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12019
Last update五, 15 二 2019 1am

 

元宵节由来·元宵节汤圆·元宵节灯笼

元宵节,亦称为小正月、元夕或灯节,时间是每年的农历正月十五,这是春节之后的第一个重要的民间节日。钱塘瞿佑所著《双头牡丹灯记》中记载:“每岁元夕,于明州张灯五夜。倾城士女,皆得纵观”。

2017年元宵节(农历正月十五)是公历2月11日。


从现代经济剖析大秦帝国崩溃

秦帝国的兴起,秦帝国的灭亡,颇耐人寻味。据说统一战争期间,秦国调动了大约100万士兵。当时秦国的人口大约有500多万,也就是说,五个秦人中就有一个士兵。由此可见,服兵役在当时的秦国是老百姓基本的生活内容。

那么,老百姓对待服兵役的态度如何呢?在统一战争结束之前,似乎没有明显证据表明老百姓对此的不满。从秦军士兵作战的勇猛程度来看,他们应该还是比较乐意为国效劳的。这是为什么?这与秦国的军功制度有关。应该说,商鞅为秦国制订了一套严格乃至严酷、却不失公正的法律制度,从最高级的“通侯”到最低级的“公士”,一共二十级,每一级的“工资”及其它待遇都有显著的差别。

那这套制度如何运转呢?向上晋升一级要不要考外语?给评委送礼?要不要找找“内线”? 据我看来这不需要。秦法规定:秦国士兵只要斩获敌人一个首级,就可以获得爵位一级、田宅一处和仆人数个。斩杀的首级越多,获得的爵位就越高,这就是著名的“以军功授爵”。

公元前221年,秦王赢政统一了六国,统一了文字与货币。统一后的货币分大钱和小钱两种,1个大钱可换10个小钱,建立了一个以咸阳为首都的幅员辽阔的国家。秦王政兼采传说中三皇五帝的尊号,宣布自己为这个国家的第一个皇帝,即始皇帝,后世子孙代代相承,依次递称二世、三世皇帝,“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为胡娜说句公道话

年过半百的台湾同胞胡娜从台湾回到大陆举办画展,引起国内外舆论的喧嚷,训斥她的多于欢迎她的。甚至有的网页出现了“网球胡娜滚出中国”的大标题。为什么有这么惊人的说法?原来,胡娜不是一般的女画家,她是1982年的新闻人物。当时小姑娘胡娜刚刚十九岁,是中国网球界耀眼的未来明星。她出身于中国的网球世家,外公温岭就是中国著名的网球元老,母系的亲属舅舅和姨妈也都是网球界的优秀运动人才,与她同辈的同胞兄弟和诸多表兄表妹也先后成为网球骨干力量。胡娜从小就表现出运动的天赋,又得到家族和学校的培养训练。十六岁的胡娜已经打遍中国无敌手,囊括诸多青少年冠军桂冠。

漫评袁崇焕

一生事业总成空,半世功名在梦中。
死后不愁无将勇,忠魂依旧保辽东。

最早听说袁崇焕是初一时读金庸的《碧血剑》,神秘而武功高强的故人。去年偶尔看到一篇纪念袁崇焕的文章又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得空找来袁将军相关生平,细读。最后崇祯三年,袁竟因通虏谋叛、擅主和议、专戮大帅三大罪状被判凌迟。刽子手割一块肉,为谣言所惑的百姓付钱,“取之生食,顷间肉已沽清……”文首之诗是袁将军刑前遗言,一生为国为民戎马倥偬却落得如此悲惨的结局!不由血脉膨胀,打开窗户狂呼胸中数口郁气。阅毕,袁将军的形象栩栩如生,如老树深根般牢牢扎于心底,愈长愈密,盘根错节,越扎越深。而在现实生活中,这位继关羽、岳飞后又一忠臣良将,却被浩瀚的历史淹没于滚滚巨轮之下,无声无息,知之者廖。

上海滩记者陷骗局

那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旧事了。

由于日子一天天的难过,不得不把物品送往典当铺,靠一点“当金”勉强度日的人越来越多,嗅觉灵敏的商人很快嗅出了其中的商机:花几个钱,将那些当票收买过来,让此票与物主永远脱离关系,再转手出卖,不就可以大赚一笔了!于是,一些商家,上有堂堂首饰店、金器铺,下至旧货店、纸烟摊等,甚至连普通住家也纷纷挂出“代客赎当”的招牌。据记者调查统计:整个上海滩,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这类“商行”竟达五千八百多家!这一行业迅速走红,究其原因:将物品送往当铺,是当不到多少钱的,名义上“值十当五”,即价值百元的物品可以当五十元,实际上往往只能到手三、四十元,甚至还要低些。而一旦过了期限又无力赎回,原物就归商家所有了。在这种情况下,不少人自知无力赎回原物,情愿出卖当票以减少损失。另外,一些人手头不宽,从“代客赎当”手中买得当票后,再从当铺赎出物品。虽然旧了些,却比新货便宜得多,何乐而不为呢?

有位记者先生受朋友之托,要买一只手表。于是,便从某“代客赎当”处买了一张他们收下的当票,票面上写的是只“双骑马十五钻长方形手表”,当价十二块大洋,当票要售十块大洋。经过讨价还价,当票降为八块成交。记者心中暗想,以二十块钱买一只价值五、六十块钱的手表,还是挺合算的。交款后便拿着当票,兴冲冲地去找票面上标明的那家典当行。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