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22022
Last update日, 22 五 2022 1pm

 

电视片剧情中的邓小平

为了2014年邓小平110周年诞辰,中国官方推出了电视系列片《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共48集,歌颂和记述邓小平在后毛泽东时代改革开放、建设国家、打开国门的过程。情节涉及1976年毛泽东去世后,北京十月政变,打倒四人帮,邓小平恢复工作,直到1984年国庆节游行队伍“小平你好”的标语出现。对1984年以后的历史情境,剧本作者龙平平认为,太过复杂,不易整合,于是嘎然而止。由于采取的故事片结构,作者既再现了华国锋、叶剑英、胡耀邦、李先念、汪东兴等不少真实的党政高级干部和苏步清、李国豪、陈景润等高级知识分子形象(大致形似而已),又虚构了一系列中央各意识形态部门和北京、地方省市行政干部田志远、夏默、曹慧,还有几位男女知识青年田源、建国、建红、刘金锁、吴怡茹和若干工人、农民等角色,以及邓小平夫人和子女形象,将整个故事贯穿起来。平心而论,故事中的绝大部分重大场景都有一定的史实基础,在大脉络上讲得过去。

毛死后的中国经济面临崩溃的边缘,人民生活痛苦不堪,信仰道德面临沉重的危机,亟需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变革来振兴国家建设,医治举国上下的满目疮痍。邓小平正是这个时候,从遭到毛泽东贬斥的屈辱中重出江湖,登上了中国党政军最高领导人地位。邓的许多改革措施获得了广大人民和干部的拥护支持。例如恢复高考,召开科学和教育大会,为知识分子平反,重新尊重知识,下乡知识青年返城,吸引外资,引进国外先进科技……正如剧中的邓夫人卓琳所说,首长在江西的两年,对他的改革思路是很有启发的。1967年邓小平携同妻子和文革中受害瘫痪的儿子下放到江西新建县拖拉机厂劳动。据说邓小平看到他儿子、北大物理系出身的邓朴方上半身能够坐起并能修理收音机,就向厂里工人介绍说,如果谁有半导体收音机,可以拿来让他修理。工人们的回答令邓小平不胜惊愕:工人们的家庭多半都较困难,很少有收音机!令邓小平如梦初醒。这个情节虽然没有被写进剧本,但足见此时此刻邓小平从这些生活点滴中接近了底层人民的生活,懂得了一点人事,接着了一点地气。有了这点地气,他1973年恢复到中央工作时,才能说出一些符合民心的话来。


访影坛神女 秦怡

中国近代点电影史上有神女、大师之称的人物唯有秦怡老师一人能胜任。这位从15岁就开始演艺生涯的表演艺术家,一直演到95岁还没有歇下,还在延续她的艺术生命和艺术之梦。

2006年秦怡老师来西班牙访问过,西班牙旖旎的风情,淳朴的民风,华人的好客,都给秦怡老师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和回忆。2016年母亲节,笔者再访秦怡老师,并亲耳聆听她谈人生、谈艺术、谈创作、谈坎坷、谈苦难、谈未来,唯独没有谈退休,谈静养。

一谈电影《青海湖畔》

电影《青海湖畔》是秦老师花费三年时间进行构思、整合、落笔创作的文学剧本。秦老师说,她一生立志要实现的一个梦想,就是写一个歌颂任劳任怨、不计报酬科学家的故事,并将故事搬上银幕。当她看见一篇关于以青藏铁路修建为背景、聚焦一群为铁路通车攻克冻土层难题的气象专家的故事后,立刻引发了创作冲动。

毛祸与黄祸—写在文革五十周年

1966年5月16日中共发出的“5·16通知”,是文革(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也称文化大革命)全面开始的标记,迄今整整50周年。

毫无疑问,文革是毛祸。毛祸属于红祸或赤祸,即共产主义灾难。假如文革发生在今天,必定演变成黄祸。看看最近叙利亚内乱引起的德国和欧洲难民问题,不难得出这个结论。毛泽东是大祸星,从1927年到1976年,他几乎天天绞尽脑子干坏事。痞子运动孕育了文革怪胎,富田事件滥杀AB团是文革雏形,镇反、反右、三面红旗是文革的三次预演,文革则是毛祸最高潮。当时中国信息和边界封锁,交通不便,人民难以逃亡,仅有少数人逃亡到香港和苏联。

中国至今没有非毛化,没有消除毛祸的根源,毛祸随时可能卷土重来。薄熙来唱红打黑,习近平走薄熙来老路。2016年5月2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已经开始上演红歌秀,重新吹响“文革”号角。一旦中国经济发展受挫,政局动荡,毛魔幽灵必然肆虐中国。中国人可能铺天盖地涌向全球,形成黄祸。联合国和列强不得不共管中国。“共产亡于共管”,郑孝胥的“三共论”预言将全部兑现。前两个预言“大清亡于共和,共和亡于共产”,早就兑现了。

苏小小一千五百年祭

一千五百年前,苏小小,一位青楼女子,曾经生活在南齐,也就是现在的杭州那个地方,死时十九或二十岁。

古往今来,对小小仰慕、怀念的人颇多,其中不乏名人雅士,如唐朝大诗人白居易、李贺和明朝的张岱。白居易更有诗云:“若解多情寻小小,绿杨深处是苏家。”清代诗人袁枚亦是其中的一位,收藏有私章一枚,上刻“钱塘苏小是乡亲”。在现代则有曹聚仁,称她为中国的茶花女传奇。而余秋雨著文说:“依我看,她比茶花女活得更为潇洒。在她面前,中国历史上其他有文学价值的名妓,都把自己搞得太逼仄了。为了一个负心汉,或为了一个朝廷,颠簸得过于认真。只有她那种颇有哲理感的超逸,才成为中国文人心头一幅秘藏的圣符。”

更有甚者,据清朝人沈复记述,乾隆皇帝南巡时亦曾向当地官员打听苏小小之墓,当时不过是西泠桥侧的半丘黄土而已。江浙巡抚特派人将其修缮一新,以石筑八角,立一碑,上刻“钱塘苏小小之墓”。后来有人又在其上建一六角攒尖顶亭,题《慕才》二字。沈复叹道:“馀思古来烈魄忠魂堙没不传者,固不可胜数,即传而不久者亦不为少,小小一名妓耳,自南齐至今,尽人而知之,此殆灵气所钟,为湖山点缀耶?”

廖天琪当选独立中文笔会会长

2016年新春佳节,独立中文笔会经过反复酝酿和投票表决,推选出新一任会长廖天琪女士。廖天琪在春节发表当选感言,决心将与理事会同仁和全体会友携手并肩,重振旗鼓,再现风华。

中文笔会是国际作家协会笔会PEN下属的中国分会。是体制外的中文作家团体。成立于2001年,首届会长刘宾雁。嗣后有郑义、刘晓波、廖天琪和贝岭等人担任会长,其中刘晓波于2010年荣获诺贝尔和平奖。此次廖天琪女士是再次获得会员的信任而不负众望,就任会长。

廖天琪是德国著名汉学家、波鸿-鲁尔大学东亚西马汉茂教授(Helmut Martin)的遗孀。她出生于四川,在台湾度过青少年时代。台湾大学英文系毕业,随夫婿移居德国以后,取得波鸿鲁尔大学硕士学位。中英德日多种语文驾轻就熟,曾经长期任教并从事研究工作。夫婿去世后,她在美国劳改基金会出任黑色文库主编,为中国劳改营受难者留下了历史性的文献资料,成为中国体制外文学的重要丰碑。

用户登录