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2017
Last update日, 10 十二 2017 11pm

 

中国社会

史迪威:中国战区的美国将军

抗战胜利70年之际,让我们想起中美并肩战斗、打击日本法西斯的历史。重庆市渝中区轻轨佛图关车站附近,嘉陵新路63号,坐落着史迪威将军故居,就是为纪念二战时期中国人民的朋友——史迪威将军、暨中美战时友谊而专门成立的纪念馆。

美军中国通

史迪威,全名约瑟夫·沃伦·史迪威Joseph Warren Stilwell,1883年3月19日出生于美国佛罗里达州帕拉特卡(Palatka,在奥兰多以北100多公里)。1904年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史迪威语言天赋很高,曾任英语、法语和西班牙语教官,后来又学会了中文。

史迪威一生与中国多有缘分。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时,他第一次来到中国,目睹了清末民初中国政局的变化。1919年史迪威被军方派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习中文。次年他第二次来华,在北京的语言学校学习,起中文名“史迪威”。半年后,他受国际赈济委员会借调,到山西任筑路总工程师。带领6000民工,修筑汾阳到军渡的公路。接着又应冯玉祥之请,来陕筹划西安到潼关的公路。但因军阀混战的干扰,未能完成。1926年到1929年,马歇尔(1880-1959)任驻中国天津的美军15步兵团长官,史迪威任少校营长,相互得以熟识。1935至1939年,史迪威任美国驻华大使馆武官,耳闻目睹了1935年北平发生的学生运动,并实地考察了抗日战争初期的战况。

几次来华,他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还遍游中国各地,深入了解中国社会,多方结交中外朋友,潜心学习中国语言文字和历史文化。他对中国政治派别、风俗民情颇有了解,被美国军界誉为“中国通”。1939年回国后,史迪威晋升为准将、少将,提拔成旅长、师长、军长,军队训练有素。他被视为美国陆军47名少将中最出色的一个,受到美国陆军参谋长马歇尔的器重。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史迪威第五次来华,这次是作为派驻中国战区的美军最高军事长官,协助中国政府和人民共同抗击日本法西斯的侵略。

第一次缅甸战役

1941年12月日军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这使中国多年来单独对日作战的劣势有了根本的转变,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和世界各国反法西斯战争汇合到了一起。1942年1月1日,中美英苏等26国代表在华盛顿签署了26国宣言,从而形成了世界反法西斯同盟。根据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建议,将亚洲太平洋战场划分为4个战区,即中国战区、东南亚战区、太平洋战区和西南太平洋战区。中国战区以蒋介石为司令官,战区范围包括中国、安南(越老柬)、泰国、缅甸等地。罗斯福总统特派史迪威为中国战区参谋长。为了便于史迪威行使职权,他被授为中将衔,并兼任中缅印战区美军总司令、以及美国援华租借物资监督(监督美国援华物资的支配与使用)。在日军大举入侵东南亚的紧急关头,史迪威于1942年3月4日飞抵重庆,走马上任。

日军于1942年1月20日入侵缅甸,驻缅英军节节败退,不得不请求中国派兵入缅作战。中国为了保卫中国国际交通线滇缅路,以第5,第6、第66军共10余万人组成远征军,3月初,由罗卓英和史迪威指挥入缅支援英军,最远抵达同古(Toungoo,今译东吁,距仰光200多公里)。但指挥系统混乱,加上英军自行其事,不予友军协调配合,使史迪威处于难堪的地位。他虽然年岁已高(59岁),又患黄疸病,仍不断奔波于前线部队、缅甸和重庆之间,然而结果却令人失望。

由于英国军队已成惊弓之鸟,放弃缅甸,退保印度,致使中国远征军孤军作战。远征军被迫后撤。第一次缅甸战役以中英军队丧师失地、全面败退而告终。但新编第38师孙立人部队在仁安羌(Yenangyaung)为英军解围,取得大捷,是一个亮点。正面第5军200师(师长戴安澜)在4倍于己的机械化强敌面前,坚守同古,抵挡12天之久,初步达到了挫敌锐气和消耗敌军的目的。

4月25日,中英美三方在曼德勒附近举行联席会议,决定全面撤退。美国陆军航空队(空军前身)司令阿诺德(1886-1950)派飞机来接史迪威,但被史迪威拒绝了。“他唯一的想法,就是与中国军队一起离开缅甸”。飞机接走了史迪威司令部人员,而他本人于5月初集中了100多各式各样的人员在自己周围,徒步半个月,在山区丛林跋涉200多公里,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到达印度英帕尔(Impahl,又译因帕尔)。史迪威本人体重减少了20磅,然而,“这是唯一一支抵达印度而未减员的队伍”。他说:“我们从缅甸逃出来,是个奇耻大辱。我认为我们应该找出原因,然后打回去,收复缅甸!”

第二次缅甸战役和史迪威公路

在退往印度之时,史迪威已开始构想收复缅甸的计划,建议在印度训练中国军队,展开反攻。中国西撤到印度的军队,即新编第38师(师长孙立人)和新编第22师(师长廖耀湘),进驻蓝姆伽,接受美式装备和训练。又通过空运,从国内补充兵员,扩编为驻印军。

蓝姆伽(Ramgarh)是加尔各答以西200多公里兰契附近的一个小镇。训练营各种设施齐全,是理想的练兵场所。经过培训补充,中国驻印军达到3.2万人。这批部队成立了中国驻印军总指挥部,史迪威为总指挥,罗卓英(后郑洞国)为副总指挥。中国驻印军装备精良,成为反攻缅甸的劲旅。另一方面,美军通过空运将军事物资运到云南,装备中国军队20个师。由美军顾问加以整训,组成中国远征军,预备两面夹攻收复缅北。

史迪威深知公路运输的重要性,为了有效地开展军事活动,在史迪威的策划和组织下,1942年12月10日,中缅印公路开始破土兴建。这条公路计划从印度边境的铁路终点站雷多(Ledo,又译莱多,在迪格博伊附近)起,经密支那、八莫、保山到昆明,其中印缅段700多公里。这条公路与第二次缅甸战役同步进行,保证了战役的顺利进行,大批军用物资由此运到前线。

1943年8月,美国罗斯福、英国丘吉尔、中国宋子文等举行盟国魁北克会议(加拿大),决定向缅北日军发动进攻,军事行动由中国驻印军和中国远征军承担。10月,在史迪威指挥下,中国驻印军和美军突击队(约3000人,首任团长为梅里尔准将,下辖3营10个战斗队),由美陆军第10和14航空队配合,开始向缅北大举反攻。

第二次缅甸战役打响了。揭开反攻战序幕的是胡康河谷战役,驻印军第一次与日军王牌部队作战获胜,连连获胜。1944年3月4日攻克孟关(Maingkwan,又译迈昆、孟缓)。日军号称“丛林作战之王”的第十八师团死伤4500余人,狼狈逃出胡康河谷。到3月底扫清敌军,日军伤亡总数达12000多人。接着,中国驻印军发起孟拱河谷的战斗,歼敌数以万计,打通了前进的道路。8月3日,中美联军克复密支那,毙敌2000余人。至此,反攻缅北的第一期战斗结束。中国驻印军重创日军第十八师团,一雪两年前退兵缅甸的耻辱。史迪威称此战为“中国历史上对第一流敌人的第一次持久进攻战”。

随着战事的进展,公路加紧修筑,史迪威大多数时间都在前线。除了一两次因事赶忙飞到德里和重庆以外,他一直在缅甸的丛林中呆了7个月。这时,他已60多岁,但素以强壮著称,并获有“健步约瑟夫”的绰号。他甚至戴一顶步兵戴的钢盔,亲临火线去观察日军阵地。

有一次,一个中国兵看见他在前线闯来闯去,不禁叫道:“这个老头儿活得不耐烦了,存心来找死。”殊不知,史迪威原是个老北京,懂得中国话,当下就用普通话对那个士兵说:“我不是老头儿,我是你们的史总指挥。”尽管有人批评他离开司令部,还有人嘲讽他是“美国陆军中最优秀的三星连长”,但史迪威认为:“我到前线那个地方,是因为那里需要我。”这就出现了令人鼓舞的现象,“史迪威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些成效。”他和士兵共患难,一起浴血奋战,赢得了广大官兵的敬佩和爱戴。

密支那的胜利,大大振奋了中国的民心士气,中国驻印军扩编为新一军、新六军共5个师,加上总指挥部直属的炮兵、装甲兵、运输兵、通信兵等特种部队,兵力达12万人,为缅甸和滇西战役的最后胜利打下了基础。然而,就在缅北战役推进之时,日军为打通中国大陆交通线,从1944年4月起发动豫湘桂战役,挥戈南下,国民政府几十万军队一败涂地,危机重重。蒋介石恐慌之余,竟将其大溃败归咎于史迪威。史迪威和蒋介石的矛盾越来越尖锐。最后,美国总统罗斯福让了步,调走史迪威。1944年10月,史迪威离开中国回国。

史迪威离职后,中国战区参谋长和驻华美军指挥官由魏德迈(A.C.Wedemeyer,1897-1989)接任。1944年10月,反攻缅北的第二期战斗开始。1945年1月27日,从缅甸打回祖国的中国驻印军,同滇西打到缅甸的中国远征军(卫立煌指挥),在芒友(缅甸城镇,距云南畹町镇不远)胜利会师。中国驻印军到1945年3月底,消灭了中缅印边界所有的日军主力部队,兵锋直至腊戍以南,与英军在曼德勒东北的乔梅(Kyaukme,又译皎梅)会师,胜利结束了第二次缅甸战役。

随着反攻缅甸的胜利,中缅印公路也于1945年1月全线贯通,其中从密支那到中国分为南北两线:北线经腾冲到保山,南线为主线,经八莫到中国。1月28日在畹町镇举行了通车典礼。由于它是史迪威筹划、领导兴建的,中国政府将这条体现史迪威将军“不屈不挠意志”的公路命名为史迪威公路。这条公路蜿蜒于热带丛林,穿过众多高山深谷,工程极为艰巨,被称为“二战中最伟大的工程奇迹”。它成为中国联系外界为数不多的“输血管”之一,打破了日军对中国的陆上封锁,大批战略物资由此运入中国,为战胜日本法西斯做出了贡献。

第二次缅甸战役,即缅北滇西大会战历时一年半,中国驻印军、中国远征军挺进2400多公里,歼灭日军54000多人,收复城镇50座,解放缅甸领土13万平方公里,恢复滇西失地8.3万平方公里,完成了开辟中缅印公路(史迪威公路)、铺设中印油管的艰巨任务,这场跨越国境线的特殊战役,是正面战场18次大会战中,唯一彻底歼灭日本侵略军而获得全胜的大会战。这在中国近代史上是空前的。这一战役的胜利,也凝聚着史迪威将军的心血。他以杰出的军事指挥艺术和反法西斯战士的英名而载入史册。

在两次缅甸战役、即中缅印战场,从1942年初到1945年初,中国先后组织动员了40万大军参战,成为抗击日军的主力,打出了国威,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这是国家民族的骄傲,值得中国人永远纪念。

史迪威故居

史迪威回国后,担任美国陆军地面部队司令,后接任美军第10集团军司令,于1945年8月在琉球群岛接受十多万日军的投降,而后改任第6集团军司令。1946年10月12日,这位现役四星上将因胃癌在旧金山逝世。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发去了唁电,强调指出:“在中国人民心目中,他是最优秀的战士”,“中国人民将永远把史迪威将军的名字铭记心中”。

为纪念史迪威将军对中美两国共同抗击法西斯所做出的卓越贡献,继承并发扬中美友谊,1991年10月,中国国际友人研究会和重庆市政府成立了“史迪威研究中心”,同时在史迪威旧居建立了“重庆史迪威博物馆”。

重庆的史迪威将军故居,是1942-1944年,史迪威担任盟军中国战区总参谋长时在重庆的住所。这是嘉陵江边山坡上的一幢石房子,当年他及家人就生活在这座小小的院落里。繁忙的工作之余,史迪威在此会见了许多中国朋友。史迪威纪念馆成立后,吸引了许多外国朋友。

故居占地7.2亩,如今已整修一新。整个故居在色泽上选取了低调的青灰色和白色,透出宁静之感。别墅外型线条硬朗、流畅、庄严,体现出一个将军的本色。史迪威将军的卧室、办公室、副官室、大小会议室和地下室等,都恢复如初。史迪威昔日的生活用品、手稿、军装等100多件物品,也已陈列在馆中。故居肃穆而庄严,承载着史迪威将军无愧于重庆、无愧于中国、无愧于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他在中国不平凡的战斗生活和所做出的功绩,证明他不愧是中国人民伟大的朋友。

史迪威一生与中国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在重庆的活动是中美战时友谊的历史见证,也是历史留给中美两国人民的重要历史文化遗产。1994年10月,美国国防部长威廉·佩里访问重庆时,专程来此故居参观。当他看到史迪威将军的生活用品时,十分感动。基辛格、万斯等政界显要也曾前来。2005年9月,中美数十名二战老兵来到史迪威故居,参加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学术研讨会。在原史迪威将军的官邸前,老兵们回忆往事,感慨万千。他们追忆60年前的战争岁月,缅怀战友,呼唤和平。一位馆员告诉我,如今,美国每届驻华大使等外交官和许多缅怀中美友谊的美国人,都会到这里来参观,每年都要接待数以万计的外国来访者,中国参观者更是络绎不绝。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