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62019
Last update五, 12 四 2019 11pm

 

中国社会

猪年贺词

除夕夜政府元首作新年献辞已成为世界各国风尚。中共以前也有,但不以元首名义,而以“新华社社论”形式。最早能考证的是1949年元旦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将革命进行到底”,据说是毛泽东执笔,但文物上看到的只是毛泽东修改。直到1994年元旦,时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首次在电视上新年讲话“满怀信心走向未来”,他平时也喜欢在电视镜头前梳头作秀,这才开始了中国元首作新年献辞。

今年习近平作新年贺词,内容上没有多少新意,但形式上安排在家中或办公的书房中作,比较人性化,也让人感觉他是读过书的。书柜上醒目地放上雷锋照片,令人想到雷锋日记:“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这也印证了他去年12月在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说的:“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这“不能改的”,如从现实中的官有官治官享,回归到中共早年追求的民有民治民享,不是人民说了算,而是他说了算!

2018年不仅是国际上的多事之秋,至少中国经济上也是多事之秋。中国改革开放经历了整整40年,经济面貌发生了深刻转变。当年邓小平看到在毛泽东的绝对专制下,中国经济到了崩溃边缘,所以提出“不改革死路一条”。而所谓改革开放,就是开辟市场经济,开放私有经济,引进外资企业。当中国经济有很大改观后,中共政府就开始想回归经济专制,因为经济专制是政治专制的基础,做大国有企业,挤垮或收购私有企业,将党委塞入私有企业。

没有政治改革的经济建设本来就进入了瓶颈,官员腐败、房地产泡沫、工资上涨、挤垮私有企业等,导致投资环境急剧恶化,许多制造业不得不挪往东南亚邻国。再加上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向世界各国展开外贸战,使中国经济雪上加霜,中国地方债务高筑,股市暴跌(2018年暴跌27,2%)。几百万私有企业倒闭,许多外资(包括台资)企业已经或正设法移往已开始政治民主化的越南等地。许多外资一时无法离开大陆,因为这40年所累积的整个产业链都在中国。如果几年后整个产业链逐步移往东南亚邻国,即使中国再推行经济开放、甚至政治开放,这些产业链都不可能再回中国了。

面临如此大变局,一块重石压在全国老百姓心里,谁都不知道将临的失业潮是否波及自己,孩子都不敢生。大家翘首以望想看到新年中能否有点新希望。但在习近平新年贺词中,丝毫没有提及人民真正关心的民生问题,尤其是就业问题,而是轻描淡写:“2018年我们过得很充实,走得很坚定”。甚至还说“280多万驻村干部、第一书记工作很投入”。中国是官民比例世界第一,农民们依靠自己勤劳的双手,无钱养老,无钱就医,却养肥这么多遍布全国村村寨寨的硕鼠。

1月3日嫦娥四号登月轰动西方,却没有引起国人的太多激动,因为人们开始忧虑自己的生存前景,愿人民在迷茫的生活中走向成熟。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