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32018
Last update二, 13 二 2018 10pm

 

教育与国民性改变

在经济全球化的冲击下,倘若国民素质与能力没有进一歩提升,则即便政府政策嘉惠企业,又如何强化自身竞争力以应变?

先看看美、德、日三强过往的消长变化。90年代前日本能与欧美鼎足而立,为何90后会经历惨淡的廿年?最大原因是逐渐形成的全球产业分工,将日本竞争中的强项抵销掉,而暴露出来现有教育方式的缺陷。日本沿袭传统的儒家精神(亚洲教育方式大致相似,只是往日台湾与今日中国更倾向犬儒教育),强调既有的传统下依循传统体制以掊养专业人才为宗旨,其核心竞争力并非在创新,而在改善,由模彷入门,再提升为制作改进,最后定位在物美价廉上。大体而言,日本的竞争主轴是以品质齐一和质价比好,来弥补创新不足,维持与德美并驾齐趋的状态。


西班牙校园血案

大凡在校园发生血案的新闻几乎都在美国,而且都是高年级学生所为。然而,这次血案不仅发生在欧洲的巴塞罗那,而且凶手是年仅13岁的孩子,他使用致命武器杀死一名老师,重伤二人。令人惊讶的是,他还有一个连环杀人计划和名单,全校老师都被列入死亡名单中。这个学生的名字叫马克·佩雷斯,2002年生于巴塞罗那。

马克行凶事件回放

2015年4月20日星期一,巴塞罗那胡安·浮士德中学上课时间是8点45分。马克的班主任安娜·冈萨雷斯正在点名,当点到马克·佩雷斯时无人应答。安娜问其他同学马克是不是生病,同学们回答不知道,因为最近一段时间马克经常迟到,而且沉默寡言不和同学交流,一放学就回家。安娜也注意到了马克最近一段时间学习成绩很不好,她让班代表路易斯通知马克来校后去办公室。

接下来就是安娜上西班牙语课的时间。大约到了9点15分,马克到达学校。与往日不一样的是,马克这天没有带书包,而是带了一个比书包大好几倍的旅行包。马克到达自己的教室后,没有向老师说明迟到的原因,而是旁若无人地直接进入自己的座位。作为班主任的安娜老师有点按耐不住发怒,立刻叫住马克。安娜不许马克进入教室,她让马克站在门口等候。

欧洲难民潮

欧洲败,伴随着难民潮;欧洲兴,更伴随着难民潮。据联合国统计,目前全世界的难民总数高达5120万人,86%出现在发展中国家。其中3330万人是在自己国家境内流亡,仅仅在叙利亚就有650万,哥伦比亚530万,刚果290万。而另有14%流亡出境,其中来自阿富汗250万,叙利亚240万,索马里110万——达到二次大战刚结束时的规模。这些难民最方便的流亡地当然是临近国家,世界上最大的三个难民接受国是巴基斯坦160万,伊朗85,74万和黎巴嫩85,65万。剩下的,大都涌向富裕的欧洲。前来欧洲的主要渠道是从地中海上过来,2014年第二季度前来的10,7万难民中,有7,7万名从地中海的海路而来,很多还没有到达欧洲就已经死难在地中海里,2014年达到3000人,引起了欧洲社会的道德危机。

2014年初意大利启动了人道救援项目“Mare Nostrum”,开船在地中海上巡视,发现非法移民的船只赶快提供救援,就此不到一年时间,救援了15万难民。但为了这个项目,意大利每月耗费930万欧元,希望欧盟各国能够分摊。没想到没有一个国家接口的。该项目延续到11月,只能终止。英国也提出可以派出舰队去地中海作人道救援,但前提是,救上的人不能全运往英国,而要欧盟各国分摊——所有欧盟国家全都装蒜。过后人道协会询问德国内政部长,部长解释说:尽管原则上来说意大利的做法是对的,但实际上,这样做法相当于给偷渡客提供了前来欧洲的桥梁。其结果是,强者获得成功,妇女、女孩来到欧洲的妓院,许多人淹死在地中海,而人贩团伙却获得了巨额暴利。所以,欧洲要统一行动。过后欧盟开始了Triton行动,每月只投资290万欧元。也是派船只巡逻,但目的是阻拦和恐吓试图偷渡来欧洲的难民和人贩。座落在波兰的欧盟边界管理总署、即防止偷渡来欧洲的部门,年预算额是1亿欧元。2013年欧盟投入大量资金启动边境信息系统Eurosur。因为欧盟加强了地中海上的边境管理,人贩团伙只能改变偷渡航线来欧洲,即从地中海的东部前来,航程更远,危险性更高,当然,Eurosur系统就失去了作用。

创意搏大—“天狮梦想 尼斯绽放”活动纪实

尼斯,法国南部的蔚蓝色海岸,热忱地拥抱来自遥远东方的游客。6月8日,中国天狮集团的特大旅游团6500位游客前来尼斯豪华旅游,成为迄今世界上最大的旅游团。6500人在海滩上用人体队形创意拼写出巨大“天狮梦想、尼斯绽放”的英文字样,成为最大规模的人体创意组字,创下了吉斯尼世界纪录,并获证书。为了营造活动气氛,空中飞机回旋,尾气组成一个“心”;二战时期的军车和坦克在海岸驰行,游艇在海面飞翔……尼斯活动的创意者和组织者是意博公司,主办者委托意博的主题或要求只有四个字:终身难忘。经过意博公司、尤其是总经理何侃的一年多奔波,与尼斯政府与旅游局举行了30多次会谈,终于梦想成真,情溢蔚蓝海岸。

巴伐利亚的七国疯会

第41届G7高峰会议 —— 2015年6月7-8日
一年一度的七国峰会——美、英、法、德、意、加、日——今年轮到德国总理默克尔担任召集人,安排在德国召开。只是,年年峰会,年年抗议声不绝。伴随的是激烈的警民冲突,例如2001年7月在意大利热那亚举行的峰会,居然引来700多组织的30万人抗议,最后造成500人受伤和1人被枪杀。2007年6月在德国北部Rostock附近举行G8峰会,受到抗议如此之激烈,1000多游行人被捕,许多人受伤,实物损失更多。警力不足,急得政府只能调动军队,过后被视作违背宪法的行为,因为德国军队只准对外、不准对内。所以本次七国峰会,德国政府选择在远离慕尼黑100多公里(距离奥地利边境只有5公里)的偏僻山区,以此来减弱抗议行动。尽管如此,还是引来几万多人抗议。仅仅6月4日,在慕尼黑的游行队伍就达3,4万人。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