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突尼斯对话四方获诺贝尔和平奖

2015年10月9日从挪威首都奥斯陆传来消息,2015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授予“突尼斯全国对话四方”(Tunisian National Dialogue Quartet)。这一消息对突尼斯民众是一个惊喜,对国际社会更是一个惊喜。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第一时间就发表贺词:“阿拉伯之春”民权运动兴起时,激起了国际社会极大的希望,不意很快就被重重忧虑所取代,但突尼斯最终避免了这样悲剧般的希望破灭。“突尼斯全国对话四方”以四个民间团体,通过对话和协商来克服严峻的政治挑战,维护国家稳定,追求政府廉政和平等正义,推动国家走向人民所希望的转变,成为本地区、乃至全球民主化的典范。

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发源地是突尼斯,突尼斯国花是茉莉花,所以也称“茉莉花革命”。茉莉花革命很快波及到邻近的利比亚、埃及、也门、阿尔及利亚等北非和中东国家,因为那里的独裁者也都专制统治了20至30年。茉莉花革命的规模堪与1989年东欧革命相比拟,但没有东欧革命这么幸运,没能很快转型到人权民主社会,而是一波三折,唯有突尼斯初步进入了真正的民主社会。


西班牙王室面临世纪考验

近几年,媒体对西班牙王室的负面新闻连篇累牍,2012年西班牙警方进行“帝王行动”,一举抓捕了以中国人高平为首的洗钱逃税犯罪集团。随着警方深入调查,发现还有西班牙王室成员参与洗钱活动。基于王室的尊严,警方非常谨慎地处理王室人员的涉案消息。接着,又传出老国王胡安·卡洛斯在非洲打猎,竟然把一头大象射中身亡,老国王还洋洋得意地扛着猎枪在死象前面拍照留影。这一消息传出,惹怒了全世界保护动物的组织和人群。结果,老国王胡安卡洛斯被开除出世界保护动物协会的名誉主席职位。

祸不单行,西班牙媒体又爆料出老国王私生活糜烂与三位数的女性有染。一时间,西班牙反王室成员组织了大规模要求废除王室制度的示威游行。要求政府取消王室制,请王室里的寄生虫都去自行其力,自食其果,纳税人没有义务要养活这批懒虫。王室的威信和威严一落千丈,跌至历史最低点。

接着,又让民众愤怒的是,西班牙媒体爆料老国王女婿易雅琪涉嫌贪污丑闻。易雅琪伙同贪腐政客,利用职务之便将公款归己所有。消息一出,西班牙再次舆论哗然,让民众对王室的厌恶推向了顶点。

教育与国民性改变

在经济全球化的冲击下,倘若国民素质与能力没有进一歩提升,则即便政府政策嘉惠企业,又如何强化自身竞争力以应变?

先看看美、德、日三强过往的消长变化。90年代前日本能与欧美鼎足而立,为何90后会经历惨淡的廿年?最大原因是逐渐形成的全球产业分工,将日本竞争中的强项抵销掉,而暴露出来现有教育方式的缺陷。日本沿袭传统的儒家精神(亚洲教育方式大致相似,只是往日台湾与今日中国更倾向犬儒教育),强调既有的传统下依循传统体制以掊养专业人才为宗旨,其核心竞争力并非在创新,而在改善,由模彷入门,再提升为制作改进,最后定位在物美价廉上。大体而言,日本的竞争主轴是以品质齐一和质价比好,来弥补创新不足,维持与德美并驾齐趋的状态。

酷热当头话环保

又引来一个火烧的炎夏,德国、中国一样的热。全年30度以上高温,1951年时平均3天,现在达到8天。一到炎热难忍之际,就会想到环境保护:如果社会的富裕是以破坏环境为代价,就不能算真正的富裕,最多只是一个悲剧的暂缓期。这样的社会不可能和平,只会出现更多的贫困。
2015年是一个特殊的年。新世纪之初联合国提出的“新世纪15个指标MDGs”,即到2015年,要实现全世界贫困人口减半,解决贫困国家的饮用水问题,文盲减少若干……如今真到了2015年,好像这世界也没有改观多少。
1997年在日本京都市签署了国际上第一份环境保护法《京都协议》。那里39个工业国家信誓旦旦,到2012年全世界排二氧化碳量要相对1990年降低5,2%。结果呢?就2014年统计,反而提高了30%。当然,欧洲是环境保护的世界楷模,到2012年居然降低了12,2%。欧洲做得最好的英国,计划降低12,5%,事实降低了22,6%;其次是德国,降低了21%。而做得最差的是西班牙,本容许提高15%,结果提高了22,6%;其次是奥地利,本当降低13%,结果却提高了8,2%。

西班牙校园血案

大凡在校园发生血案的新闻几乎都在美国,而且都是高年级学生所为。然而,这次血案不仅发生在欧洲的巴塞罗那,而且凶手是年仅13岁的孩子,他使用致命武器杀死一名老师,重伤二人。令人惊讶的是,他还有一个连环杀人计划和名单,全校老师都被列入死亡名单中。这个学生的名字叫马克·佩雷斯,2002年生于巴塞罗那。

马克行凶事件回放

2015年4月20日星期一,巴塞罗那胡安·浮士德中学上课时间是8点45分。马克的班主任安娜·冈萨雷斯正在点名,当点到马克·佩雷斯时无人应答。安娜问其他同学马克是不是生病,同学们回答不知道,因为最近一段时间马克经常迟到,而且沉默寡言不和同学交流,一放学就回家。安娜也注意到了马克最近一段时间学习成绩很不好,她让班代表路易斯通知马克来校后去办公室。

接下来就是安娜上西班牙语课的时间。大约到了9点15分,马克到达学校。与往日不一样的是,马克这天没有带书包,而是带了一个比书包大好几倍的旅行包。马克到达自己的教室后,没有向老师说明迟到的原因,而是旁若无人地直接进入自己的座位。作为班主任的安娜老师有点按耐不住发怒,立刻叫住马克。安娜不许马克进入教室,她让马克站在门口等候。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