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九段线的五大漏洞

中国南海断续线主张早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几十年,但在新海权理论下,作为已在公约上签字的国家,中国没有说清南海断续线九段线到底是一条什么界限,甚至中国现阶段的海洋主张也有与九段线相矛盾的地方。

1947年国民政府提出南海断续线,是在法国侵占南海岛礁的情况下进行的,当时目的是为了表明主权范围。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出炉之前中国依据水道测量和岛礁勘测划界无可争辩,也是为什么该线推出后就被广泛承认。但继承南海断续线并将其发展为九段线的中共,没能守住国际社会承认南海断续线的成果。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各国纷纷以12海里领海、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等名词界定自己的海洋主张时,中国跟进世界潮流公布了自己的领海声明,1982年中国在海洋法公约签字。但中国并没有结合公约内容为九段线赋予新的法理依据,甚至此后颁布的众多与海洋权益有关的法律频频与九段线主张相悖。

首先,现阶段中国声明海洋权益的依据除了九段线,还有1958年《关于领海的声明》、1986年《渔业法》、1992年《领海及毗连区法》、1998年《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与菲越等南海申索国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就开始占领岛礁、公布领海基点基线和专属经济区范围相比,中国仅仅在1996年公布了西沙领海基点基线,并没有公布越南菲律宾等国占据岛屿较多的中沙、南沙领海基点基线。也就是说,中国声称对南海岛屿与海域拥有主权,却没公布具体范围。随着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为基础的海权理念日益深入人心,中国主张海洋主权时在东海南海选择性运用公约并不具有说服力。菲越以公约为依据宣扬主权,是在国际道义上对中国的打击。


强邻在侧 亦是好事

历史上的中国,曾经长期称雄于世。在西方大航海时代之前,中国一直是世界头号强国。鸦片战争以前的2000年里,中国始终遥遥领先于世界,GDP长期居世界的40%以上!

纵观当今世界,古代文明一脉相承的只有中国。其它的文明如古希腊、古埃及、古巴比伦、古印度,早已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为什么中华民族独领风骚,中华文明能够历经5000年而不衰?

有人说,这是因为华夏-族具有极强的凝聚力,所谓“内诸夏而外夷狄”。华夏民族虽历经磨难,依然繁衍生息,绵延不绝;中华文明不仅没有消亡,其间不断消灭或同化其他外来种族,“变夷为夏”。东夷西戎、北犾南蛮,无一不被融化。中外历史上有个很有趣的现象,扩张侵略的国家,几乎无一例外地消亡了,不管是亚历山大,还是阿育王,都没有逃脱征服者被征服的命运。一代天娇成吉思汗入主中原,其结局人所共知——同样没有逃脱被同化的命运。

访影坛神女 秦怡

中国近代点电影史上有神女、大师之称的人物唯有秦怡老师一人能胜任。这位从15岁就开始演艺生涯的表演艺术家,一直演到95岁还没有歇下,还在延续她的艺术生命和艺术之梦。

2006年秦怡老师来西班牙访问过,西班牙旖旎的风情,淳朴的民风,华人的好客,都给秦怡老师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和回忆。2016年母亲节,笔者再访秦怡老师,并亲耳聆听她谈人生、谈艺术、谈创作、谈坎坷、谈苦难、谈未来,唯独没有谈退休,谈静养。

一谈电影《青海湖畔》

电影《青海湖畔》是秦老师花费三年时间进行构思、整合、落笔创作的文学剧本。秦老师说,她一生立志要实现的一个梦想,就是写一个歌颂任劳任怨、不计报酬科学家的故事,并将故事搬上银幕。当她看见一篇关于以青藏铁路修建为背景、聚焦一群为铁路通车攻克冻土层难题的气象专家的故事后,立刻引发了创作冲动。

电视片剧情中的邓小平

为了2014年邓小平110周年诞辰,中国官方推出了电视系列片《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共48集,歌颂和记述邓小平在后毛泽东时代改革开放、建设国家、打开国门的过程。情节涉及1976年毛泽东去世后,北京十月政变,打倒四人帮,邓小平恢复工作,直到1984年国庆节游行队伍“小平你好”的标语出现。对1984年以后的历史情境,剧本作者龙平平认为,太过复杂,不易整合,于是嘎然而止。由于采取的故事片结构,作者既再现了华国锋、叶剑英、胡耀邦、李先念、汪东兴等不少真实的党政高级干部和苏步清、李国豪、陈景润等高级知识分子形象(大致形似而已),又虚构了一系列中央各意识形态部门和北京、地方省市行政干部田志远、夏默、曹慧,还有几位男女知识青年田源、建国、建红、刘金锁、吴怡茹和若干工人、农民等角色,以及邓小平夫人和子女形象,将整个故事贯穿起来。平心而论,故事中的绝大部分重大场景都有一定的史实基础,在大脉络上讲得过去。

毛死后的中国经济面临崩溃的边缘,人民生活痛苦不堪,信仰道德面临沉重的危机,亟需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变革来振兴国家建设,医治举国上下的满目疮痍。邓小平正是这个时候,从遭到毛泽东贬斥的屈辱中重出江湖,登上了中国党政军最高领导人地位。邓的许多改革措施获得了广大人民和干部的拥护支持。例如恢复高考,召开科学和教育大会,为知识分子平反,重新尊重知识,下乡知识青年返城,吸引外资,引进国外先进科技……正如剧中的邓夫人卓琳所说,首长在江西的两年,对他的改革思路是很有启发的。1967年邓小平携同妻子和文革中受害瘫痪的儿子下放到江西新建县拖拉机厂劳动。据说邓小平看到他儿子、北大物理系出身的邓朴方上半身能够坐起并能修理收音机,就向厂里工人介绍说,如果谁有半导体收音机,可以拿来让他修理。工人们的回答令邓小平不胜惊愕:工人们的家庭多半都较困难,很少有收音机!令邓小平如梦初醒。这个情节虽然没有被写进剧本,但足见此时此刻邓小平从这些生活点滴中接近了底层人民的生活,懂得了一点人事,接着了一点地气。有了这点地气,他1973年恢复到中央工作时,才能说出一些符合民心的话来。

苏小小一千五百年祭

一千五百年前,苏小小,一位青楼女子,曾经生活在南齐,也就是现在的杭州那个地方,死时十九或二十岁。

古往今来,对小小仰慕、怀念的人颇多,其中不乏名人雅士,如唐朝大诗人白居易、李贺和明朝的张岱。白居易更有诗云:“若解多情寻小小,绿杨深处是苏家。”清代诗人袁枚亦是其中的一位,收藏有私章一枚,上刻“钱塘苏小是乡亲”。在现代则有曹聚仁,称她为中国的茶花女传奇。而余秋雨著文说:“依我看,她比茶花女活得更为潇洒。在她面前,中国历史上其他有文学价值的名妓,都把自己搞得太逼仄了。为了一个负心汉,或为了一个朝廷,颠簸得过于认真。只有她那种颇有哲理感的超逸,才成为中国文人心头一幅秘藏的圣符。”

更有甚者,据清朝人沈复记述,乾隆皇帝南巡时亦曾向当地官员打听苏小小之墓,当时不过是西泠桥侧的半丘黄土而已。江浙巡抚特派人将其修缮一新,以石筑八角,立一碑,上刻“钱塘苏小小之墓”。后来有人又在其上建一六角攒尖顶亭,题《慕才》二字。沈复叹道:“馀思古来烈魄忠魂堙没不传者,固不可胜数,即传而不久者亦不为少,小小一名妓耳,自南齐至今,尽人而知之,此殆灵气所钟,为湖山点缀耶?”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