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22018
Last update日, 14 十 2018 4pm

 

德国当选安理会理事国

6月8日,联合国安理会举行年度改选,德国以最高票再度当选2019/2020年度安理会成员国:联合国190国中,德国获得184票赞同,2票弃权,4票反对。这次改选中另外获选的四国分别是加勒比海的岛国多明尼加(184赞同票)、南非(183赞同票)、比利时(181赞同票)和印度尼西亚(144赞同票)。在联合国最为重要的安理会中,有5个常驻国(美、俄、中、英、法),另有10个由联合国大会直接选举、任期两年的理事国,不得立即连任。德国是第六次被选举为理事国,也是除了五个常驻理事国之外,任期最长的国家。


风风雨雨:德国纪念马克思诞辰二百周年

马克思,一位充满争议的历史人物,风风雨雨中引来了他的200周年诞辰。出乎所有人意料,这次德国政界、新闻界和文化界对马克思诞辰举行了几乎最高规格的纪念活动——德国还没有第二位历史人物(如贝多芬、康德、爱因斯坦)享受到这样的殊荣。

早在5月5日生日前夕,4月27日,德法共同文化电视台Arte推出53分钟的纪录片《马克思与他的遗产》(Karl Marx und seine Erben)。同日,德国中央电视台ZDF与文化电视台Arte联合推出52分钟的专题片《偶像马克思》(Fetisch Karl Marx),学者讨论马克思与今日社会的关系。5月2日,德国中央电视台又单独推出长达88分钟的大型文献片《马克思,德国预言家》(Karl Marx - der deutsche Prophet),称赞马克思是“最有影响力的德国思想家——而且直到现在。”而其它德国电台、报刊介绍、讨论马克思的节目不计其数。

一笑倾国:走出危机的平昌奥运会

1月9日周五晚上,2018年冬季奥运会在南韩北部城市平江隆重开幕,来自全世界约200位国家元首(如美国副总统、德国总统、日本首相)和政府代表参加了开幕式。赛程17天,7000多位运动员角逐15个项目的102枚奖牌——中国派出82名运动员。这是奥林匹克运动会历史上天气最寒冷的一次运动会,最低温度可达零下35度,低于1994年在挪威举行的奥运会(零下11度)。

但寒冷的天气并没有降低全世界对这次运动会的热情关注,全世界媒体的镜头都对着这次奥运会,82,6万张门票已经售出,售票率高达77%。这次具有历史意义的奥运会,是因为北朝鲜居然派出了280位成员的庞大代表团,当然其中有229位拉拉队,只有22位真正的运动员来参加5个项目的比赛。而且,其中的冰球比赛由南、北朝鲜组成联队。在开幕式上,由南、北朝鲜各一位运动员共同举着一个火炬点燃奥运会圣火。当南、北朝鲜运动员组成共同的“朝鲜”队、举着共同的两韩统一旗帜进入会场时(题图),全场一下屏住了气息,只有音乐声在伴奏。之前奥运会组委会和南韩举办方担心场内会有人起哄喝倒彩,这就破坏了整个两朝之间的“友好”气氛,幸好没有发生。

国际社会进入火药桶时代

2月16-18日慕尼黑国际安全大会

说起慕尼黑安全大会(Munich Security Conference MSC),严格说来既是和平大会,也是战争大会。前来参加大会的除了世界各国的首脑外,更多是各国外交部长和国防部长。有时讨论得洋溢着友谊,而更多的情形是充满了火药味。但能坐在一堂讨论,无论朋友还是敌手,总要比分头发动战争要好。这,可能就是慕尼黑国际安全大会的意义所在。事实上,利用这样的机会,会上会下都在交流,许多重要协议(如2011年美俄裁军协议START)还就是这大会期间签署。所以该大会连续四度被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评为全世界“最佳智囊库大会”(Think Tank Conference)。

2018年2月16日至18日举行的第54届慕尼黑安全大会上,与会的有20位国家元首、40位外交部长和40位国防部长。主要来自欧盟和北约国家,但也联合国和欧盟、俄国、中国、日本、印度、中东和非洲国家的高层代表,有外交官、军事领域学者和世界上致力于和平事业的非政府组织(如透明国际、绿色和平、国际特赦组织),当然也有许多军工企业和军火商,所有世界上战争的参与者都到场了。除了安全大会的主会场外,还同时设有100多个分会场,举行相关的讨论会,慕尼黑安全大会因此成为世界上国防领域的最高会议,类同于国际经济领域的(瑞士)达沃斯经济论坛。

伊朗爆发社会危机

当人们正在庆贺新年之际,沉寂的伊斯兰之国伊朗突然发生大规模社会动荡。12月28日,伊朗第二大城市马什哈德率先发生抗议现任总统的抗议活动,次日抗议活动便出现在首都德黑兰,期间已经蔓延到伊朗各地的62个城市,20多人在与警方争斗中死亡,上千人被捕——据伊朗官方消息,被捕者90%都是不满25岁的年轻人。

欧洲各国政界被这突如其来的伊朗局势搞晕了,骚乱之初仅是抗议总统的经济政策,继而抗议整个国家政治,抗议这个伊斯兰国体制,抗议伊朗实际掌权者、最高宗教领袖哈梅内伊,但也有要求回归到伊斯兰社会……是又一次茉莉花革命?似乎不像,又不能说不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第一时间就表示:“伟大的伊朗人民被压制了多年,他们渴望物质与自由。”伊朗“到了该改变的时候了!”欧盟对这样的抗议活动道义上应当支持还是反对?举棋不定,各国政界只是泛泛地呼吁伊朗政府要冷静对待抗议者,公民有通过示威来表达自己观点的权利,但都回避对抗议本身作出任何评价。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