德意志银行的价值。

欧美联手建立经济北约

欧盟28个国家之间取消关税,打通了资本市场与劳工市场,整个欧盟境内在经济上相当于一个国家,从而加强了欧盟各国之间的经济交流。事实证明,这样的自由贸易区促进了欧盟各国的经济发展,也在国际上建立了一个新型的经济模式。这样的模式是否能推广到欧洲之外、例如欧洲能否与美国建立经济共同体?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出现的经济全球化现象,许多发展中国家开始苏醒,经济高速发展,从而改变了世界经济和贸易的格局,对传统的工业国家形成挑战。例如,2003年美国出口量还占世界贸易总额的14,2%,而到2012年只剩下10,5%;2003年欧洲出口量占世界贸易总量的19,2%,2012年却下降到15,4%。在这样的危机心理驱使下,欧美考虑加强合作,加强欧美之间的经济与贸易交往,以抵御南亚以及金砖国家(巴西,俄国,印度,中国,南非)对欧美的挑战。

默克尔当选2015年度风云人物

无论国内政治还是国际政治,政治的本义,就是以非暴力的途径,实现经济利益与社会责任的平衡。但在现实世界,许多人追逐经济利益,却罔顾社会责任。而政治家,一方面心存社会道德的约束,同时面临现实政治的压力。是坚守自己的良知,还是屈服于现实?这就区分出政治家还是政客。默克尔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2015年度“国际风云人物”,就如《时代周刊》解说的,“因为她坚定地反对暴政和政治投机,在一个缺乏道德榜样的世界树立了牢固的道德风范。”默克尔是德国总理,《时代周刊》将她誉为整个“自由世界的总理”,因为,人们期待这个世界有更多默克尔那样正直而充满同情心的政治家,而少一些民主国家的政客和专制国家的暴君。

图一:《时代周刊》封面,左侧小字:安琪拉·默克尔,自由世界的总理

期刊封面是北爱尔兰艺术家Colin Davidson绘的默克尔肖像油画:背景是深沉的墨绿色,低云横渡,寓意着这个没有阳光的动荡世界。默克尔左侧嘴角略为下沉,似乎有点笑意,又似乎有点严肃,一种难以捉摸的内心世界。她那天蓝色的眼睛,冷静地、严肃地注视着大千世界。佩戴着富拉玄武岩石和海蓝宝石组成的项链,是光明,还是祈祷光明?画家粗犷的梵高式的笔意,刻画着一位现实政治家的内心世界……几个月前《时代周刊》委托Davidson画一幅默克尔肖像时,他没想到会刊登在《时代周刊》的封面上(原作1,17 x 1,27米)。他想到默克尔,马上想到当欧洲各国拒绝接受叙利亚难民时,默克尔说了一句感动世界的话:“我们来做”(Wir schaffen das)。她就说了这么一句,就说了这么一次,却整个德国行动起来了,一下接受并安顿了几万叙利亚难民,而且还在源源不断地接受。Davidson自己都说,他被默克尔感动了,因为他自己的童年就是在北爱尔兰动荡的年代渡过的,深切体会战争与难民的处境。所以,他要通过画面,刻画出这位政治家的理性、人性与她的同情心。

消除贫困—联合国千禧年计划

二次大战后的世界,起先关注的焦点是东西冷战。随着1989年东欧易帜,东西冷战基本消除,于是叠现了新的关注焦点:南北差距。在世界、尤其是欧洲与非洲的地理格局上,北部(欧洲)政治上民主、经济上富裕;南部(非洲、中东等)政治上专制、经济上贫困。是因为民主而富裕、专制而贫困,还是相反,个人都可以说出各自的道理,但南北差异是没有争议的事实。如果南北各自断绝往来,倒也相安无事。但现代世界经济全球化,人员交流全球化,地理上的分隔并不可能阻挡南北贫富之间的冲突,近年非洲、中东难民涌向欧洲,就可见一斑。所以,减少南北差异、至少消除极端的贫困,已经成为全世界、无论贫国还是富国的共识,从而也成为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组织等的重点工作。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